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艾 - 父母离婚记(七) 私人脑洞储藏室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在驱车赶往老妈指定吃饭地点的途中,一路上,我情不自禁想了很多。

    但想来想去,最终也都通通化为了一句——

    不管我妈做什么决定,我都会选择支持她。

    我想,这是我作为女儿所能够,也是所应当尽到的本份。

    这大概就像我当年选择了放弃继承她的霸总衣钵而踏入娱乐圈成为歌手时,老妈最终还是选择了尊重我的决定,并且承诺将会以她的方式不遗余力支持我一样。

    当然,她的方式也并非是像寻常人理解的那样,偏宠溺爱,一路绿灯地保驾护航。

    因为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想,我如今也不会这么年轻就轻易取得了,一开始我以为我只会在叁十岁时才能获得的音乐成就和各项殊荣。

    我妈不会让我变成温室里的花朵。但事实上,其实我自己也不喜欢总是生活在别人的羽翼之下。

    在我看来,别人为我打造的船再好再可靠,也终会有沉没的一天。只有由我自己亲手打造,亲手全权掌舵的船,才能在将来的汪洋大海上行得稳,致得远。

    纵然一开始只是艘小船,可我坚信在我的不懈努力下,一定会成长为比航母还要宏伟庞大的大船!(这话一说完,我自己都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鸡汤味……不过人活在世上,还是得要有几分理想,你们说是吧)

    于是后来,我成为了我师父,也就是港都最老一代歌王,如今早已隐退现定居于加拿大的曾在上个世纪70、80年代获奖无数一度封神的歌神梁崛的弟子。

    听这一个个名头,你们可想而知我一路拜师途中的艰辛。

    虽然我坚信我是用我程门立雪般的坚持与诚心打动了我师父。

    但最后的事实告诉我,我靠的还是我老妈。

    尽管我师父他老人家总是喜欢再叁强调他是因为慧眼独具,看我颇有天分,有几分能够继承他的衣钵并发扬光大的可能,才决定收我为徒的。

    却只口不提他每天吃着我妈做的松鼠鳜鱼和西湖醋鱼大快朵颐的那段快活日子。

    说真的,如果当时不是我坚信自己是来拜师学音乐的,否则,就我师父满嘴是油地吃着鳜鱼却一口这里老了,那里不够酥脆的傲娇模样,我或许会以为我实际上是替我妈来拜师的。

    明明心里满意得不行,却还要这里挑刺那里不好——活脱脱的傲娇师父遇上神厨弟子。

    至于我,可能就是他们中间那个起着关键枢纽作用,让他们能够以厨论道的传菜工具人……

    不说了,说多了他老人家我就又是一把浸满苦涩的辛酸泪。

    好吧,事实上是我又跑题了……

    囧。

    言归正传,今晚这顿饭是要吃的,该给的支持也是要给的,但是,在进南桉雅居五楼雅间前,我还是于心不忍地给我爸发了一条消息。

    老爸,九点来南桉雅居底下。(ps:穿好看点,不然你会后悔的)

    不能透露再多了,随后,我站在走廊上恭敬地对着月光在胸前比了一个大大的十字。

    月光啊,希望老爸能从我言简意赅的消息里体会出我的苦心,如果不能的话,那就原谅我只能晚点再给他打个电话了,阿门。

    伴着脑海里燃起的激昂战歌,最终,我抿唇推门大步走进了雅间。

    我的妈呀——

    完了完了,老爸你穿再帅也没用了。

    我微笑着朝对面的中年帅气大叔点点头在偌大的圆桌边坐下,心里却在流泪哀叹,本来以为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结果现在却成了既生瑜,又何生亮。

    说实在话,连我这个看惯了圈子里帅哥美女的人都觉得这位程叔叔魅力十足,更别说现在正和他近距离接触的老妈了。

    可以说,程叔叔和我老爸就是两种不同的类型。

    如果覃歌叔叔和老爸能被划分为忧郁多情的文艺气质美男一类,那么这位程叔叔就是和他们截然相反的魅力型男一类。

    上一秒还冷峻十分的俊美面容,在下一秒就因为我妈的一个微笑便轻易冰雪消融,举手投足间贵气逼人,抬眼含笑的每一刹那都让人忍不住觉得他能起身为你倒一杯茶,是你应该心生骄傲之感的荣幸。

