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酌 - 交颈而眠,呼吸缱绻。 镇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等到宋佳怡带着孩子有远走近,赵甄晓昏花的眼睛这才清明一点,认出那个长头发的小孩是白杨的儿子后,立刻朝着对面的白杨着急解释:“小白,开玩笑的,咱们可都是正经人,谁也不是什么真正的恋童癖。误会,误会一场。”

    “老师老了,胡乱说话,你别介意。”

    赵甄晓口中“真正的恋童癖”,是指喜欢强奸小男孩的成年人。

    他的意思是,白多多是男孩儿,根本不可能遭遇他们所讲的这种事,可白杨捏着拳头重重吸了一口烟,真心没觉得,喜欢诱奸小女孩的男人能比那种垃圾强到哪里去。

    说反感还是轻的,而是强烈的厌恶,甚至只是因为他看了自己儿子一眼,他还有控制不住的冲动,想要当场把赵甄晓扯进卫生间里,尝一尝米其林马桶尿的冲动。

    可惜没有想象中那种大快人心的场面,白杨也早就过了鲁莽的年纪,以前他曾是吊儿郎当的流氓纹身师,可以为了心爱的姑娘和人在天台决一死战,可现在他确是一言一行都被众人监督的白老师。

    尤其他有了要保护的妻子和孩子,他根本没可能在幼年的儿子面前使用暴力。

    他是个以身作则的父亲了。

    那天场面上白杨吸过半根烟后跟赵甄晓碰了杯酒,这事儿就算过了,但那天起身抱起儿子,拉着妻子的手离开餐厅时,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拳头因为太用力而在微微发抖。

    赵甄晓在无意中跟自己最得意的画家结下了梁子,但这梁子,只有其中一个人知晓。

    所以在数日后,白杨在国内再次见到“厉骞”,并从他口中得知对方要实施的计划时,他不需要去验证“厉骞”的DNA也知道。

    对面这个眉眼灼热的厉总,根本和他在伦敦见过的那个一脸世故冷漠的,不是一个人。

    当然,关于白杨为什么会即刻答应厉骞的要求,并尽职尽责,一年期间,陆陆续续在背后整理了许多自己能提供的证据给他,甚至曝光伯乐的黑料时,都不怕自己的事业受创。

    那时候厉骞和汤曼青都不知道。

    他们只是单纯地认为,对方很需要厉氏医药的股份去盘活自己丈人家的生意,尤其在事成后重金分成的诱惑下,将赵甄晓这种有污点的人从自己的关系网中清理掉,根本是非常顺水推舟的事情。

    白杨是个胆大妄为的赌徒,就像周氏的津哥一样。

    利字当头,没人会说不,何况他们一定会赢。

    可此去经年,等到耳鬓斑白,当他们这帮人再次有幸见面坐下聊聊时,才知道,缘分是多么妙不可言,人活一世,一个善字又有多重要。

    原来在很久很久之前,他们的关系网就已经像天上的星星,被提前写在了命运里。

    夜幕降临,金融街附近一如既往灯火通明,风快速略过楼下柏油马路上的几张废纸,腾空而起,随着半开的窗户偷偷潜入顶层的套房。

    四柱床上一对男女面容精致,交颈而眠,呼吸缱绻。

    即便天边云层深重,月光昏暗,也能窥见两人在被子下贴身厮磨的姿势。

    但这一次不是厉骞做了噩梦,而是汤曼青被床头手包内的轻微震动警醒,一片静谧中,她睁开眼睫,无声无息将手指伸进去。

    黑色的塑料外壳,蓝色的粗糙背光。

    是同邵怀玉分别前,他用力塞进她手中的联络工具。

    还是那种追查不到联络讯息的预付费手机,曾经这东西支撑了汤曼青受虐待时活下去的希望,但如今,好可笑,虐待她的人没了,这东西却像如影随形的正义枷锁,连同里面邵丽发给她的消息一样,让她倍感窒息。

    首-发:http://www.wuliaozw.com/(po1⒏ υ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