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阴阳鱼 -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收服浑江牛 末日崛起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遇庙拜佛,规矩我懂,但是,各位要拿30%,是不是多了点?”童小小走了上去,步伐稳重,只有一股强大的气息散发出来。

      跟着刘危安早一点的人,沉淀不缺,历练也不缺,缺的是一个机缘,机缘到了,突破也就水到渠成。童小小是第一个突破的人,如今的他和进入‘灵气眼’之前,判若两人,神光内敛,体内仿佛藏着一座火炉。

      “30%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你们可以去打听打听,正常情况,我们都是收取50%的。”牛头山的副首领叫过山风,外号阴险,人却是堂堂正正,一表人才。他肩膀上扛着一把造型夸张的开山刀,目光如电,慑人无比。

      “俗话说,细水长流,你们如果收取的太狠了,商队没有了利润,就不会干了,长此以往,你们还能打劫谁?”童小小问。

      “你们不干,自然有其他人干,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奸商奸商,讲的就是你们,一枚铜板的物品,敢卖一金币,30%的过路税,对你们来说,就是九牛一毛,不痛不痒,赶紧拿钱,再磨磨蹭蹭,小心大爷的刀不长眼睛。”过山风语气森然。

      “俗话说,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这里是100金币,给各位兄弟买茶喝。”童小小拿出一袋子金币。

      气氛一下子凝固起来,《平安军》的战士不明白,一路上遇上的土匪,童小小都是亮出他的虎头刀,一冲而过,留下数十具尸体,剩下的土匪一哄而散,仓惶逃命,为何现在服软了?

      牛头山的匪徒们脸上的表情很古怪,诧异、震惊、愤怒兼有之。五十多辆车的队伍,只拿100金币拿出来,打发叫花子吗?

      过山风的呼吸急促,眼睛微微乏红,突然怒吼一声:“气死我了——”抓住开山刀的手猛然用力,青筋冒起来。

      “我们退一步,200金币。”童小小很不情愿又拿出来一袋子金币,虽然没有解开绳子,但是沉甸甸的样子,能让人感受起份量,100枚金币是不会少的。

      “今天你们谁都不要走了!”过山风爆喝一声,宛如晴天霹雳,附近的树木簌簌落下不少树叶。过山风脚下的泥土炸开,纵身半空,开山刀重重砍下,黑云压城,可怕之极。

      “二首领威武!”后面的土匪小喽啰们大声呐喊助威,牛头山的土匪还是很富有的,小喽啰的武器最低都是白银器,有几个头在一米八以上的喽啰的武器是黄金器,要知道,平安军的装备,也不过如此。

      “唉!”童小小叹了一口气,眼中却全是兴奋,出手就好了,就怕对方不出手,这一出手,200金币就省下来了。

      城主说了,一切按照规矩来,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只要土匪不过分,该缴纳多少过路费就缴纳多少,土匪不动手,就不能动手,平安商队第一次走这条路线,不能破坏了规矩。前面的路上遇上的土匪,都是不讲规矩的,只想着做一锤子买卖的,对于那种土匪,他是不用客气的,直接亮刀。

      牛头山的土匪不一样,过山风磨磨蹭蹭的,他还担心对方会讲价呢,如果对方说300金币的话,自己就为难了,给呢还是不给呢?这个数字不上不下的,自己不好决定,好在,过山风还是很给力的,在200金币就动刀子了。

      “大家都是用刀的人,相煎何太急呢?”童小小上前一步,厚背刀由下而上,画了一个半圆,迎上半空,沛然的力量和厚背刀融为一体,犹如一抹土黄色的闪电,和过山风的开山刀撞击在一起。

      当——

      锐金之音扩散,一圈树枝落下,切口光滑。过山风落下之势顿止,开山刀出现一丝颤抖,便是这一丝颤抖决定了他的命运,童小小手腕一动,厚背刀宛如一抹闪电从微小的缝隙穿过,出现在过山风的脖子上。

      汗毛在一瞬间竖起,过山风浑身僵硬,豆大的汗珠子从额头上冒出,两个字从嘴巴里脱口而出:“饶命——”

      “二首领威——”后面,吆喝呐喊的小喽啰们戛然而止,表情尴尬。

      “我们城主告诉我们,出了问题,要用脑子解决问题,暴力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糕,不过,如果是破坏的话,暴力却是最直接有效的手段。”童小小眼中闪过一抹杀机,厚背刀和过山风的脖子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过山风双眼一翻,直接晕过去了。童小小哈哈大笑,牛头山的土匪们一阵脸红,十分害臊,童小小并未杀过山风,他用的是刀背,过山风并不知道,把自己给吓晕了。作为一个土匪,提着脑袋过日子的人,竟然如此怕死,过山风这样的二首领,他们感觉很丢人。

