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柚 - 第4节 我妈才是女主角[八零]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殊不知每次队里每次有人寄钱回来邮递员都回来队里喊,所以这事压根就瞒不住,好在这时候她已经在公社当老师,自己手里也有工资,便把郑文广寄回来的钱买成各种东西送到郑家去。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着,她冷眼看着聂小萍说是今年日子不合适结婚,结婚的事明年再说。

    颜雨荷知道聂小萍对自己越发不满意,毕竟郑文广现在在部队大小是个官,什么样的对象找不到。

    她也想过退婚,可是看着病中母亲期盼的眼神,所有的话又都咽了下去。

    落水那天是因为她刚收到郑文广的信,他说他已经打了结婚报告了,很快就能回来娶她了。

    大抵是在废品站淘的那几本书看了太多次,她脑子里竟在思考她和郑文广之间到底有没有爱情,想到这两个字后她又忍不住笑自己矫情,果然是日子好过了,心思就活络起来了吗?

    想的太入神,一脚踩空掉进水里她才惊觉发生了什么,就在她挣扎的时候,很快就有一双大手拖着她去了岸边。

    衣服被打湿,岸边的风一吹过,颜雨荷冷的不由打了个哆嗦,随后就听到头顶传来一道温和的男声:“别怕,这件事我不会说出去的,你就说是你自己爬起来的,没人看到。”

    被冻僵的颜雨荷缓了两秒才明白他的意思,随即低声向他道谢。

    走了很远颜雨荷忍不住回头看向河边,宋前进的身影隐匿在大树后面,不仔细看压根就看不出来。

    没想到救自己的人竟然会是宋前进,更没想到队上人嘴里的混子会有那样干净的声音。

    原本以为这只是人生中的一个小插曲,因为郑文广的信,颜雨荷便开始收拾心情准备待嫁,却没想到宋大旺和胡招娣两口子会跑到家里来提亲。

    颜雨荷到现在都还能记得母亲有些绝望的表情:“雨荷,你告诉妈,他们这是胡说八道是吧。”

    那一刻,颜雨荷恨死宋前进了,他明明不是说过不会告诉别人吗,现在这样又是什么意思?

    耳边不断传来胡招娣和宋大旺的声音:“我们家虽然穷,但该负的责任还是要负的,大妹子你就放心,你家闺女以后就是我们闺女。”

    听到这里,颜雨荷不由冷笑一声,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免费说个媳妇吗?还有宋前进,原来那天他的话就是为了先稳住自己,然后让家人来逼亲吗?

    颜雨荷不是没想过鱼死网破,可看着母亲一脸惶恐的去郑家道歉退婚然后商量和她商量宋前进的婚事,那一刻,颜雨荷生出一种无力感,算了,她高兴就好。

    颜雨荷到现在还记得事后赶过来的宋前进,他眼里的诧异和震惊不比自己少,有那么一瞬间,颜雨荷觉得这事他是无辜的?

    很快颜雨荷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这件事除了他们俩当时并没有其他人在如果不是他又是谁说的呢?

    很快就到了结婚的那天,颜雨荷记得那晚他抱着自己不断喃喃:“雨荷,你相信我,那件事不是我告诉他们的,真的不是我。”

    颜雨荷眨巴了下有些酸涩的眼角,整个人从回忆里抽离出来,这么多年,颜雨荷对宋前进也有所了解,知道是个敢作敢当的人。

    但是她却不敢去深思当年的事,毕竟这些年支撑着自己恨意的就是那件事。

    想到今天知知对宋前进的改变,颜雨荷想就算为了给知知一个正常的生长环境,她也该试着改变。

    一夜无眠,天蒙蒙亮的时候颜雨荷就起身做早餐,刚出房间就看到同样起身的宋前进。

    “知知爱吃国营饭点的包子,我出去买几个回来。”说着似乎怕她拒绝,不等她说话,宋前进就直接出了门。

    颜雨荷站在原地发呆,爱吃国营饭店包子的是她而不是知知。

    宋知知一直躲在门内偷听外面的动静,直到外面没了声音她才悄悄回到床上。

    早饭的时间因为宋知知忙着想事情没说话,所以桌上只有大家吃饭的声音,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

    门刚开就传来郑媛媛尖细的声音:“宋知知,快点,我爸开车带我们回乡下。”

    第6章 、06

    当年因为聂小萍“遗憾”颜雨荷和郑文广没能成夫妻,为了弥补遗憾,便认颜雨荷做干女儿。

    颜雨荷的母亲本来因为退婚的事觉得对不起郑家的人,没想到郑家的人不仅不怪罪,还主动提出要收颜雨荷做干女儿,这让她怎么不感激。

    在清泉大队人眼中,郑家人可太厚道了,被退婚了还主动提出让颜雨荷做他们家的干女儿,这颜雨荷上辈子不知积了多大的德。

    这样的情况下,颜雨荷知道自己要是拒绝那就是不识抬举了,所以就这样莫名多了一门干亲。

    对于聂小萍的动机,她着实不解,她一向不喜欢自己,自己退婚她不应该高兴才是吗?为什么非要弄出这个干亲来呢?

