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柚 - 第108节 我妈才是女主角[八零]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钟小甜得知后,主动提出又她送郑媛媛去报道。

    “只要媛媛没有意见就好。”郑文广说完看向郑媛媛。

    郑媛媛一转头就看到那边一脸期待看着自己的钟小甜,这让她突然想起那几年她们在普城的日子,她忍不住心软,所以她很快就应了下来。

    钟小甜带着郑媛媛去报道的这天,母女俩恰好在学校门口碰到宋知知一家,看到满面红光,眉眼里都透着幸福的颜雨荷,钟小甜不由别过脸去,忍不住反思,如果当初自己不处处和她攀比,事情是不是就不会这样。

    宋知知看到钟小甜现在的样子,很是惊讶,也没隔几年,钟小甜怎么苍老了这么多。

    想到这里,宋知知不由偏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颜雨荷,早上出门的时候谢婷宜还调侃她们是姐妹花呢,想到这里,宋知知想,或许她该感谢钟小甜,让她妈做了这个“倒霉”的原女主?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两张番外,今明两天写出来就发,么么哒,

    第126章 、126

    宋知知和陆锦安的高中生活就这么开始了,因为还是在原来的学校,只是变换了教室,所以宋知知觉得这似乎和初中没什么区别。

    如果实在要说区别的话,大概是陆锦安从她的后桌变成了后后桌,一个暑假的时间,他又往上窜了不少。

    罗小蔚升学考发挥的不错,所以这次她们依旧同班。

    原本以为上了高中,班里的气氛就不会像初四那样紧张,但等高中的课程渐渐步上正轨,罗小蔚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大家这拼命的架势比初四还厉害,知知,我好怕跟不上进度。”罗小蔚语气有些慌张。

    “别担心,跟着自己的节奏走就行,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方法就好。”宋知知伸手轻轻拍了拍罗小蔚的肩膀,试图让她不要那么紧张。

    “原本以为初四紧张了一年,高中能让我缓一口气。”罗小蔚语气幽幽的说道。

    “一个假期你还没缓过来吗?”宋知知见她情绪似乎没有刚才那么紧绷,忍不住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

    “说道假期的事我就想发火,原本以为这次考的不错,我爸妈至少会给我什么奖励,结果没有奖励就算了,还天天让我辅导我刚上初中的表弟,这假放的让我反而更累。”罗小蔚说完一脸羡慕的看向宋知知,听说她去京市那边玩了一个多月呢。

    这话让宋知知一时不好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就在宋知知措辞的时候,后面传来陆锦安叫她的声音:“宋知知,你的乐谱落在我这里了。”

    “原来在你那吗,我就说昨天回去找了好久都找不到。”宋知知小声嘟嚷道。

    陆锦安听到她的嘟嚷,眼里的笑意越发明显:“嗯,估计是昨天我顺手装到书包了吧。”

    大概是在京城陆锦安和陆远战谈话后,陆锦安算是彻底放下了心里的某些包袱,现在整个人变得开朗不少,甚至还提出和她一起去学钢琴。

    陆锦安这样的提议,自然没人能拒绝,田馨马上就替他安排好一切事宜,所以两人课外的钢琴课又当起了同学。

    陆锦安把乐谱递给宋知知后,看着她回到自己的座位,脸上的笑意慢慢收敛。

    宋知知离开京城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比如阮虹来找过自己,希望自己不要跟朵朵争陆远战的东西。

    陆锦安到现在都还记得自己当时的神情,他朝阮虹冷笑一声:“既然那么怕我回来抢,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呢?”

    阮虹错愕的神情他至今都忘不了,他垂眸遮掩住自己眼里的情绪,他也是这时候才明白,自己心里是恨的。

    不管是陆远战快速娶了阮虹,还是阮虹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完全抹杀点家里母亲留下的各种痕迹,这些他都是恨的。

    “什么叫我不要和朵朵抢,那是爸的东西,他想给谁就给谁,不是吗?”虽然他没准备要陆远战的东西,但能用这事来恶心下阮虹,他觉得好像也挺爽的。

    看着阮虹离开的背影,想着她刚才怨恨的眼神,这一刻,陆锦安竟然觉得十分舒坦,原来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度。

