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真美 - 末日伊始第一卷第1章 丧尸幸存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小鼠编号:27,神经系统已被病毒控制,开始出现狂躁易怒,表现出极强的攻击性并且不计自身损伤,前爪因为刨墙而脱落,牙齿脱落,表现为感染中期状态。”

    “小鼠编号:07,在未进食14天之后,失去生命活动信号,在其培养箱内检测出大量被排出的病毒,感染晚期状态。”

    邱山一个人在实验室里面面对着数量众多的培养箱一个一个观察记录着,这是他的论文课题,一种前所未闻的疾病,病毒样本是在非洲的一个部落内取到的,赶在米国政府把整个村子抹除在地球上之前。

    随后他把一只小鼠作为0号实验体,跟着医疗队回到了米国。回国以后他就购置了这处偏远的房产开始了自己的研究。

    “这种病毒会让感染者变成一只活着的病毒,以传播复制为唯一的目的,它并不在乎宿主的死活,甚至可以代替神经系统来对死掉的生物产生作用,这完全违背了病毒常见特性,它会主动地杀死宿主,而不是尽力的去隐藏自己。”

    邱山已经有一周没有出门,做完今天的试验记录就该出去购买一些生活物资,毕竟人都是要吃饭的。

    驱车前往最近的商店也要好长的距离,住在乡下什么都好,就是购买东西太不方便。不过想一想自己即将发表的轰动世界的研究,一切的苦难都是值得的。如果可以拿到诺贝尔奖,那就更完美了。

    今天似乎有些平静的不同寻常,一路过来连一辆车都没有遇到,邱山根本没有去在意这些事情,他的心思全在抓紧回去搞研究上面。

    买了几大包的速食食品,邱山来到柜台前打算结账,才发现店里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有人吗!”邱山大声的呼喊着:“是不是这是个恶搞节目!”

    没有人回应邱山,依旧是一片宁静。邱山来到柜台后面的小屋,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门后发出了一声闷响,邱山决定进去看看。

    门上好像顶着什么重物,邱山废了不少力气才把门推开。房间里面沉闷的空气,让人的心情十分的不愉快,那味道就好像……

    邱山低头就看到一双大腿卡在门口让门只不能完全打开,虽然心里已经猜到了那是什么东西,可是好奇心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走入了房间去看到挡在门后的东西。

    商店老板就躺在门后面,一个黑人男性,身材臃肿,皮肤毫无血色,还有青紫色的瘢痕,眼睛突出眼外血管爆张,面色紫红,死相可怖,看样子是被勒住脖子窒息而死的。再看看门上断了一半的绳子,店老板就是在这里被吊死的。

    作为研究院的邱山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尸体,可是死相如此难看的尸体还是让他心里有些发毛。

    “既然你死了,那我就不用给你钱了。”邱山对着尸体自言自语着,在米国的土地上死个人已经是家常便饭,自由民主的代价就是更加肆无忌惮的犯罪。店主本身就是个黑人,就更加的没人去关心他的死活。

    邱山把原本要买的东西搬上车以后,又回到商店里来挑挑什么东西可以搬回家的。反正这件事情自己不做也会有别人来做。

    正当邱山把商店洗劫一空的时候,脚步声从柜台传来,本应死去的店老板站在那里看着邱山,做贼心虚的邱山怀里的东西都不要,丢下就往车里跑,顾不得许多踩上油门就开溜。在后视镜里才看到那黑人缓缓地从店铺里面走出来,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

    “他该不会是在向我求救吧?”邱山看着后视镜里的人爬在地上艰难的挣扎,犹豫的把车开了回去:“喂!需要我叫救护车吗?”