      “丢人现眼!”光芒一闪,场上多了一个人,对着童小小伸手一点,童小小毛骨悚然,闪电竖起了厚背刀,听见叮的一声,一股巨力从刀身上传来,身不由己朝后面倒退,眼前黑影一晃,一只手掌按在了自己的腹部上,一瞬间,童小小几乎闻到了死亡的气息,根本没有时间思考,厚背刀化作一道闪电掠向敌人的脖子,快到极致。

      敌人显然没想到童小小如此悍勇,使出一命换伤的打法,他并不愿意让自己陷入陷境,他收回了手掌,屈指一弹,弹在厚背刀上。

      当——

      童小小半身酸麻,眼睁睁看着敌人的手掌印向自己的胸膛。千金一发之际,一只厚重的手掌从身后插了进来,接住了这致命的一掌。

      砰!

      恐怖的撞击声响彻四野,人影经不住倒退三步,童小小跟是倒退了九步,脸上闪过一抹潮红,依然受伤。在他原来站着的位置的边上多了一个身材高大的人,项祭楚,他是第二个从灵气眼出来的人。

      和童小小一样,项祭楚也是积累够了,却的是一个捅破窗户纸的机会,灵气眼给了他这样的机会,一举进入了白金之境,成为了《龙雀城》内最年轻的白金高手。

      “大当家的!”牛头山的土匪们惊呼,原来这个出现的人影,三招两招就压制了童小小的人就是大当家的浑江牛。

      土匪们十分震惊,他们还从未见过浑江牛和人大家倒退过,浑江牛从占领牛头山开始,单打独斗就没有输过,《安江城》多次派兵围剿他们,他们后退的原因,是《安江城》以多取胜,单对单的战斗中,在土匪门的记忆中,浑江牛还是第一次后退。

      “你是什么人?”浑江牛盯着项祭楚,脸色凝重。

      “当土匪的这么嚣张吗?什么人都不调查清楚就敢打劫,就不怕踢到铁板了?”项祭楚自己也是一个冲动的人,但是不会那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你是刘危安!”浑江牛心中一动,想起了旗帜上的‘安’字。

      “就这种智商,还敢当土匪,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项祭楚摇头,很失望,他怎么可能是刘危安,他要是刘危安,浑江牛此刻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管你是谁,来到我牛头山,是龙得盘着,是虎得趴着!”浑江牛背脊一挺,一股滔天气息爆发,在他的头顶上空,浮现了一只猛兽的虚影,很模糊,看不清是什么猛兽,唯有一只角很突刺,仿佛要刺破苍穹,强悍的气息让方圆数里都能感应到,土匪们后退数十米,才勉强不被这股气息压得趴下。

      “这才有点意思!”项祭楚无所畏惧,主动冲上去,两只拳头如同磨盘,重重砸了过去。浑江牛眼神冰冷,突然冲刺,速度快得吓人,旁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他的拳头已经和项祭楚撞在一起。

      轰隆——

      一圈波纹扩散,地面隆起,画出了一个巨大的圆形,数十米外的土匪们脸色大变,再次后退,退到了百米之外才停下。另外一边,气浪即将出现在到达车队的时候,一道人影出现,是李有礼,也不见他如何动作,气浪到了他面前自动消失,他就好比一堵墙,挡住了所有的余波。

      轰隆——

      轰隆——

      轰隆——

      ……

      浑江牛和项祭楚都是赤手空拳,两人都没有使用兵刃,然而,这种实打实的肉搏远比兵刃更为凶险,只要一个疏忽,立刻就会命丧黄泉。浑江牛经验丰富,善于把握各种机会,项祭楚刚刚晋升白金之境,血气如海,无所畏惧,两人越打越凶猛,气浪扩大,地面被刮掉了一层有又一层,土匪们,再次后退,一百五十米外才感觉好过一点。

      咔嚓——

      咔嚓——

      咔嚓——

      ……

      处于两人交手范围内的树木,承受不了压力,一棵接着一棵倒下,最后不剩下一棵。在一辆牛车的后面,刘危安和三女站在一起。

      “土匪为什么会把项祭楚认做你呢?”风仪情很纳闷,项祭楚长相粗野,身材如野兽,哪有刘危安那么丰神俊朗,项祭楚肌肉发达,缺乏比例,刘危安高大是高大,但是身材是黄金比例,不管是正面、背面还是侧面看,都那么的完美,没有一丝缺陷。

      “以前,我们《平安军》的传说级高手只有公子,估计土匪是这样认为的。”妍儿猜测。风仪情若有所思点点头,瞥了刘危安一眼,心里猜测他现在是什么境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