    大概是阮虹回去说了什么,第二天陆远战又过来找了他,向他保证,家里所有的一切都有他的一份。

    “不用,你全部留给朵朵吧,我不需要那些,希望以后都不会发生昨天的事,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陆锦安不想以后自己回来读大学的时候,他们两口子还为这些事来找他。

    陆远战一向是自私的人,知道自己已经挽回不了他后,答应的倒也干脆。

    看着陆远战匆匆离开的背影,陆锦安不由轻笑一声,原本以为自己会难过,但这会看到他离开的背影反而觉得格外轻松。

    陆锦安想,或许是这一年来自己在安市获得了足够多的爱和安全感,所以终于对陆远战释怀。

    第二天,陆锦安没有告诉任何人,去了外婆家,他想,有些事总要面对的。

    见到他,外婆还是和以前一样,歇斯底里的骂他是扫把星,是灾星。

    再次听到这些话,陆锦安的心情十分平静,妈妈是他们唯一的女儿,所以她到现在也接受不了妈妈离开的事实。

    对于他的谩骂,陆锦安没有说任何话,听她发泄自己的不满,等她最后骂累了,陆锦安白缓缓开口:“妈妈不在了,我会替她照顾你们,如果有需要,可以打电话给我。”

    陆锦安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就离开了,走到门口,他突然回头看了一眼,原本靠着门的人突然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陆锦安没有多做停留,走出门口的时候他忍不住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往日有些灰蒙蒙的天空,今天显得格外的蓝,陆锦安忍不住扬了扬唇,他想,以后外婆的话再也伤害不了他了,他会照顾她,只是因为她是妈妈的妈妈,仅此而已。

    上课的铃声拉回陆锦安的思绪,老师踩着铃声进了教室,而后很快就听到宋知知叫起立的声音,陆锦安眼里的笑意不由加深,差点都忘了今天她值日,放学要记得和她一起倒垃圾才是。

    宋知知发现上了高中,大家都化身海绵,每天都在不停地汲取新的知识,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梦想努力。

    她上了高中后,颜雨荷渐渐把自己手里的工作分了出去,开始全心照顾她和问问。

    “妈,家里有人照顾我们,你不用放下工作的。”宋知知并不想颜雨荷牺牲工作来照顾他们。

    “妈妈只是暂时放下一部分工作,并没有完全放下,所以知知不用担心。”颜雨荷轻轻揉了揉宋知知的脑袋。

    事业对她来说虽然重要,但孩子一样重要,在她看来,高中是很重要的阶段,重要就代表着辛苦,颜雨荷在补习班里见到很多为成绩焦急的家长和学生,她深知,这时候不仅成绩重要,心态也更重要。

    宋知知闻言后轻轻把头靠在颜雨荷肩膀上,低声道:“妈你真好。”

    颜雨荷轻笑一声,轻轻替她捋了捋头发,柔声道:“虽然学习繁重,但你也要记得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钢琴和舞蹈课,颜雨荷原本想劝她要不要先搁浅一阵子,随后又想以她的性子,认定的事谁也劝不动,所以便没再开口说什么。

    大概是颜雨荷的投喂起了作用,高一一年,宋知知个子又窜了不少,体重倒是没什么变化,毕竟每天不仅运动量大,就连用脑量也很大。

    因为每天都安排的满满的,让宋知知觉得每天的时间都不够,以至于让她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高三。

    宋知知高三的这一年,郑媛媛也正式成了高中生。

    这两年,钟小甜经常时不时的来看她们,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强迫她和娇娇做各种事。

    没有人在耳边一直念叨要让自己和宋知知一争高下,郑媛媛真的轻松不少。

    早在之前,她就正视到自己对宋知知的嫉妒,这两年,她努力不去关注和打听宋知知的所有事,但还是从同学们口中听到很多宋知知的光荣事迹,比如考试又考了第一,又或者参加什么比赛得了奖。

    她原本以为高中这么紧张的时刻,宋知知会放弃钢琴和跳舞,但出人意料的是,她并没有放弃,每天坚持不懈的继续练习。

    关于这一点,郑媛媛是佩服她的,她已经决定暂时搁浅钢琴和舞蹈,因为她开始觉得学习变得吃力起来。

    她本就不是什么天赋异常的人,以前能跳过一级,不过是看着钟小甜天天监督的勤奋,现在她也算是认清自己的实力,同时也算是认清自己和宋知知的差距。

    这两年发生了很多事,比如郑文广,在去年有了交往的对象,这一举动,也算彻底打破了她心底的那一点小希望。

    她原本以为钟小甜会闹腾一番,没想到最平静的反倒是她。

    年初的时候,郑文广也终于松口,借了她一笔启动资金,但现在已经是九十年代,好多她认为是先知的事已经不在先知。

    看着郑文广有了新的对象说不难过时假的可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所以她也无力改变什么。