    “呃~~~~”黑人的喉咙里发出奇怪的声音,突出的双眼都从眼眶中掉出来垂在那里,看起来十分的诡异恐怖,它在爬向邱山的车,身体在砂石地上拖拽也没有丝毫的痛苦表情。

    “蠢货!你怎么把它放出来了!”突然一根铁锨拍在了黑人老板的脑袋上,就好像西瓜一样被拍的稀巴烂,满地都是从它的脑袋里面爆出来的东西。而那个行凶者是一个一头棕色长发身材丰满的高加索人,肤色白,眼窝深邃画着夸张的眼线,鼻骨高大挺拔,身材也比东方女人要高大一些,穿着背心和热裤,饱满的乳房和健美的双腿让邱山不知道该把目光放在哪里。

    女人走到车边来俯身问道:“你有多久没出过家门,看你的表情一定还没有弄清楚发生什么吧。”

    “现在是种族大屠杀时间?”邱山猜测道。

    “我可不是什么种族主义者,它已经不是人类了,而是一种会吃人的怪物。”女人直接拉开后座坐到了车上:“现在是生化危机的时间,带我去你的避难所看看?”

    “什么生化危机,你疯了吧。”邱山对于这样自觉地女人感到反感:“n那都是电影演的,你是不是电视看得太多了。”

    “你会相信我的。”女人笑着答道:“我叫苏西,曾经是一个家庭主妇。”

    “那现在你离婚了?”邱山无奈的发动汽车往自己租的地驶去:“你为什么要上我的车?”

    “你的问题太多了。”苏西抱怨道:“我的丈夫和孩子都被这些怪物杀死了,你这个蠢货你明白了吗,现在是世界末日了,我们必须相互合作。”

    “所以你就这么上了我的车?”邱山只是不喜欢被别人侵犯私人领地。

    “嘿,我现在没有地方可以去了,我可不想回去杀掉长得和我的丈夫和孩子一样的怪物们。”

    “好吧,给我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看我会不会相信。”邱山讨厌女人这样的胡搅蛮缠,干脆自己换一个话题。

    苏西整理的一下思路开始给邱山讲述这件事情发生的经过。

    事情也就发生在几天前,一群逃难者来到了这里,说是要躲避什么可怕的东西,但是在那群人当中就有人感染了病毒,那病毒就把这里变成了和其他地方一样的人间地狱。没有人知道病毒的源头是什么,仅剩的人们更关心的是怎么样才能够活下去。好在这里乡下的人口并不多,怪物还没有形成规模。苏西就是这样在这一片搜索着可以合作的人和安全的避难所,直到遇到了邱山。

    “说的就好像电影里演的一样,你一定是疯了。”邱山觉得这个女人的话不可理喻。

    “你现在已经是在电影里面了!”苏西对这样固执的人感觉到头疼。

    “好吧,我们不再讨论这个话题了,我就当是发善心收留下你可以了吧。”

    两人的谈话很不愉快,一路上都没有人在说话。回到了家里面苏西也帮着把东西搬进物内。但是女人总是一种会喋喋不休的生物。

    “聪明,竟然住在这么偏远的地方,这里真的是太安全了。”苏西在房间里瞧瞧看看以后满意的说道。

    “你在这里做什么都可以,就是别烦我,好吗?”邱山丢下苏西一个人来到自己的实验室里去。

    坐到实验室里面,看到自己正在研究的那些小鼠们,邱山才意识到自己究竟是忘记了什么事情,那就是自己正在研究的病毒和苏西所说的特征有着极高的相似性。这并不是什么电影里的情节,而是现实世界真实存在的东西。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人保存了病毒样本。这是本就应该想到的事情,这种神秘的病毒又有谁能抵挡住它的诱惑。

    邱山恍然大悟,在自己那小白鼠做实验的时候,自己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小白鼠。

    “你觉得你很高明吗,我可不是一只听话的小白鼠!”邱山仰天对着那可能存在的对手说道:“来不及再做试验了,我就是零号实验体。”

    说着,邱山就拿起试验台上的注射器把扎进了自己的手臂中透明色的药液,这是用来给小鼠用的试剂,病毒中还含有其他的成分用来延缓发作。他的本意是想要培养出免疫病毒的小鼠。在注射病毒之后,他开始不断地记录着身体的感受和变化。

