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与魂授 - 老狐狸封晏洲 她是大灰狼(囚禁)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傅晴云是被秘书长领进办公室的,说起来,两人还算熟人,但也仅仅是面熟而已。

    封晏洲的秘书长戴了一副黑框眼镜,她一说明来意,男人就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的带她上楼了。

    “来了?”听见开门声,正在浏览合同的封晏洲,抬头看来,一眼就瞧见了浅绿衣裙的小姑娘。

    秘书长将人带到,便算完成了使命,朝封晏洲鞠了个躬,就把厚重的铁门给带上了。

    办公室的装束既简约又豪华,宽敞的空间里并没有太多的赘饰,一切都以实用为主。

    傅晴云站在门边,冷冷看他:“封总日理万机,怎么突然想起我来了?”

    封晏洲的皮相生得极好,叁十多岁的人了,往那儿一坐,身姿挺拔,脊背宽厚,宛如一颗参天大树,俯瞰众生。

    他没有近视,却戴着一副细边的银框眼镜。

    只因少女曾说他是斯文败类,衣冠禽兽,戴个眼镜最合适不过。

    他便戴了她最喜欢的银框眼镜,且一戴,就再没有取过。

    “火气倒是挺大。”封晏洲亲自为她倒了一杯甜牛奶,递给她道:“来,喝杯牛奶消消火。”

    他记得她的一切喜好,比如甜牛奶,要越甜越好,浓浓的散出奶香。

    傅晴云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一面喝着牛奶,一面等他开口。

    但封晏洲却坐在她的对面,只顾着仔细打量眼前这位阔别半年的小姑娘。

    他心爱的小姑娘,似乎长高了,也变漂亮了,只有眼神一如既往的冰冷。

    直到一被牛奶喝了大半,他才慢慢开口道:“你不是退圈了吗?怎么又绑了个男孩?”

    傅晴云就知道,这男人虽然从未联系过她,却在暗地里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毕竟,她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得意之作,他说了放手,又怎么可能真的舍得放手。

    “看他好玩,就绑了。”傅晴云随意敷衍道。

    她做这事的确是冲动了些,但也并不是完全没做准备,楚懿是她精挑细选出来的对象,她要为他编织一个完美梦境,让他心甘情愿作自己的斯德哥尔摩情人。

    男人沉吟了半晌,问道:“那你,可需要我的帮助?”

    她想得简单,封晏洲却比她想得长远,一个人即便再闭塞,只要想生存,都需要跟外界接触。

    楚懿爹不疼娘不爱,如野草般自由生长,人际关系简单,也没有与人聊天的习惯。

    这样的人,失踪个一天两天、一周两周或许没有什么问题,但时间再长一些,难免不出错乱。

    总会有人发现,好好一个人大活人,就这么人间蒸发、悄声匿迹了。

    封晏洲心思缜密,办起事来滴水不漏,他明面上是流芳大厦的老总,背地里的灰色产业才是主要的盈利点。

    此人手段通天,从不做亏本的买卖,与他做交易,无异于与虎谋皮。

    傅晴云听他这么一提,就知道面前的老狐狸是想借着替她“擦屁股”的机会,重新将自己往火坑里拉。

    她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封晏洲看她态度坚决,也没再劝她,他今日不过是表个态,抛个饵,至于鱼儿上不上钩,他有的是耐心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