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姬流苏 - (五十七)她的愧疚中 (ωoо1⒏ υip) 天生一对(论风骚妖精如何勾引高冷总裁)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前有一章

    声音很低沉,情绪很低落,不知道是否因为她磨破脚后跟的缘故,裴锦夕没有多想。

    等万俟雅喝完椰汁,她们便顺着小路离开了公园,打车回家。

    途中万俟很沉默,到家之后也没有说别的,径直换了衣服去浴室冲澡。

    前后不过二十分钟,万俟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裴锦夕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长腿优雅地交迭,她一页一页随意翻着腿上的书,姿态很放松。

    似乎少了那么一些初见时的疏离感,万俟雅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既心动又心乱。

    这女人从内而外的气质和修养都无可挑剔,让人觉得舒服,喜欢。

    可她同时又那么的捉摸不透,总是若即若离。

    万俟猜不透她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她。

    “你洗好了?”

    裴锦夕合上杂志,站起来走到万俟的身边,语气很柔和,“脚后跟还疼吗?”

    “不疼了,”万俟想听的不是这个,有点恹恹的,“一点磨破皮而已,我没事,你去洗吧。”

    说完自己去了厨房,裴锦夕站在原地呆了一会儿,欲言又止。

    气氛怪怪的,她想了想,还是转身去浴室了。

    外头一声轻轻的门响,万俟雅郁闷地叹气,打开冰箱拿了一罐啤酒出来。

    啪的拉开拉环,她找了个杯子倒了半杯,又拿了雪碧,往里兑了一些。

    摇了摇,杯子里浮起一层松散的气泡,万俟听着它们彼此碰撞破裂的声响,突然仰起头,一口气都喝了下去。

    来不及品味这混搭的滋味,她只知道这样容易醉,她需要醉,因为醉了才真的能问出口:你爱不爱我?

    多么卑微,万俟雅不喜欢卑微,可是裴锦夕总是模棱两可的态度让她焦灼。

    实在不喜欢,那你说,然后我走啊。

    怨她这样不清不楚,万俟雅又调了一杯混合饮料,然后继续一口喝掉。

    混着喝容易上头,何况万俟喝得很急,酒精不久就挥发了出来,她感觉自己的脸颊发烫,意识也开始一点点松散,飘忽。

    没忘记含漱口水清洁口腔,万俟雅保持着这个状态回到客厅,虚软地坐在沙发上。

    锦夕,锦夕,裴锦夕……

    心口一遍遍滚过这个名字,万俟低下头,右手轻轻抓着领口,脑袋稍有些昏沉。

    恍惚里不知流逝了多久,直到裴锦夕的声音在耳畔轻轻响起,“万俟,你是不是喝醉了?”

    柔和的调调,礼貌的态度。

    她甚至没有第一时间来碰她,万俟雅忽然有股火气窜上来:去他妈的礼貌!

    一把抓住身边的女人把她摁倒在沙发上,万俟雅趴上去,双手捧住她的脸,狠狠地吻。

    她不要她的礼貌疏离,她要她的炙热!

    “唔~”

    裴锦夕还没搞清楚状况,万俟雅已经强行把舌头伸进来,薄荷的清香里杂着丝丝酒气。

    她怎么了?

    对万俟雅的情绪转变感到困惑,但还是能察觉到其中的微妙,于是裴锦夕没有拒绝,妥协地张开了嘴巴。

    一条舌立马在她嘴里横冲直撞地搅弄,缠着她不断贴合摩擦,滋滋地发出声响。

    嗯~

    热烈的情欲,裴锦夕的脸也微微红了,她轻轻扶住万俟的腰,睡衣因为彼此的纠缠而被蹭着拉起,露出一小段温热的肌肤。

    舌头被万俟雅狠狠吮吸,酥麻感阵阵袭来,裴锦夕颤栗着,不由自主地摸进她的睡衣。

    大片光裸的肌肤,滑腻,温暖,她不禁流连忘返,手掌贴着上下游走,爱抚。

    好舒服的触感。

    纯女性的,曼妙的曲线,裴锦夕不住往上,掌心摩挲着软滑,然后摸到了她的乳侧。

    丰满的两团紧紧抵着自己的柔软,她一面回应万俟雅的吻,一面试探着用拇指插入。

    彼此的柔软紧密贴合,裴锦夕探入触到了万俟雅的乳头,指腹轻轻地摩擦起来。

    硬硬的,圆圆的乳果。

    慢慢地脱去她的睡裙,裴锦夕继续用拇指摩擦着万俟雅的乳头,感受细微的粗糙。

    万俟雅一颤,胸部酥酥麻麻,她像是醒了过来,马上把舌头缩了回来。

    睡裙竟然已经落到了地上。

    呼吸急促灼热,唇角晶晶莹莹,万俟稍稍抬起身,盯着身下的裴锦夕。

    她的脸也是红的,嘴唇被自己亲得肿,唇角同样留着水润。

    “怎,怎么了?”

