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柚 - 第106节 我妈才是女主角[八零]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那到时候起过来玩,人多热闹,我们就喜欢热热闹闹的。”陆老爷子言语里满是对宋远辉和秦燕玲的羡慕。

    羡慕宋家一家的热闹,更是羡慕宋家的和睦。

    宋远辉明白陆老爷子的担忧,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儿孙自有儿孙福,你操心那么多做啥。”

    “也是,这次你们可要多玩一段时间,等下次过年我们老两口再去安市唠叨你们。”现在京城这边只有老大他们一家子,安市那边除了老二家,还有锦安,他们肯定选择去安市了。

    “那我们可等着你们过来了,到时候我们四个老家伙可以自己出去转转,安市那边好玩的还多着呢。”宋远辉笑着道。

    路说说笑笑的到了陆家,陆老爷子现在还住大院这边,这是宋知知两辈子第一次出入这样的地方,她有些新奇的四川扫了眼,随后看到身旁脸淡定的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伙子,你还是个红\三代,可以哦。”

    陆锦安有些不明白她嘴里的那三个字是什么意思,于是朝她看去,眼里满是疑惑。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宋知知简单的解释了下。

    陆锦安想了下,很快明白了宋知知的意思,这么说好像是挺贴切的。

    走到陆老爷子们的院子,宋知知就闻到一阵香味,那是麻辣的味道,陆家奶奶果然没骗她。

    陆锦安被她的样子逗笑,但还是有所顾忌的没有笑出声,伸出拳头抵在唇角轻声道:“走吧,先进去吃饭。”

    “锦安说的对,你们在火车上肯定没吃好,先吃饭吧。”陆家奶奶说完就去厨房张罗让人端饭菜上桌。

    宋知知洗了手也去厨房帮忙,看着放在那边的菜,色香味俱全,她心里乐开了花,之前还担心自己吃不惯京城这边的口味,没想陆家奶奶他们家的阿姨做的川菜这么绝。

    众人上了桌,按照惯例,大人们又相互客气了番,再互相商业吹捧一番,才正式开饭。

    桌上的菜很丰富,同时又照顾到所有人的口味,所以这顿饭大家都吃的很是愉快。

    宋知知连着吃了两碗饭才有些不舍的放下碗筷,不能再吃了,再吃下去就撑傻了。

    上辈子的宋知知饭量也不错,班上大多女生都是随便吃几口就饱了,她则是吃饱了还能再吃几口。

    好在学生时代消耗也大,虽然吃的多,但她也没长胖。

    “饭菜还合口味吗?”等大家都坐在客厅里聊天的时候,陆家奶奶拉着她的手问道。

    “特别好吃,陆奶奶,我都吃了两碗饭呢。”平时她只吃碗半的。

    “我们知知喜欢就好。”他们知道宋知知暑假会过来,特意让家里阿姨去学的川菜呢,看来阿姨学的很好。

    原本大家打算坐在一起随便聊聊就去休息,毕竟在火车上肯定是没休息好的。

    没想到陆远战家会这时候过来,看到客厅里的人,陆远战眼里满是惊讶。

    倒是她旁边的阮虹,很快反应过来,笑着看向陆锦安:“锦安,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提前告诉我们一声,好让你爸去叫你声。”

    说完对自己旁边的女儿道:“朵朵,叫哥哥。”

    小孩子的记忆力有限,年没见,朵朵已经忘了陆锦安,这会听到阮虹的话,有些抗拒的朝她身后躲了躲。

    阮虹脸上的笑容不变:“这丫头怕生,锦安你可别跟她一般见识。”

    坐在一旁的宋知知闻言不由皱了皱眉,陆锦安这后妈真是不般啊。

    陆老爷子也没想到陆远战会带着妻女过来,他看了眼那边的陆锦安,见他神色不变,心里也算松了口气,板着脸看向陆远战:“怎么突然过来了?”

    “朵朵想你们了,闹着要来看爷爷奶奶。”不等旁边的陆远战说什么,阮虹就把自己身后的朵朵拉出来往前推了推。

    嘴里还不忘道:“朵朵,你不是说想爷爷奶奶了吗?”

