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与魂授 - 宝贝 她是大灰狼(囚禁)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傅晴云看楚懿哭得可怜,难得善心大发道:“别哭啦宝贝,我帮你把口枷取下来如何?”

    她叫他“宝贝”时的眼神看起来格外温柔,仿佛他真是她放在心尖尖上疼爱的人,与之前狡猾又霸道的形象简直判若两人。

    楚懿突然停止了哭声,睁着泪汪汪的大眼睛看她,脸上又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绯红,也不知是为自己在女生面前哭鼻子而难为情,还是为她的那声宝贝而感到难为情。

    傅晴云说到做到,见他不哭了,立马就把那个被他含得湿漉漉的玫瑰口枷取下来了。

    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

    难道这女魔头吃软不吃硬?竟然怕自己的哭。

    那自己要不要再接再厉,继续哭着求她放过自己?

    可这念头一起,又被楚懿掐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自己刚刚哭得鼻涕眼泪一把抓,已经够丢丑了,万一哭了她也不肯放过自己怎么办?那可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而且,看着肩头衣裳湿了一大片的傅晴云,他心虚得连她的眼睛都不敢再看了,生怕从里面看到她无情的嘲讽。

    少年眼神躲闪,但傅晴云却是一瞬不瞬打量着他,先前哭得太凶,这会儿突然止住,难免有些嗓子痒,他小声地清着嗓子,发出似咳似呛的呜咽声,鼻子也跟着一吸一吸,活像个受尽委屈的小媳妇,真是可怜又可爱。

    傅晴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正打算替他擦擦眼泪,顺便安抚一下少年受伤的心灵。

    谁知刚一伸手,反倒将楚懿吓了一跳,他几乎是下意识就要偏头躲闪,神情慌张得宛如一只惊弓之鸟。

    我有这么可怕吗?

    又想到之前楚懿骂她变态、疯子,不禁有些好笑,然后又有些自恋地想:就算她是变态、疯子,那也是世界上最美的变态、疯子。

    尽管看出了少年的不愿,傅晴云还是坚持已见,非要替他擦眼泪,只不过这次用了点强——她一手用力的扳着少年下巴,一手霸道而蛮横地替他拭去脸上的泪水,实在是算不得怜香惜玉。

    楚懿知道拗不过她,干脆眼一闭,随她去了。

    擦完眼泪,傅晴云突然有些拿他没辙。

    本来,为了今晚能玩得尽兴,她可是做了不少准备,谁知自己这“十八般武艺”还没来得及施展,自己就先心软了。

    “唉……”傅晴云长叹一声,忍不住有些头痛,刚刚也不知道怎的就触及了少年的伤心事,哭得跟死了爹妈一样难看,先前的那点绮丽心思,早就被他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哭给冲得烟消云散了。

    回头再想想,楚懿也不过是个外表坚强的可怜人罢了,反观自己,又何尝不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可怜人呢?

    这人啊,就是不能回想伤心事,否则,一想起来,那就是伤秋悲春没完没了了。

    眼下傅晴云也没了继续逗弄他的兴趣,干脆替他将衬衣扣子一颗颗扣好,吻了吻少年哭成金鱼眼的左眼道:“晚安,宝贝。”

    楚懿被她突然转变的态度激起一阵恶寒,他倒宁愿她还像之前那样对他说话,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肉麻得可怕。

    傅晴云与他道完晚安,转身就走,也不管身后楚懿惊诧的刺穿她的后背了。

    喂!等等,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啊?我还吊着呢!这让我怎么睡啊?

    楚懿还没来得及张口喊她,只听得“啪”“砰”两声,傅晴云已经利落的熄灯关门,留下他一人独自在黑暗中凌乱。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