    “嘿,我做了一些点心,你要来尝一下吗?”苏西突然推开了实验室的门,探头进来问道,看到了里面的布置,让她感到十分的好奇:“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我的实验室,既然你非要跟着我,那就和我一起见证历史的时刻吧。”邱山不知道自己注射病毒之后的下场是什么,但是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陪着他,他也感到欣慰。

    “什么历史时刻?”苏西走进房间来,观察着邱山饲养的小白鼠们,漫不经心的问道。

    “我刚给自己注射了病毒,如果我没有被感染,你就会是见证你说的那种丧尸病毒被我战胜。”邱山拉下了紧急阀门,这间实验室里面安装安保系统会封锁起这个房间来:“我说过了不要打扰我,既然你来了就不用离开了。”

    “什么?你是个疯子吗!为什么要给自己注射病毒!”苏西尖叫着拉开实验室的门,却发现门里面已经变成了一块钢板,她痛苦着捶打钢板,想要从里面逃出去。

    “没有我的密码,你是不能离开这里的。”

    眼前的这个女人趴在钢板上慢慢的跌坐下来,在密闭的空间内,孤男寡女的总会是让气氛变得微妙。

    苏西雪白的肌肤大片大片的暴露在外面,身体也在哭泣中微微颤抖着,在失去了孩子和丈夫之后,她的情绪已经彻底的崩溃,和一个自己给自己注射病毒的疯子关在同一间密室中,她已经想象到了邱山在被病毒控制以后把自己开胸剖腹的吃掉的画面。在失去了全部的生存希望以后,她突然笑了出来,就像一个疯子。

    邱山从未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过女人的身体,她的皮肤、脂肪与肌肉有着天然的美感,在颤抖中的她又显得如此的脆弱无力,她的双腿修长,大腿圆润,屁股丰满,是欧美女性的身体特征,她们宽大的骨架让身材看起来更加性感。双眼看着天花板痴痴地笑着,作为一个女人在这种时候依然不忘精心装扮好自己,修长的睫毛让眼睛看起来楚楚动人,鼻梁高挺,鼻尖是圆润又可爱粉红色。她躬身靠在墙上,天然的巨大饱满的胸部随着地心引力垂在空中,在她的背心里面呼之欲出。纤细的腰部露出滑腻的美肉,虽然身材丰满性感,可腰间没有一丝赘肉。黑色的内裤从热裤的后面漏出来,同样露出来的还有她臀瓣间的股沟。精神崩溃的她现在正处在毫无设防的状态,这会对具有控制欲和侵略性的雄性生物趋之若鹜。

    邱山意识到了自己生命体征的变化,呼吸、心跳都变得兴奋起来,他意识到自己还有一个课题从未研究过。邱山跪倒了苏西的身边,把手放在她的肩头,抚摸着她的皮肤,那温软、滑腻、柔软的触感让他自己获得了满满的愉悦感不断地促使他继续他的行为。

    那只手从苏西的袖口滑了进去,抓住了那团软肉在掌中揉捏起来,苏西缓慢的把目光转向邱山,看不出她是在欢迎还是拒绝,就是这样呆呆地看着。这张叁十岁左右的女人的脸蛋白嫩精致,越是近距离观察就越是有种想要亲近的神秘引力。

    两具身体就这样贴在一起,邱山把苏西压在了墙上,另外的手解开了她热裤的扣子从她的双腿之间伸了进去。她双腿并拢的坐在那里,让邱山一时不知道该去抚摸哪里,梳理着她私密处的毛发,邱山找到了女人最隐秘的部位,两瓣阴唇把它保护的很好,里面有一道湿滑的肉缝,让邱山把手指插了进去。

    那肉缝里面的软肉在异物的刺激下开始蠕动包裹住手指开始蠕动。苏西的身体也开始兴奋起来,眼神也变得暧昧,她对着邱山说道:“你想要吗,都给你,我们都要死了还有什么事情是重要的呢。”