    陆家老两口见状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阮虹的心思他们不是不知道,之前直没点破是觉得没必要,但今天看情形,有些事还是说开了的好。

    见皱着小脸走过来的朵朵,陆老爷子有些不满的看了阮虹一眼:“行了,把孩子抱回去,不要勉强孩子做不喜欢的事。”

    阮虹脸上的笑容僵了下:“爸,朵朵没有不喜欢,大概是因为今晚有生人在吧。”

    陆老太太重重的哼了声:“什么叫生人多,赶情我们家还不能来客人了吧。”

    陆家奶奶着重了我们家三个字,说完她狠狠瞪了眼陆远战,这娶的什么搅家精,这开始看在还是个安分的,这两年越发不知道轻重来。

    “妈,阮虹不是那个意思。”陆远战连忙替妻子解释道。

    “她是什么意思我管不着,今天晚了,我们要休息了,你们也早点回去吧,”陆家奶奶说完看了陆远战眼,意思是催促他赶紧走。

    阮虹没想到公婆会直接赶他们走,纵然心里有些不情愿,但也知道自己的意愿在他们那里并不重要,于是有些不情愿的招呼朵朵准备离开。

    “行了,我知道你们三五不时过来打的是什么主意,今天我就明说了,我们两个老家伙以后的东西都是锦安的,这事远征和他媳妇也同意,你们就别打这些注意了。”

    “妈,你想多了,我们没这个意思。”陆远战有些慌了,他怎么也没想到爸妈竟然是这样想他们的。

    阮虹被这个消息震的有些头疼,这会还没缓过来,公婆有多少好东西她可是知道的,特别是婆婆,听说祖上有当大官的,所以值钱的珠宝首饰不少。

    可他们现在竟然告诉自己,这些都是陆锦安的,他们朵朵压根就没份,可是凭什么呢,都是陆家的子孙,难不成谁还比谁高贵不成。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陆远战的话,她顿时头更疼了,果然,在他心里,还是前妻的孩子最重要。

    “没这么想就最好,行了,你带他们回去吧,有锦安陪着我们就好,不用担心我们。”这算是实实在在的逐客令了,不管阮虹再心有不甘,也被陆远战拉着离开了。

    等着陆远战家离开,陆家奶奶不由轻叹一口气,看向宋远辉和秦燕玲:“让你们看笑话了。”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这算什么笑话。”秦燕玲一脸的不在意。

    “明天还要出去玩,今天早点休息吧,我带你们去房间,看看还需要什么吗?”陆家奶奶起身带他们去了客房。

    宋知知走了两步不由回头看向陆锦安,虽然他神色平静,但她的直觉告诉她,他这时候定很难过。

    第124章 、124

    陆锦安也说不清自己心里的情绪是什么,陆远战的到来让他惊讶。

    爷爷和奶奶的决定更让他惊讶,当然最让他惊讶的还是阮虹的心思,原来她惦记的竟是东西,而不是真心来看爷爷奶奶的,这一瞬间,陆锦安的心情十分复杂。

    陆锦安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坐了多久,直到旁边传来的脚步声,他一回头,就看到朝这边走过来的宋知知,他语气里满是惊讶:“不是去休息了吗?”

    “我好像有点认床。”宋知知一脸的不好意思。

    陆锦安闻言不由皱眉:“那怎么办?”

    “应该也没那么严重,我多在外面待一会吧,等会困了估计就能睡着了。”宋知知说完拉开他旁边的椅子坐下。

    宋知知也不完全是说谎,她是真的有那么一丁点认床的。

    直到她在身旁坐下,原本还有些愣的陆锦安突然勾了勾唇角,他大概知道宋知知这时候过来的动机,想到这里,他心脏的某个地方好像变得柔软起来。

    见宋知知用手托着腮,陆锦安突然开口道:“是不是很好奇我和我爸的关系为什么会这么差?”

    宋知知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神情并刚才放松了不少,于是朝他点了点头:“有那么一点点吧。”

    陆锦安突然笑了,这次宋知知第一次见他笑的这么好看,语气更是温柔:“这么勉强?”

    宋知知连忙摇头:“不勉强,一点都不勉强,我超级想知道的。”

    陆锦安垂眸轻笑一声,对面的小姑娘还在狂摇头,他连忙制止:“好了,不要摇了,再摇头都该掉了。”

    “我不摇了,那你讲吧。”他现在能愿意讲这些了,那就证明他放下了吧,宋知知如是想道。

    “我妈过世之前,我其实很喜欢他的,正确的说,更多的是崇拜,哪怕是一句微不足道的夸奖我都能开心好久。”陆锦安说话的时候忍不住把视线投向窗外,外面的黑暗好像给了他勇气,让他能把这些说出口来。

