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月 - 《战俘》(15)(H) 五光十色(中短篇合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维希利亚感觉到,卢修斯此时就站在她的身后。像是一只大型肉食动物一样,居高临下地打量身下的猎物。

    猎食者的目光太犀利,落在她的身上犹如实质。

    她感觉到他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脖子,仿佛在考虑是不是直接撕开她的大动脉,又有毒蛇的信子顺着背脊缓缓往下,像是有千百个小虫在她的背上爬行,感觉很恶心,偏偏又激起她一片战颤。他的目光越过股沟,专注于她的后庭,看得久了,像是有东西真的在一寸一寸探入脆弱的后穴……她不自在地收缩小腹。这感觉在羞耻之余,竟有别样的刺激!

    忽然间,对方行动了。

    “这里……你最重要的人进去过吗?”卢修斯纡尊降贵地低头靠在她的耳边轻声问道,声音似美妙的音符,吐出的热气串入她的耳朵里,令她汗毛直竖。他的手掌霸道地覆盖整个阴阜,中指毫不留情地刺入已经淫水丰沛的花穴,缓缓出入,每次带出泛滥的淫水,拇指抵着花蒂,温柔的动作和调情一样。

    插进去似乎比之前轻松了,他默默与记忆比较。是因为生育娜迪亚的关系,还是……她口中,最重要的人呢?

    眸光暗了暗。

    “哈……都说,是我最……嗯……最重要的人了,她当然碰过这里!”许久没有被人触碰的私处被人掌控,维希利亚紧张到不停收紧小腹,小穴死死咬住卢修斯的手指,依然嘴硬。

    娜迪亚人生中通过的第一条隧道,就是现在被他插入的地方。

    这样想着,维希利亚又是被刺激得花穴收缩起来,拼命挤压体内得那根手指了。

    “公爵大人还真是……欠肏呢。”最后的音节落下,一根比手指头粗无数倍的东西忽然代替手指冲入维希利亚毫无准备的花穴。

    “啊!”维希利亚惊呼一声,本能想要躲开,却被身后的人抓着臀部,不被允许逃避。

    他好不容易占有这个在无数个夜晚里出现在他梦中的诸神陨落之地,怎会允许到嘴的肉再反抗?湿软温滑的肉穴,确实不如当年那般紧致到勒疼他的分身了,但松了些,似乎更适合他尺寸惊人的阳具快速肏干她,这般的快感甚至尤胜当年。她那么会出水,她两腿间下面的床单已经被她流出来的淫水完全浸湿,床单贴在床上。卢修斯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顺着源源不断的淫水直接插到最深处,他闭着眼,享受着被肉室层层软肉包囊与爱抚的感觉,重温旧梦。

    一想到或许有另一男个人攻占过这个地方,品尝过这种美妙的滋味,卢修斯的心中不可抑制地浮起一抹暴虐。那个男人是谁?不管是谁,今晚他会给维希利亚从里到外好好清洗一遍,消除另一个人在她身上留下的所有痕迹。

    像他记得她的身体一样,他会让维希利亚记得他的身体。

    “骚货。”男人低沉的声音似经过时间沉淀的美酒,流入维希利亚的耳朵与暧昧的气氛令人脸红心跳。

    她并不想要他知道,她被他插得很爽。当初不就是因为他完美的长相和胯下的巨物……才令她一时兴起,鬼迷心窍。维希利亚口中发出‘唔唔嗯嗯’的隐忍呻吟,就是不愿意放声浪叫壮大他的自尊。代价便是她被小穴里疯狂堆积的快感席卷,手指狠狠抓着被单,因为承受不住过度的欢爱而眼角落下一些生理性的泪水。

    他似乎比四年更勇猛了,这到底怎么练的!维希利亚死咬着下唇,巨物狠狠摩挲着花穴里的软肉,像是一把利剑在搜刮体内充沛的淫水,带出体内令淫水泊泊流下,一阵阵的水声在他们交合处大声响起,她自己都快听不下去了。维希利亚倔强地不愿意开口讨饶,可是真的快不行了呀……她精神开始有点恍惚,肉体的欢愉几乎要压制神经令她不由自主地做出骚浪动作了。

    这便是性爱?由她主导的欢爱,她从中得到的更多是精神上的满足,她不曾失控,是一种掌控对方的优越感。由卢修斯主导的欢爱,像是野兽的交配,蛮横的力道,没有交流的交合……身体却似乎被开发到极致,有种原始的肉身快感。

    他的肉刃是一把利剑,举起向着她体内的那片花园。想要令花园里的花朵全都俯首臣服于他。她不想要低头,他便一次一次地用利剑劈开她的身体,拉着她,深陷迷情肉欲。

    她感觉到她真的可能会失控,便挣扎起来,惹来卢修斯不悦的皱眉。

    他突然抬起手,扇了她挺巧的臀部一巴掌!