    钟小甜这次不敢眼高手低,踏踏实实的做小生意,虽然每天有进账,但她心里的难受没人理解。

    特别是偶尔看到颜雨荷,她心里的悔恨更是冒出天际,如果自己早点看开,不事事和她攀比,那现在郑文广身边的人依旧是自己。

    钟小甜想,这种意难平大概会折磨自己一辈子。

    到了高三,宋家人都开始重视起来,这年头考大学可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大家也怕他们的关注会无形之间给宋知知带来压力,所以宋知知在场的时候,他们都佯装一脸毫不在乎的样子,甚至对宋知知道:“不要紧张,就当平时的考试就好了。”

    宋知知看拍着肩膀的手还在轻微颤抖,不由轻笑一声:“嗯,我不紧张,我很放松的。”

    家里有高三生的田馨也很紧张,也悄悄到宋家来取经,大家坐在一起聊了一圈,才发现,似乎紧张的只有他们,两个当事人似乎一点都不见紧张。

    “或许这就是人家说的皇上不急太监急?”谢婷宜一脸的调侃。

    旁边的秦燕玲轻轻敲了敲她的额头,佯装发怒道:“你这可是把我们全都骂进去了啊。”

    “口误,一时口误。”谢婷宜笑着解释道。

    最后,宋远辉直接开口道:“我看两个孩子都是有成算的,咱们也就不要在这里瞎着急了,免得还影响到他们的情绪。”

    “话虽然这么说,但我心里就是紧张的不行。”田馨说完摸着自己的心口,里面的心脏跳的可欢实了。

    想当年她自己高考都没这么紧张过呢。

    “老头子说的对,咱们再紧张有什么用,这事还得靠他们自己,他们在前方考试,我们在后方做好后勤就是了。”秦燕玲怕他们的紧张反而给宋知知造成压力。

    想比他们的紧张,宋知知心里是迫切的希望高考快一点来,这次考完,又可以痛快的玩一场了。

    班上和宋知知一样想法的人不少,但大家的初衷却不一样,高考就想悬在头顶上的一把刀,他们不过是想这把刀快点落下来而已。

    在各种期盼下,高考终于来了,宋知知不由呼了口气,这次她终于能亲眼看到自己的高考成绩了。

    高考来临,最高兴的莫过于陆锦安了,因为这样离他期待的事又近了一步。

    高中三年,宋知知的成绩一直很稳,所以成绩出来后,宋知知好不意外的靠取了自己心仪的学校。

    陆锦安也同样考上了这所大学,被宋知知说中了,他们当不了同学,但会继续当校友。

    能继续再一个学校,陆锦安就觉得很满足了,他想,这离他的目标又近了一步呢。

    第127章 、127

    陆锦安的表白来的有些突然,但又好像在宋知知的意料之中。

    她不是傻子,这么多年的相处,自然也能察觉出他的情意来,但他从未说出口,所以她便假装不知道。

    没想到他会选择这个时机挑破,在他们即将毕业的时候。

    宋知知的沉默让陆锦安不由攥紧了自己的拳头,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听到旁边的人出声:“为什么是我?”

    “因为是你,所以是你。”陆锦安说着松开自己攥紧的拳头,手心已经被汗水打湿。

    陆锦安想,宋知知大概不知道她对自己的意义,她就像一道阳光照进自己灰暗的人生,然后带着他一点一点的从灰暗里走出来。

    宋知知偏头看他,眼里的笑意越发明显:“陆锦安,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暗恋我很多年了?”

    宋知知觉得陆锦安真的奸诈,这么多年的温水煮青蛙,自己已经习惯他陪在自己身边了,所以她怎么能够拒绝得了。

    她的笑意感染了陆锦安,他唇角的弧度不由放大:“宋知知,宋同学,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宋知知轻哼一声,然后别过头去:“这么敷衍的告白,就这么答应了,我是不是太亏了。”

    “本来我是打算再过一段时间再提这件事的。”毕竟这么多年他都等了,也不差这两个月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