    见宋知知一家人都愣着,郑媛媛有些不悦的跺了跺脚:“颜姨,你们快点啊,我爸爸他还在地下等着呢。”

    宋知知有些莫名的看了她一眼:“你们一家回乡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宋知知,你个小没良心的,我们回乡下看奶奶,你们难道不该去吗?”郑媛媛觉得她奶说的果然没错,这母女俩就是白眼狼。

    “哎,媛媛,你说什么呢,你爸是让你来问知知他们要不要回去的?”这时候姗姗来迟的钟小甜一脸嗔怪的看向郑媛媛。

    “我们今天还有事,就不回去了,我昨天买了麦乳精,小甜你帮我带回去给干妈。”虽然认了干亲,但这些年颜雨荷也只是和郑家人保持着面子情。

    “雨荷你真不回去啊,妈他们念叨你好久了,今天刚好文广借了单位的车回去,要不你就和我们一起吧。”钟小甜伸手接过麦乳精,嘴里不忘继续邀请道。

    颜雨荷摇了摇头:“不了,下次有时间我再回去,帮我和干妈带个好。”

    见说不动颜雨荷,钟小甜又把视线移到宋知知脸上:“知知,你干爹昨天回来了,现在在下面开车,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回乡下看奶奶?”

    宋知知觉得自己脑子有点被绕晕,郑文广妈是颜雨荷干妈,那郑文广怎么又成了自己干爹,原主的记忆自己现在还没接收完全,所以她也不知道这其中都发生了些什么。

    但这并不妨碍她拒绝钟小甜的提议:“不了钟姨,医生让我多休息,我现在还觉得头晕呢。”

    “行吧,那等我们从乡下回来再一起吃饭聚一聚,媛媛,我们要走了,和颜姨知知她们拜拜。”

    郑文广坐在车里见只有钟小甜牵着郑媛媛下来,不由蹙眉:“雨荷他们不回去?”

    钟小甜打开车门和郑媛媛一起坐在后排,语气满是无奈:“雨荷估计还在和妈使性子吧,过年的时候妈提了些以前的事,雨荷当时就不太高兴。”

    “是吗?”郑文广知道以前他妈确实不怎么喜欢颜雨荷,但后来两家婚约作罢收干亲也是她妈主动提的,怎么看来这并没有缓和两人的关系呢。

    “可不是,雨荷性子倔着呢,”钟小甜说完不由打量驾驶台的男人,他现在转业回来了,接下来就等着他创业带他们一家过好日子就成了。

    “颜姨和宋知知都是白眼狼,奶对她们那么好,她们却不愿意回去看奶,要是没有奶,他们一家还在乡下呢。”郑媛媛一脸愤愤不平的开口道。

    “媛媛,小孩子不许这么没礼貌。”钟小甜虽然在呵斥郑媛媛,但余光却一直在观察郑文广的神情。

    她记得书里的郑文广对颜雨荷百依百顺,无条件的好,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当时她会说服郑家的人帮忙把颜雨荷调到城里来教书,说是和自己作伴,其实是自己不放心,想着大概只有人在她眼皮子下她才会放心,所以她就提议让郑建军帮忙运作把颜雨荷调到城里来。

    包括让宋知知认干亲,郑文广本命年那年有次演习受了伤,她借故去找了大师,然后顺理成章的让郑文广收了宋知知做干女儿。

    虽然成功让颜雨荷另嫁他人,自己也顺利的嫁给了郑文广,但每每想到书里郑文广对颜雨荷的各种深情都让钟小甜内心深处有丝惶恐和不安,所以她决定和颜雨荷一家保持密切的关系。

    这几年郑文广从来都没提过随军的事,这让钟小甜内心更加不安,毕竟书里郑文广可是一结婚就接了颜雨荷去随军。

    郑文广不提随军的事,钟小甜自然不会主动提及,偶尔忍不住也会暗示此时,但郑文广却愣是没听出来,钟小甜不知道他是真的没听出来还是故意装傻,她告诉自己不随军就不随军,反正离他转业的日子也不远了,现在,自己终于盼来他转业的这一天了。

    郑文广倒是不知道这些弯弯绕绕,当初也是凑巧,他回来准备和颜雨荷结婚的时候在车站救了钟小甜,钟小甜虽然是城里姑娘,但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爹,后妈为了彩礼想把她嫁给一个二婚头。

    回到乡下后郑文广才知道颜雨荷退婚的事,虽然有些遗憾,但他也知道事已成定局,于是他准备等颜雨荷成婚再离开。

    不想会遇到来乡下探亲的钟小甜,更没想到两人说话会被他妈看见,也让他妈起了其他心事。

    除了颜雨荷,和其他谁结婚好像也没差,所以在聂小萍提议和钟小甜订婚的事,郑文广想了下就答应了,以前他一直认定颜雨荷是自己的媳妇,现在颜雨荷结婚了,所以自己媳妇无论是谁都没差。