    即使他停顿下来,宋知知也没有催促他,一直耐心的等着他继续。

    “直到我妈过世,他很快就再娶,这件事成了我心中的刺,你知道吗,我妈是为了保护我才会过世的。”说道这里,陆锦安的语气里满是隐忍。

    陆锦安后来经常想,如果那天他没有突发奇想的去凑热闹,妈妈就不会跟着一起去,后来更不会因为为了保护他而离开。

    理智上陆锦安知道发生踩踏事件,不该去怪谁,但每次他都会忍不住想,如果不是他非要去,那这件事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那段时间,他原本就因为自责而精神恍惚,再加上外婆的话,让他差点动了轻生的念头。

    那时候他也会因为外婆的话而忍不住怀疑自己,他是不是真的扫把星,妈妈生他的时候,差点难产,而如今更是自己害得她离世,现在想来,那段日子是他自己这么些年来过得最灰暗的日子。

    好在爷爷奶奶他们没有放弃,就在他努力正式这只是一个意外的时候,陆远战宣布他要再娶的事。

    那时候的他是愤怒的,妈妈过世的这段时间他想了很多,想到这些年家里所有的事几乎都是妈妈在操持,更多的是妈妈在付出,而他们在享受。

    妈妈过世才多久,他竟然急着再娶,大概陆远战也意识到自己在上段婚姻的不作为,所以再婚后的他回家的次数多了,甚至还会主动分担家里的事。

    目睹这一切的陆锦安只觉得心冷,妈妈生前最渴望和期待的事,他就这么给了别人。

    阮虹似乎恨不得立刻抹杀掉家里另一个人女主人的痕迹,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这样的举动让陆锦安很不喜,他不知道阮虹这样的举动陆远战有没有察觉到,或许察觉到了也觉得不是大事,到了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他们父子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来深,所以便搬到了爷爷他们这边。

    阮虹虽然出口挽留,但陆锦安看的出她眼底藏着的欢喜,也是这一刻,让陆锦安意识到他没家了,妈妈不在了,所以家也不在了。

    宋知知听着他平静的说完这些话,一时间除了心疼好像就没别的情绪了。

    该去指责陆远战吗,可是她又该用什么样的立场去指责呢?

    陆锦安说完喝了一口水,而后看向旁边沉默的宋知知,温声道:“这就是我和他亲近不起来的原因,你会不会觉得我自私?毕竟很多人都觉得再娶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当时陆远战再娶的消息传开,除了家里人,外面所有人都是一脸正常的样子,仿佛他才是不正常的那个人。

    “当然不会,你爸做的本来就欠妥当,没人阻止他再婚,但这之前,至少应该和你好好沟通一番吧。”宋知知觉得这才是正常人的做法。

    “是啊,我当时又这么想,如果他事先和我一声,或许我就不会这么排斥,但后来发生的事,让我觉得之前的想法有多可笑。”明明他答应过不会那么早要孩子,等他真正接受的时候再说,结果呢,才过多久,阮虹肚子就大了,这次陆锦安是真的对他失望。

    “不是每对父母都是好父母,所以你想开一点。”宋知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嗯,我现在已经想通了,他们一家三口过他们自己的日子,我过我自己的,我还有爷爷奶奶,小叔小婶他们。”陆锦安想,没有希望自然就不会有失望,所以他很早就不对陆远战抱有希望了。

    陆锦安说完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然后起身:“不早了,坐了那么久的火车肯定很累的,早点休息吧。”

    这次宋知知没有拒绝,起身朝客房走去,刚走几步,身后的人突然叫住她:“宋知知。”

    “嗯?”宋知知回头有些不解的看向他。

    “谢谢你。”陆锦安虽然说的有些没头没脑,但宋知知很快就明白他的意思,她扬了扬眉头:“不客气,下次还有什么事可以继续找我,我是最好的听众。”

    陆锦安脸上染上笑意:“好。”

    回到房间,宋知知虽然很是疲倦,但却依旧没有睡意,脑子里回荡的全是刚才陆锦安的话。

    陆锦安也是一脸的清明,和宋知知说完以后他发现有些事说出来真的好受许多。

    想到明天还要带他们出去玩,他便开始酝酿睡意。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阮虹到家后,便开始质问陆远战:“你什么意思,陆锦安是你儿子,朵朵就不是女儿了吗?”

    “所以你想说什么?”陆远战语气里满是不耐。

    “你爸妈那话是什么意思,凭什么东西都是陆锦安的,朵朵也姓陆。”说道最后,阮虹的语气开始变得尖锐起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