    真可怕。

    原来这就是传闻中牛逼哄哄的大佬气场。

    我老妈的终极版。

    霸总本佬。

    对此,我不禁为老爸接下来的艰难追妻之路瑟瑟发抖。

    因为这是肉眼可见的,地狱级困难模式。

    小甄,这是我的儿子,程意诺。

    连我的小名都叫上了,我僵硬地微笑点头,完了,老爸你彻底没希望了……

    阿诺只比你大一岁,在国外待了几年,你也可以叫他的英文名Mark……

    闻言,我笑得更加僵硬了。

    Mark……

    如同一个生了锈的老式机器人,我咔咔转过头去。

    果然,旁边不远处坐在屏风附近的那位穿着一件浅咖色的英伦风风衣的俊男,正是我前几天才在床上见过的Mark。

    我有些苦笑地伸手掩面,真是喵了个咪,自己终日打雁,终被雁啄了眼。

    果真是报应不爽。

    嗨,我是Mark,当然,你也可以叫我阿诺。

    不过,“阿诺”这两个字我更喜欢你在床上叫我。

    好听至极的磁性嗓音里充盈着很明显的独属于暧昧男女间的调情意味。

    当然,最后这句调笑是他笑着起身走过来坐到我旁边座位上后,特意凑近在我耳边轻声说的。

    他的动作实在太过暧昧,根本毫不避忌不远处正举杯含笑谈着话的一对新晋璧人。

    我及时微微向后躲开了他的近身,露出嘴缝间的咬牙切齿,你失忆了?

    当然,我没傻到刻意指出他失了哪方面的记忆。

    然而没想,这位比我想象中还要无耻和不要脸。

    因为下一刻,我便为着他的话险些把喝进嘴里的清茶喷出来。

    没,只是发现你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

    程意诺侧头对着我灿烂一笑,洁白好看的牙齿耀眼至极。

    去你妈的见鬼兴趣——

    我可没空陪你玩火。

    我放下茶杯,径自翻了个白眼,随即转头不再看他,在心里腹诽不已。

    多年约炮直觉告诉我今天这货绝对是来者不善。

    只是不知道他是想报复我那天不管后续兀自把他抛下,还是因为老妈和程叔叔似乎好事将近导致他心中不平,忍不住开始想找点麻烦,亦或是……

    或许,一开始我的想法就是对的。

    程意诺估计早就知道我妈和他爸的事,至少比我知道的早,所以才会特意找上门来,故意使出百般花样各种撩我,还和我做了一夜炮友,为的就是制造出当下这样大型的社死现场。

    玛德,真是约炮有风险,接撩需谨慎。

    我在心里懊悔不已。

    味同嚼蜡般地吃了两口菜,没过一会儿,我终于忍不住皱眉用筷子狠狠夹住了旁边那双又一次夹着菜伸进我碗里的可恶筷子。

    第叁次了,你好好吃你的菜行不行?

    我咬牙轻声道。

    程意诺无辜地眨眼,帅气的眉眼里盛满了狡黠的笑。

    我只是想提前表现我对妹妹的关心。

    小甄,以后请多多指教。

    最后这句话他说得意味深长。

    我的心里不禁咯噔一声。

    有些事明明早已隐有预感,但一旦到了自己真正正面直接接触的时候,仍还是让人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果然,耳边那人的话音刚落,我便听见对面的霸总本佬程叔叔笑着说了两句,珍珍,你看孩子间相处得真是融洽……

    随后我妈也笑着附和道,是挺合得来的……

    紧接着便是两人随意地交流了两句各自的育儿经验。一个夸对方培养出了未来的歌坛巨星,另一个则赞扬对方不遑多让,教出了麻省理工双学位的高材生。

    最后,终于步入正题。

    程叔叔将我老妈的手牵到桌面上来,和她十指紧扣,温柔地朝她笑了笑,方才转过头来看向我,神色认真且郑重。

    小甄,我和你妈妈决定在下个月的16号举行婚礼。尽管你妈妈一直不同意,但我还是会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叔叔在这里真诚地向你和阿诺发出邀请——希望你和阿诺都能够到场,也希望我们的结合能够得到我们深爱的两个孩子的祝福……

    我忍不住有些泪眼朦胧。

    因为我看见此时此刻,老妈尽管面带微笑,可另一只放在餐桌边的手却紧张地攥紧成拳,微微颤抖。

    刹那间,我的心狠狠揪痛了一下。

    轻轻点头,我答应程叔叔我会到场。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我会带着对妈妈的美好祝福,一起到场。

    话刚一说完,我只余光看见老妈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便感觉有人握住了我的手。

    低头一看,是程意诺。

    怎么办,我不想去。

    他挑着眉轻声说道,眼里满是轻浮的笑意。

    我倏然站起身来,朝程叔叔和老妈抱歉一笑,刚刚不小心洒到东西了,我去卫生间处理一下。

    噢,我也洒到了。

    程意诺笑着道,随后跟着我起身,和我前脚后脚地走出了雅间。

    刚一走到走廊的拐角,我猛地转身,拉住男人的衣领狠狠吻了上去。

    近乎不带一丝情欲的宣泄撕咬。

    程意诺也任凭我这般不带任何技巧,野蛮至极地亲吻他的唇,甚至到最后,他仿若无奈认命一般地闭上了眼睛。

    许久,我才终于松了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