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与魂授 - 他哭了 她是大灰狼(囚禁)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羞耻过后,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委屈,无论楚懿如何假装坚强,他也不过是个十六岁的缺爱少年。

    他甚至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这个变态盯上?

    不,准确的来说,是自己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如果不去扶她,也就没有接下来的这些折磨了。

    楚懿并不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自小见惯人情冷暖的他,是个从骨子里都透着冷漠疏离的人。

    对于陌生人,他也一直存了戒备之心,生平第一次动了恻隐之心,想要帮助别人,却被人利用,落得这个下场!

    楚懿越想越气,终于红了眼眶,隐忍了许久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看在傅晴云眼中,倒像是伏在地上、摇尾乞怜的某种幼犬。

    她忍不住上前一步,抱住少年略显清瘦的身躯,像抚摸幼犬一般,抚摸少年头顶柔软的碎发。

    楚懿心中积压已经的负面情绪,在这一瞬间全部爆发出来了,他呜咽一声,忍了许久的眼泪如山洪决堤般夺眶而出。

    这一哭便再也止不住了,好似时光回溯,他又变回了那个躲在衣柜里、连哭都不敢哭出声的小小少年。

    在楚懿只有几岁大的时候,父亲在外面赌输了钱,母亲一生气便摔东西,然后就是无休无止的吵架,父亲吵不过母亲,又不敢打母亲,便拿他当出气筒,他只能四处东躲西藏,逃过一劫算一劫。

    决堤的眼泪打湿了傅晴云肩头的衣角,她敏锐地察觉到,此时楚懿已经完全卸下心防,脆弱得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她只能一边抚摸他脑后的碎发,一边轻声哄道:“乖,不哭了。在我面前,不必觉得羞耻。”

    那声音又轻又柔,带着些少女独有的软腻,好似一句温柔的歌谣,一点一点抚平少年受伤的心灵。

    楚懿一下子就想到了逼仄小巷里的那个白裙少女,哭得那样无助可怜,任谁听见,都会忍不住停下脚步看看她。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了她的这些折磨,说她是个堕入人间的天使,恐怕都有人敢信。

    然而,傅晴云就是这么神奇的存在,当她愿意温柔待你时,她就会美好得像是一场梦。

    可梦终有会醒的一天,就像楚懿并不觉得,一个人有必须帮助他人的责任和义务,他既不期望谁来救赎自己,也并不期待救赎他人。

    他只相信自救,一直以来,他也是这样做的。

    别人睡懒觉的时候,他在学习,别人看小说打游戏的时候,他还在学习,仿佛除了学习,再没有别的事值得他关心了。

    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在常年霸占全校第一的同时,还能甩下全校第二一条街的距离。

    单论楚懿本人,自然是优秀到近乎完美的存在,即便是看他不顺眼的好事者,也挑不出他的一件错事。

    但他有对并不光彩的父母,这也是他唯一的软肋。

    有句话叫做,永远不要低估嫉妒者的恶意。

    当面辱骂也好,背地诋毁也罢,什么明枪暗箭他都通通挡下来了,唯独这次,楚懿感到有些委屈,他不明白,傅晴云对自己的恶意究竟来自哪里?

    就连最有可能的“因爱生恨”也被他排除了,在此之前,他们从未有过交集,他提出与她交往,又被她一口拒绝。

    楚懿也见过学校里的那些小情侣是如何谈恋爱的,在爱莲池旁一起喂鱼,躲在树荫下接吻拥抱,节日互送礼物等等。

    当时的他并不觉得有多向往羡慕,反而觉得无趣,在他看来,有这时间情情爱爱、卿卿我我,还不如多刷几道竞赛题。

    或许,此时的楚懿并不懂得什么是爱,但在他的认知里,爱一个人的眼神应该是闪着光的,像装满了星星,可傅晴云看他的眼神却只有疯癫与痴狂。

    那眼神令他害怕!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