    苏西的身体被放倒在地上,背心和热裤都已经被褪下,就连内衣都不剩,她躺在地上摊开双手,嘲讽的看着邱山贪婪地吸吮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就好像一个喝奶的娃娃一样。没想到自己最后一次做爱,竟然是和一个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吸奶的处男。不过这些事情都无所谓了,苏西就好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在看着邱山玩弄自己的身体。

    脱掉自己的衣服,分开了苏西的双腿,邱山终于回想起了女人身体的正确使用方式。他那已经憋到胀痛的阳物,迫不及待的塞进了之前自己玩弄的肉缝里面。虽说是肉缝,那也是一条肌肉和粘膜组成的用来让阳物插入的通道。邱山发现白种女人的阴道没有传言中的那么深不见底,自己在插入的时候还是感觉到阴道壁上传来的极强的压迫感,在那狭窄湿滑的阴道中有着难以言喻的满足来促使他不断地重复,在苏西的身体里面进进出出的行为。

    渐渐地苏西的阴道也变得湿润起来,在抽插的时候更加的顺滑,在邱山的身体猛烈地撞击苏西的时候,她也忍不出的发出了呻吟:“嗯……嗯……嗯……”她的双腿缠上了他的腰,身体也在抽插之中扭动起来。

    “啊!”邱山怒吼着恨不得把阴囊都塞进苏西的身体里面,同时跳动着的阳物还在把邱山积攒已久的处男精液喷射进子宫,让苏西心跳加速到呼吸困难,她喘息着发出压抑的叫声,那是在事件开始以来积攒在她心头的阴云。剧烈运动之后邱山压在苏西的身体上面,缠抱着这个刚被自己占有的女人,脸紧压在她的脸上,两人的心跳乃至呼吸都调和在了一起。在邱山心里生出一种莫名的情愫。

    “我想,我喜欢上做这件事。”邱山用脸颊抚摸着苏西的脸颊,感受着肌肤间亲密的摩擦。

    “我们都要被你害死了。”苏西显然并不觉得这样的亲密关系让她感到了快乐,在被判了死刑以后,所有的事情都开始索然无味。

    “相信我,我虽然有些偏执,但我还没有蠢到去自杀。”邱山揉捏着那对让他心随神秘的洁白乳房说道:“如果不这样做,我们活下去的可能性将会更低。”

    “你们科学家都是一群疯子,我猜这次的病毒就是因为你们愚蠢的失误才闹成这样的。”苏西恨恨的说道。

    邱山心情很轻松,对苏西解释道:“没有人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会让这么危险的病毒传播出来。这一定是有人有意为之的。”

    “不管怎么样都是你们这群人的错。”苏西仍旧顽固的坚定自己的想法。

    “我这里有卫星电视,我们等待时间还有很多,不如来看电视消磨一下时间,或者说你想要继续我们之前的事。”邱山看着苏西严肃的表情询问道,说完他就自顾自的打开了电视,外面正在播放新闻,米国的总统特美普正在发表着自己的讲话。

    “我们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没有人没有病毒可以战胜我们,你们说的那些什么发狂的感染者,全部都是假新闻,你们这些媒体人受到谁邀请来的。”

    邱山得意的对苏西说道:“你们这些高贵的白种人选出的总统,真是相当的英明,你猜他和这件事情有多少的关系。”

    “这些都是你们的抹黑,你们这群阴谋论者。”苏西反驳道。

    邱山慢慢的说道:“没有必要这么咄咄逼人,我们现在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不需要强撑着你们的面子,你心里清楚。”

    “闭嘴,我们还是来做爱吧。”苏西被邱山的敏锐困扰,想要通过其他的方式来堵住这个疯子的嘴。最好的工具就是用自己的嘴。

    苏西分开双腿跪在沙发上面,跨在邱山的身上,双臂环绕住他的脖颈低头深吻向他,主动地把舌头侵入邱山的口中,与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两人的津液在口腔中开始交换。身为人妻的苏西显然技巧更胜一筹,很快的就征服了他。