    震得维希利亚又是酥麻地收紧小腹绞紧他的肉棒,又是震怒他竟然敢打她那么羞耻的位置!

    “哈——卢修斯!你,哈,打我屁股!?”她不可置信地喊道。就连她的父母都没有这么打过她!

    男人轻笑一声,仿佛不屑作答,以行动代替言语,又打了她两瓣屁股各两次。他的力道不重,她没有觉得痛,但心理上羞耻度爆棚了。她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只想尖叫,却不想令男人更加自负。这般不上不下的,令她怒火中烧到心肝都疼了。

    卢修斯,卢修斯,这个男人——维希利亚咬牙切齿,又实在控制不住因为激烈的欢爱,眼角落下来的生理性的眼泪。

    卢修斯自然看不到她脸上挣扎的表情。他沉着面,一下一下深入,仿佛不知人情与疲惫的傀儡,他这般快速的肏弄给双方的刺激都很大,在维希利亚忍终于忍受不住尖叫起来的时候他置若罔闻,沉默地继续开拓与征服身下的肥沃的土地,逼迫她的身子为他绽放。

    便从她的身体开始,让她从此只能臣服于他的身下。

    “卢修斯!你给我停下!”维希利亚高声尖叫,换来的只是男人无情的肏弄。

    “你的身体在说着……继续。维希利亚,喜欢诚实人的你,怎么自己这么不老实?”卢修斯喑哑的声音染上情欲,像是华丽的夜幕静悄悄地覆盖大地。随着维希利亚嘴巴里溢出各种不成调的呻吟,卢修斯渐渐感觉到射意。他并没有压抑自己,狠狠地抽插几次便抵在她的体内爆发出来,精华全都射入她的体内。

    “够,够了吧?”维希利亚颤抖着问道。还没等维希利亚松口气,她感觉到体内才刚发泄的巨龙又气势汹汹地抬起头了,男人就着他捣弄出的淫水和精液,慢条斯理地浅浅抽插几次,像是预告着什么。

    “这么一点……怎么够?维希利亚,我会帮你把你的身体清洗干净。”他慢慢地说道,脸上带着一个完美的绅士笑容。“用我的精液,冲刷你的花房。”

    语调轻柔,几乎含情脉脉。

    维希利亚却只觉得头皮发麻!

    果不出其然,他挺着又硬起来的肉棒,耸动腰部,又一下一下地深入她的身体。

    维希利亚眼前一黑。

    他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和精水,肉棒不停地在她的体内抽插,磨到她两片蚌肉都红肿疼痛了,到了后半夜,她已经数不清他在她的体内射了几次。他一次比一次持久,甚至愈战愈勇,而她仿佛被采补一样,精神萎靡,脑子里乱哄哄的,精神比肉体还要累。如果说一开始她还有精神叫喊、淫叫,那到后面她已经累到任由他为所欲为地摆布她的身体,他们似乎换了不少姿势,而她处于半清醒半昏迷的状态,无从忆起。

    清醒的是感官。她似乎不停地在高潮,身体敏感至极,她一直接收到源源不断的快感,感觉要休克了。昏迷的是精神,在她忍不住开口让他慢一点的时候,她本能地拒绝精神臣服于他,精神想要躲藏起来,却碍于身体素质过硬……玩不来昏迷。

    她清晰地感觉到整个晚上,他没有一点爱抚她的身体。像是把她当成一个张开腿给人肏的婊子一样,他们的性器没有离开过彼此,他在她的小穴里射了一次又一次,认真地给她灌满精液,到最后……她看到自己的小腹微微隆起,和她怀娜迪亚叁个月的时候差不多,不同的是此时她的子宫里面全是淫水和他的精液,腿间也尽是这样的混合物。

    是一种很恶心的饱满感,而他的肉棒还塞在她的体内作堵塞。

    黎明降临,维希利亚恍惚间听到外面的鸡鸣。这仿佛是一个讯号,在她身上耕耘了一整夜的男人终于抱着她从皱巴巴,布满汗水和淫水的床上起身,肉棒还塞在她的体内。床单上几乎没有精斑,因为大多数精液都被他堵在她的体内,只有一些稀释的精水和着她的淫水被他抽插的动作带出来些许。

    他抱着她来到桌边,拔开一个瓶子的软木,这才第一次把一整夜没有离开过她体内的肉棒完全拔出来。不等体内的精水流出来,他把软木塞入她的小穴里,代替他的肉棒当作阻物。

    如果维希利亚是清醒的,或许会跳起来骂他。可是她被按着肏弄了一夜,真的是……累透了。软木塞进已经麻木失去知觉的小穴里面,她甚至没有皱眉。

    卢修斯看着她累极阖上的双眼。

    如果她能一直这么乖的话……

    只是起了个念头,便被他自己掐断。真这样的话,那就不是维希利亚·沃尔夫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