莲赋妩 - 第2章 帝王风度 鳯宫:鸾倾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不顺父母,无子,妒,淫,有恶疾,口多言,盗窃。”我平静得说完,目光紧盯他的表情,我希望可以从上面找到欣赏,欣慰,就算这一切都没有,哪怕只是平淡也好。

    可是他却怒了,没来由得沉下了目光,与刚才看十七公主时的目光完全不一样。

    “既然背得出来,那你懂得其中的意思吗?”他问,用前所未有冰冷的声音。

    “懂,静教过我。”我直言不讳,转身对薇静微笑。

    她担忧得看着我,因为我只有在伤心时才会微笑,越笑得魇,就越伤心,她轻轻摇着头,欲言又止。

    那时,我还太小,还不懂得薇静的意思,后来我懂了,可也晚了。

    此刻,遥遥忆起,在母妃死后的某天下午,阳光和暖,桐莘宫绿荫盈盈,我六岁,偎在静怀里听她念书。

    当她念到七出,告诉我女子的七出之条,我懵懂得接近无知,却从中听出片片面面,于是好奇的支起小脑袋,“静,为什么不能无子,不能妒,不能多言,盗窃与淫,那如果我想孝顺父母,却没有人愿意接受我呢?”

    静无言,将我抱得更紧,“公主,因为自古以来,女子的守则就是这样。”

    “可是,我想……我大概不是个好女人,因为我犯了七出之条。”

    我认真的道,小小的眉头皱起。

    薇静原本忧郁,听了我的话噗哧笑出声来,强装正经问我,“公主,你犯了哪一条?”

    “我妒忌。”我小声的道,平静得不像一个六岁的孩子。

    “静,我嫉妒他们的幸福,他们能得到父皇和母妃的爱……”

    静脸上笑容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疼惜,还有惊吓,“公主……”

    她怯懦的唤我,像是突然不认识了,“公主,你还小,这些事情都不该由你来承担的。”

    她紧紧的抱着我,用她的体温温暖我。

    那一年,我六岁,听我说这翻话的人是静,我的帖身宫女,也是母妃的帖身丫鬟,而今,我七岁,听我说这话人换成了北齐帝国的国王,还有他的诸多嫔妃与孩子。

    “七出”之条是男子休妻之时所要具备的七个条件,当妻子犯了其中一条时,丈夫就可以把她赶出家门。”我恭声回答。

    父皇脸上露出微笑,略带凉意,“很好,七出之条,是你该牢牢记住的。”

    “父皇认为我大有可能会犯下吗?”我本能的反问,问题甚至没有经过大脑。

    他有些诧异于我的反映,毕竟,这些不是该属于一个七岁女童该有的思维,这些敏锐与聪慧……像是与生俱来的屏障,将我与正常人区分开来。

    大家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

    他怔愣着,没有说话,我却笑了,双鸾髻上垂下的丝带飘荡在颊边。

    我接着道:“知女莫若父,没错,如果将来,我的夫君也是位君王的话,也有这么多妻妾的话,我可能做不到三从四德,恪守不了本份。”

    我的母妃死了,而他不断纳嫔,我不禁悲哀得想,眼前这个男人,他真得是我的父皇吗?真得是那个疼爱我,怜惜我,在我出生之日高兴得龙颜大悦,当即赐下倾城为名的父皇吗?

    一时间,乐声停了,殿里静了好多,窗外的雨声也变得十分刺耳,飒飒,沥沥……

    不知过了多久,清晰的碎瓷声打破了这份接近死亡的平静,他愤怒得站起身来,将一个银盘砸向我,鲜红的苹果滚落一地。

    我额角流下血来,同它们的色泽一样。

    “公主,你没事罢?”静担忧得察看着我的伤口,将我护到身后。

    我平静得低着头,没有眼泪,也没有哭。

    “孽种,你果然遗传了你母亲的血统,你骨子里跟她一样,一样的淫。”他如一只发了疯的狮子,一遍遍的指责我。

    从这一刻起,我便知道,静骗了我,母妃是被父皇杀死的。

    也是从这一刻,他再也不是我父皇,他只是冰冷,淫糜,残暴的齐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任何……

    发了疯的父皇冲下来,一把将静挥开,他用双臂能够得着的一切东西砸向我,尊夫人们带着宫女纷纷避让开来。

    我无力的躺在地上,任凭父皇怎么折磨都不开口求饶,也不说一句话,不落泪。

    我蜷曲着身子,像受伤的小兽,将自己保护起来。

    因为我知道,现在,没人能保护我,只有我自己。

    父皇叫骂着,跳跃着,完全失了帝王风度,看着他如此发疯发颠,我竟然笑了。

    是的,我该笑不是吗?时隔这么久,他却仍然激动,因为我一句话,让他想起了不忠的母妃,他或许恨,可是他却永远忘不掉她。

    砸向我的东西如纷落的雨点,我从缝隙中睁开眼,看向遥远的天空,娘,如果你在天有灵,请别看到这一幕,女儿不疼,一点都不疼。

    过了许久,他终于打累了,将手里最后一个碗盖扔到我身上,然后拂袖离去。

    “公主。”静心疼得扑过来,抱着我,“公主,你千万不能有事,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天上的小姐交待,公主……”

    我奄奄一息偎在她怀里,艰难得发出声音“静……我不会死。”

    我没死,尽管那个人吩咐不让太医来为我诊治,我仍然活下来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静问我,为什么要在殿上那样说。

    我苦笑着,因为我从他眸子里看到了不屑,看到了轻藐。

    不是,静痛苦的摇头,她太了解我了,因为你不相信奴婢的话,你一直想弄清楚事实真相,所以你故意激怒皇上。

    我无声的微笑,不承认,也不否定。

    静哭得更大声,伏到我的床边,“公主,你不该这么傻的,小姐在天上看着会伤心的,你是皇上的女儿。”

    她告诉我,我是那个暴君的女儿,只是我不再相信。

    而那天,我无意间说的话,也恰恰改变了我的一生,机缘,就是那么巧合。

    到秋天,我伤已全好,只是在额角留下一个不起眼的疤痕,我坐在镜前,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静跪在身后为我梳头,“公主不必担心,这块疤用水粉盖一下就看不出来了,一点都不影响公主的美。”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