    邱山被动的回吻着,双手在脊背、臀部、大腿上的皮肤来回的抚摸着,不放过任何一寸肌肤。他恨不得把苏西揉进自己的体内,和她融为一体完成的包裹住她,不断地索取与给予。他的阴茎已经充血到了要爆炸的地步。而苏西却按住他的小腹不让他这么轻易的插入自己的体内。

    她捧起自己的乳房送到邱山的面前:“舔我,你这个小处男。”

    邱山听话的一只手从下面托起她的一只乳房,伸出舌头大口的舔舐她的深色的乳头和乳晕。

    “我可爱的小男孩,继续用力的吸吧。”苏西开始进入了状态,享受的闭上了眼睛,低声呻吟着,慢慢的坐下来骑在他的阴茎上面,用臀部夹住了它。前后的摆动起了腰部,用自己丰满的臀部肌肉帮邱山打起手枪。

    “让我插进去,我想要你。”这样的玩法虽然很刺激但还是不如那处湿滑的地方来的愉悦,邱山用力的轮流吸吮着苏西的两只乳房央求着她道。

    “来让我们享受最后的快乐吧。”苏西扶住邱山勃起的阴茎慢慢的让自己的阴道套进了上面,女骑士开始扭动起自己的腰部,让阴茎在阴道里面抽插、扭动,去刺激她阴道里面的各个敏感点,阴道也同时会收缩的更加激烈,拥抱住它快乐的源泉。

    邱山不甘于这样的被苏西控制着,转身把她压在沙发上面,让她侧躺在沙发上,扛起她的一条大腿,好让她的整个下体抬起来让阴茎更好的插入。这样的姿势也更加的方便邱山的活动。他就像是一个打桩机一样在苏西的阴道里面快速地抽插横冲直撞。

    连绵不断的快感从下体袭来,苏西喜欢这样粗暴的性爱来发泄自己的情绪与欲望,好让她在短暂的快乐时光之中忘记她即将要死掉的事实,把自己的理性完全交付给了性欲去操纵。

    “干我,用力的干我!”苏西一只手撑在沙发上来保持平衡,另一只手按压在自己的阴蒂上,用力的揉捏起来:“哦!天啊!太棒了!”

    “你这只大洋马荡妇。”邱山用中文对她说道,腰间的动作不停,在抽插间苏西的下体分泌出液体顺着她的腿流下,这是她快乐的证据。

    “什么是'大洋马荡妇'”苏西问道。

    “这是用中文在夸赞你有多美好,‘荡妇’这个词最适合形容你,你是个‘荡妇’,彻头彻尾的荡妇。”邱山抽打在苏西的臀部,她的阴道就会兴奋地抽搐着分泌出更多的液体。

    “我是个‘当扶’,用力的干我,我是‘当扶’。”苏西高兴地接受了这个‘赞美’,叫的更加的淫荡起来。

    邱山看着这个用着蹩脚英语自称荡妇的洋妞,也愈发兴奋:“对,你是个荡妇,全米国最荡妇的荡妇。”

    苏西雪白的臀部上面,被邱山抽打出了鲜红的掌印,白种人的白皙皮肤让掌印更加的刺眼。这种情趣让邱山的发挥比上次更好,一直坚持到更长的时间才射在了苏西的身体里面。

    连续的射精精液浓度和量都有所下降,但不妨碍苏西那敏感的子宫被精液喷射到高潮。

    苏西身体的肌肉紧绷痉挛着,高潮的刺激让她的身体过度的兴奋以至于不受自己控制的开始抖动,过度刺激的肌肉在不受中枢系统控制的短促收缩。那种高潮时候身体的反应美丽的极具观赏性。

    邱山看到沉浸在高潮当中的苏西在沙发上的慵懒模样,就知道,自己在等待实验结果的日子里不会无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