    就这样,郑文广和颜雨荷前后脚相差一个月结了婚,家里人对钟小甜印象都不错,在她提议让家里帮忙让颜雨荷调去城里后,家里人对她的感官更好了,觉得这真的是个难得的好姑娘,心思豁达,不小家子气。

    郑文广也觉得钟小甜挺好的,至少没有因为他和颜雨荷之前的婚约对颜雨荷有意见。

    虽然结婚几年,但郑文广对颜雨荷还是一如既往,毕竟从小对她好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再加上知知还是自己的干女儿。

    但颜雨荷自从结婚后就开始避嫌了,不管自己给她寄了什么她都不会收或者退回来,好在后来钟小甜主动把这事接了过去,说颜雨荷会这样,是因为宋前进介意,毕竟他们两人之间曾有过婚约。

    因为每年只有一次探亲假,所以算起来郑文广也快有七年没见过颜雨荷了,所以对于宋前进的介意感到十分的不屑,一个男人,竟然连这点心胸都没有。

    “对了,我跟雨荷他们约好了,等我们从乡下回来我们两家人一起吃个饭,现在你转业回来了,以后咱们两家更要多走动了。”钟小甜一脸笑意盈盈道。

    “这些年辛苦你了,小甜。”这句话郑文广说的真心实意,自己一直在部队,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这一切,都多亏了钟小甜。

    “说什么辛苦,这本来就是该我做的。”说完钟小甜故作羞涩的垂下眼睑。

    “爸爸,那你以后可以开车送我去上学吗?”郑媛媛眨巴着眼睛看向前面的郑文广,到时候班上的人肯定会羡慕死她的。

    “当然可以,你和知知一个班,爸爸一起送你们。”因为颜雨荷父亲弥留之际自己答应会好好照顾她,就算她嫁给别人,郑文广依旧没能忘记自己之前的承诺。

    “宋知知跟她妈妈一起,不用爸爸送。”她才不要和宋知知一起呢。

    “好,那爸爸送你一个人行了吧。”对于女儿的要求,郑文广一般不会拒绝。

    “耶,谢谢爸爸,我就知道爸爸最好了。”郑媛媛一脸欢呼。

    钟小甜见状,脸上的笑意越发明显。

    因为钟小甜母女这个插曲,家里的气氛仿佛凝固了一般,最后还是宋知知打破沉默:“妈妈我们今天在家做什么啊?”

    “妈妈要批改作业,知知想做什么?”颜雨荷替她整理了下头发。

    宋知知想了想转头看向旁边的宋前进:“爸爸今天出去吗?”

    宋前进摇了摇头:“爸爸这几天都会在家。”他们跑车是跟着跑长途,一般回来后都会休息个三五天才继续。

    “妈妈要批改作业,我们包点饺子吧。”三月份的天气包了饺子能放个两天,她明天早上想吃蒸饺。

    “行,那我们先去买面粉和肉。”现在买东西不需要票了,大家一般都是现吃现买。

    等到父女俩出去买包饺子的材料,颜雨荷坐在桌前批改作业,刚翻开作业本脑子里就想起那天钟小甜的话,宋前进真的介意她以前和郑文广的婚约吗?还有落水的事,既然决定给知知一个正常的成长环境,那有些事确实该说清楚不能憋在心里才是。

    宋知知看了一眼旁边目不斜视的人突然出生道:“爸爸,妈妈是不是不喜欢回郑媛媛奶奶她家啊?”

    对于聂小萍,宋前进也是不喜的,倒不是她是因为郑文广母亲的原因,而是因为当年认干亲的事。

    她明显不满意颜雨荷这个媳妇人选,却又在那时候提出认干亲的提议,她倒是得了好名声,却没想过颜雨荷的感受,那样的情况下她能拒绝吗?她要是真的拒绝,估计队上人都该说她不识抬举了,她为了博得好名声,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就凭借这一条,就足够宋前进不喜了。

    更何况宋前进还猜测宋大旺他们会背着自己直接去颜雨荷家里提亲也跟聂小萍脱不了关系。

    见宋前进不说话,宋知知不由晃了晃他的大手,佯装不悦道:“爸爸,我问你话呢。”

    宋前进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道:“那知知喜欢聂婆婆吗?”

    宋知知直接脱口而出:“不喜欢。”

    “那就对了,你不喜欢的人妈妈自然也不喜欢。”宋前进笑着道。

    宋知知蹙眉,想着刚才脱口而出的话,那应该是原主的本能吧。不过人的第一反应最为真实,看来这里的郑文广母亲并不是书里那样的慈祥,也是,毕竟自己现在又不是她亲生孙女。

    宋知知敲了敲脑袋,再次告诫自己不能再用书里的描写来判定一个人,现在一切都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第7章 、07

    郑文广开着小车带着妻女回去的事很快就成了大家嘴里热议的话题。

    说起郑文广,大家又不可避免的提起了颜雨荷,看着现在风光的郑文广,大家不由摇了摇头,表示颜雨荷没有福气,当初要是没有落水那事,现在跟着郑文广风光的人可就是她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