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与魂授 - 喂水 她是大灰狼(囚禁)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此念一出,楚懿自己先被吓了一跳,他闭上双眼,恨不得像唐僧那样念上一段清心咒,祛除脑海中蠢蠢欲动的杂念。

    谁知刚一闭眼,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场景,一滴水珠、一缕黑色的湿发、一截白皙诱人的脖颈,像魔咒一般在脑海中不断清晰起来。

    放大、放大再放大,那是一片白如凝脂的皮肤,他甚至找不出一个毛孔、一根毛发,好似美玉无瑕、浑然天成。

    舔一口,应是极妙的……

    那欲念仿佛在他的脑海里生了根,他越想祛除,反而越加强烈,如拔苗助长般,在他的脑海中肆意疯长。

    心中的魔鬼对他说:想舔一口没什么的,你只是太渴了,求生是人类的本能,你不是还想喝她的洗澡水吗?

    心中的圣人却对他说:这是妄念,你大可以向傅晴云讨杯水喝,不要被她美丽的外表迷惑了。

    楚懿太清楚了,那一刻滋生的,不仅仅是对水的渴望,更是对美色的渴望,他已经分不清,究竟是求生欲重,还是情欲更重了。

    但他确定的是,那一刻他在渴望她。

    楚懿承认这件事实的同时,也在心中唾弃自己。

    他本该痛恨她、厌恶她的,她不顾自己意愿,将自己囚禁在这里,甚至玩弄自己、侮辱自己,她态度暧昧的践踏着自己的自尊。

    一切种种,他本该……

    “想什么呢?”少女疑惑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头发已经被她擦得干了大半,不再湿哒哒的滴水了。

    楚懿怔怔地看着她,如梦初醒,他张了张嘴,有些吃力地吐出一个字:“水……”

    他的声音沙哑的厉害,像是两片磨砂纸凑在一起相互摩擦,微弱到无法分辨。

    傅晴云只能根据他的唇形判断他到底说了什么,于是重复道:“水?”

    楚懿点点头,期盼的看着她,像只落魄的流浪猫小心翼翼地看着路过的行人。

    傅晴云笑了:“我喂你?”

    看似是个问句,语气却不容拒绝。

    此时的她就像一个谢绝讲价的狡猾商人,因为她知道没有人能够拒绝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譬如现在,对于渴到极致的楚懿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事能比喝上一口救命水更为重要了,他早就失去了与她讨价还价的资本。

    她喂就她喂吧。

    楚懿也没指望她能给自己松绑,便有些疲惫的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傅晴云喜欢他服软的态度,乖顺得让人想要摸摸他的头,看看他的发顶是不是也这么软。

    等她再回来时,手里已经端了一杯水,用一次性杯子装得满满的。

    因她走得快,杯子里的水便不可避免地撒了出来,水珠撒在她虎口处的手背上,沿着皮肤的纹理缓缓滑落。

    楚懿的眸子深了深,又开始口干舌燥了。

    傅晴云见他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水杯看,便起了逗弄少年的心思,她冷声命令道:“闭上眼睛。”

    楚懿依言闭眼,然后唇上便传来一点儿湿润感,像是柔软的花瓣、又像是轻盈的羽毛。

    他还没来得及思考唇上的触感究竟来自何物,就被一条丁香小舌灵巧地顶开了唇瓣,接着是一股甘泉流入口中。

    他下意识张口接住,神情贪婪而满足,清凉的液体充斥口腔的那一刻,他像濒死之人得到救赎,又像黑暗中的独行者窥见光明。

    傅晴云舔舐着少年的舌尖,像游蛇一样纠缠它,像狩猎一样追逐它,像情人一样挑逗它。

    楚懿第一次知道,原来接吻还有这么多技巧,这么百转千回、令人沉沦。

    他仿佛成了她的俘虏,只能任其摆布。

    突然,水流消失了、游舌也消失了,少年意犹未尽地睁开双眼,目光失神的看着她,似疑惑、又似留恋。

    仿佛在说,这就结束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