    裴锦夕有点迷茫,不知道万俟雅为什么突然停了,她不是又想和自己上床吗?

    “裴锦夕,你……”

    想问,又再度地哽住,说不出口。

    激吻的热蒸发了些许酒精,清醒时的那些纠结和焦灼又立即把胸口塞得闷疼。

    万俟雅突然不想做了,慌乱地起身想要下去沙发时,裴锦夕突然坐起,抓住她一拽。

    又把她拉回沙发上,万俟雅头一次抗拒,手忙脚乱想要爬开,却被裴锦夕按住小腿,从后头舔了一下。

    “啊~”

    她急着想逃开,想往沙发的另一边爬,姿势还是跪着,屁股翘起,那处自然也暴露了。

    跪在沙发上被她从后舔穴,万俟瞬间燥热,脸颊红得不像话。

    “锦,锦夕~”

    说不清是拒绝还是迎合,她回过头,看见裴锦夕凑在她的臀部。

    平日冷淡的女人正对着她的臀,柔嫩的小穴被舔了好几下,湿润的舌头把津液都舔到了阴阜上,那处跟着湿热。

    裴锦夕紧紧按着她的小腿,脸埋在她的股间,舌头舔得又快又狠。

    舌面刮着肉缝来回扫荡,万俟雅羞耻地夹紧了小菊,她还没被这种姿势舔过!

    她是洗过澡,身体干净得很,可是粉嫩的小菊被呼出的热气拂过时,仍旧觉得好紧张。

    “小夕,别啊……啊~”

    竭力夹紧臀肉,裴锦夕忽然摸了几下她的屁股,微微压低身子,舌头伸前,往她的阴阜上重重地一挂。

    “啊~”

    又热又湿的舌头色情地舔过去,忽然又一卷,挑开肉缝欲往里头钻!

    万俟被她拱得往前耸,身体猛烈地颤抖,小花处乖乖渗出湿润的小液。

    “唔……”

    蜜水都给裴锦夕喝去了,万俟咬紧嘴唇,双颊潮红,烫得她要烧起来了。

    我怎么又……啊~

    软舌忽然滑入了阴道,毫无征兆地抽插。

    小穴本能地夹紧,一条软软滑滑的舌头在那里作乱,灵活地舔她的肉缝。

    小穴口都被她舔了几次,全是她的津水,万俟雅羞耻地喘息,自己用力咬了下舌尖,强行止住这爱欲。

    今天这情形哪里适合做爱了?

    “滋~”

    裴锦夕的舌头滑出阴道,舌面摩擦着里头的小褶皱,勾起一片酥麻的痒意。

    舌尖连着穴液的水丝,裴锦夕睁开眼睛,有点迷茫地看着万俟雅的翘臀。

    “万,万俟……”

    似乎不相信自己会干出这种色情舔穴的事情,可自己的双手还按在万俟的翘臀上,腿心那里更是肉眼可见的湿润。

    嘴里残余着微咸的味道,阴阜全是自己的津液,裴锦夕盯着充血的小穴脸上爆红。

    万俟雅也没比她好到哪儿去,这会儿趁着没被她按着,赶紧挣扎着下了沙发。

    腿弯都打抖,身体显然非常喜欢裴锦夕的口舔,可万俟雅就是觉得今晚心里有疙瘩。

    无论如何也不该做的。

    睡裙都不顾不上捡,她只想赶紧跑,脚下却绊到茶几脚,软绵着身体不禁往前扑倒。

    “小心!”

    裴锦夕急忙伸手一拉,万俟雅重心不稳,向后一屁股坐她的大腿上,横倒美人怀。

    首-发:http://www.wuliaozw.com/ (ωoо1⒏ υ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