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与魂授 - 阿云,轻点擦,我脸疼 她是大灰狼(囚禁)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楚懿听到“白白嫩嫩”四个字,已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惶恐的咽了咽口水,已经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正所谓多说多错,这女妖精道行太高,根本不是对手啊!

    他这边诚惶诚恐,惴惴不安,傅晴云却是潇潇洒洒的坐回了原位,继续吃饭。

    两人各怀心事,沉默不语,再也没有人说第二句话,只有那吱呀吱呀的风扇声,在沉闷寂静的房间里悠悠吟唱。

    陆绎想着待会儿,女妖精打算如何给自己洗澡,又会不会给自己松绑,自己又该如何趁机逃脱。

    傅晴云则是想着,待会儿要是洗起澡来,该怎么防止楚懿逃脱。

    端个水桶过来擦擦身?这是最简单的方法。

    不过,楚懿出了一脑门的汗,感觉还是有必要洗个头的。

    但是楚懿这小子倔得很,待会儿肯定是非暴力不合作,给他洗个澡,自己恐怕得出一身汗。

    电晕了洗,似乎也不错,这样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摆弄他了。

    虽然少了点欺负人的乐趣,但是省时又省力。

    唉,真是好纠结啊……

    如果此时给两人加个特效,那被吊起来的楚懿,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而正在吃饭的傅晴云,则是一只兴奋的大灰狼,且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邪恶的气息。

    楚懿看着时而微笑、时而皱眉的少女,一种不祥的预感慢慢爬上了他的脊背。

    傅晴云想的这些方案,楚懿也想了,他觉得醒着总比睡着好,要是没了知觉,那岂不是随她摆弄了吗?

    万一她趁机欲行不轨之事……

    不行了,他已经不敢往下想了。

    所以,他决定先发制人,用极尽讨好的语气道:“阿云,你放心,我一定乖乖听你的话,等会儿能不能……”让我自己洗,我保证不跑。

    可惜,从楚懿张口的那一瞬间,傅晴云就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了。

    因此他的后半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她出声打断道:“不能。我是你的主人,一切都听我的!”

    楚懿被噎了一下,难道这小变态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他话都还没说完,就惨遭拒绝,未免也太没人权了吧?

    他越想越气,憋了一肚子火,却又奈何不了她,只能睁着一双青黑色的熊猫眼,狠狠瞪她。

    傅晴云对他喷火般的视线攻击,浑不在意,随便扒拉了两口饭,就算是吃完了。

    楚懿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把剩菜剩饭收走,跑到隔间打水去了。

    唉!等等……你就不打算再喂我两口吗?

    傅晴云当然不打算喂了,喂饱了他,好有力气逃跑?

    她可不傻,饿不死就行了。

    难道绑了人,还要当个祖宗一样供起来?

    楚懿看着她头也不回的背影,在心中扎小人道:真是好绝情一女的!

    这大热天的,她也没打算烧水,就装了一桶冷水,提到楚懿面前,二话没说,就开始脱衣服了。

    楚懿满脑门的感叹号和问号,惊得眼球都要掉出眼眶了。

    他很想说你无耻你下流!

    可是他对着傅晴云“你你你……”了个半天,都没你出个所以然来。

    还是傅晴云摸了一把他的小脸道:“乖乖听话,不要无理取闹。”

    楚懿简直要被她气死!谁无理取闹了?明明是她无理取闹!

    傅晴云不愧是行动派,动作干净利索,唰唰两下,就把楚懿胸前的衬衫扣子全解开了。

    少年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雪白的胸膛剧烈起伏,两点红樱挺立,十分诱人。

    只见傅晴云拧了一把沾湿的毛巾,替他抹了把脸道:“怎么,本主人亲自伺候你,还不满意?”

    楚懿只觉得这狠心绝情的女人是在趁机打击报复,明明是一条十分柔软的毛巾,都被她搓得好似要剥去自己一张面皮。

    可惜他在这女人手里吃了太多亏了,已经不敢再逞口舌之快了。

    他一张嘴蒙在帕子里,含含糊糊道:“阿云,轻点擦,我脸疼……”

    傅晴云挪开帕子,盯着他红艳艳的薄唇和哀求的眼神,挑眉道:“那你的脸皮还是不够厚啊……”

    楚懿:……我有一万句MMP,且一定要讲!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