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月 - 《逐鹿》(1) 五光十色(中短篇合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夫人,郎主今日怕是不会回来了。”明眸善睐,一身侍女打扮的少女朝塌上的妙龄少妇轻声说道。如同过去一年来的每一个夜晚,她伴着主子等待行踪诡秘的郎主万分之一的可能归家。宝言很是为她的主子难过,明明郎主是夫人的夫君,可他从未捎一封家书回家,总叫夫人空等至深夜才确定今夜他是不归家了。

    今日更过分的是,郎主明明人就在建康城里,不归家也不曾托人传话。他这是置夫人于何地呢?

    “……我亦乏了。宝言,安置吧。”少妇檀口轻启,呵气如兰,扬起的小脸秀美清绝,如同明珠遗世,是世间罕见的好颜色。

    “是,婢子为夫人宽衣。”

    收拾完毕,庾琳琅合眼躺在床上,对当下的生活产生淡淡的倦怠。

    算起来,连同新婚夜在内,成婚一年,她只见过她的夫君两次。

    乱世出雄主。自叁年前洛阳沦陷,司马皇室与众多士族南迁,琅琊王定都建康,南迁的王氏,崔氏等众多高门与当地的士族展开了权力的拉锯,鹬蚌相争,原本盘踞姑苏吴郡的军阀房氏不声不响地趁乱壮大势力。待士族回过神来,房氏已然凭着地利养出雄狮五十万,扼住建康息道,掌控乱世之中的实权。士族又惊又怒,可面对若有似无围着建康的房氏铁骑,所有人只能噤声。庾氏见状,便想以姻亲拉拢姑苏霸主房氏,奈何房氏叁个嫡出郎君除却大郎皆已成婚,而房氏大郎有未婚妻,乃比庾氏更早反应过来的琅琊王氏嫡女。她的父亲身为庾氏家主拉不下颜面让庾氏女为妾,更不屑与庶子结亲,便辗转把嫡次女嫁给房氏麾下一员猛将,便是房氏家主的半子,前不久获封轻骑将军的宋无极。

    宋无极……她的夫君。她对于他的事迹可谓倒背如流。宋无极年少时自荐投入房氏家主帐下,以战场上勇猛凶悍颇得主君赏识,他被指给大郎房济川为先锋,随房济川破匈奴城无数,少年郎君男生女貌,昳丽至极,被人私底下称为玉面将军。然宋无极不耐烦所到之处被女子围堵,遂以匕首在脸上划破一刀,伤痕从左上额角越过鼻梁,差点碰到唇上,据说当时血流满面,场面骇人,而他连眉头都不曾皱过。宋无极弃之不疗,便从此留了疤痕,如同美玉有暇,依稀可见旧日风采,叫许多人惋惜。

    她其实在心里偷偷倾慕过那个英勇的好儿郎,然而只是她一厢情愿罢了。他于建康置办了此处房产,迎她入他家门,但他一年到头不是在姑苏为主君分忧,便是在战场上为主君杀敌。新婚第二日他便随房氏大郎出征,半年之后乃归,代替房氏大郎入建康勤君,也只逗留了一日,隔天便匆匆回归姑苏。

    今夜,他更是身在建康而不归家。或许这里不曾是他的家吧。

    她于她的夫君,可有可无至此。庾琳琅心中怅然,躺在床榻上辗转难眠,直到黎明将至才沉沉睡去。

    *

    叁月十五,按照惯例,庾琳琅今日要到安乐寺点一只平安香。清晨时分,庾琳琅与一众仆妇收拾妥当,早早便到安乐寺上了叁柱香,并以宋无极的名义添了五两香油钱。

    宝言实在为她家主子不值。姑爷如此怠慢她家主子,可主子每逢初一十五都会到安乐寺为姑爷祈福,并以姑爷的名义添香油钱,结善缘。这添香油钱用的银子可是来自于主子的陪嫁呢!成婚一年,就没见过姑爷给主子送过来一文半两的,宝言愤愤想着。就算她家主子是庾氏贵女,陪嫁养一屋子人绰绰有余,可要的是姑爷一份心意呀!

    事了,宝言见庾琳琅神色淡淡,便提议道:“婢子听闻安乐寺后院栽种了五树六花,春节时候甚为壮观,夫人何不一览?”

    庾琳琅迟疑了一下,微微颔首道:“可。”

    于是宝言前去询问了宝殿里的比丘。安乐寺的后院一般是不对外人开放的,但比丘认得庾琳琅,知道她初一十五风雨无阻地来安乐寺上香,是一名极为虔诚的香客,更重要的是她为安乐寺添了不少香油钱。比丘很轻易地点头答应了。为示尊重,避免打扰佛门净地,庾琳琅只带着宝言一人去往后院。

    安乐寺的后院甚是清幽,不说古木参天,倒也郁郁葱葱,茂林修竹。今日天公作美,暖阳与清风作伴,庾琳琅立于林间小道上,沐浴在绿景的宁静之中。她伸手入袖间,想要取出帕子擦拭薄汗,却没寻着物件。

    “夫人,怎么了?”宝言见庾琳琅皱眉,细心地问道。

    “我的帕子似是掉了。”庾琳琅面露难色。

    那是贴身之物,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她的帕子如果叫人拾去,恐会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士族与军阀的关系如履薄冰,若是有人借机挑事,庾氏怕是会遭牵累。更何况今日她带出来的帕子是母亲所赠,上面绣着她的小名,绝对不能落入外人之手。

    “婢子沿路找找。”宝言也明白此事可大可小,肃着面说道。“夫人您在这里稍等,莫要走远让婢子担心。”

    “好,我在这里等你。若是真的找不着也罢了,左右只是一块帕子。”庾琳琅点点头,温声嘱咐道。

    “婢子晓得。”宝言俯身应道,却是打定主意一定要为主子寻回她的贴身之物。

    庾琳琅是个怕热的体质,即使风和日丽,还是有些被晒热了。她看了看,大概五百尺外有颗菩提树的树冠尤其茂盛,最适合纳凉。于是她便抬起脚步,慢慢靠近那颗巨大的菩提树。

    距离菩提树百步外,她心里一突,直觉不对劲,好像有把利剑悬挂在她的肩膀上。庾琳琅摇摇头,四下无人,她这是一个人在静谧之中产生幻觉了。她又走近了几十步,那股若有似无的压迫感愈发强烈,似乎有只猛兽的目光犹如实质地落在她的身上,庾琳琅不由得汗毛竖起,无法再忽视那股威压。

    孤身一人,她还是有些害怕的。犹豫了下,庾琳琅决定还是离开此地比较妥当,可是当她转身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劲风。庾琳琅当下一惊,险些失控喊出声来,身后的人及时用手掌堵住她的嘴巴,阻止了她呼救的举动。他扣着她的腰肢,带着她瞬间来到菩提树下,把人紧紧地抵在树干上。

    (作话:架空魏晋。爱那个山河瑰丽,英雄辈出,世家林立的时代。魏晋时期是叁月的白月光,心头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