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阴阳鱼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血衣教余孽 末日崛起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叮——

      一声格外尖锐的碰撞声响起,却是黑衣人衣袖里面滑出一截尖刀,撞在风南升的剑上,恐怖的力量沛然涌出,风南升措不及防,身体一颤,中门大开,黑衣人欺身靠近,一掌拍在他的胸口上。

      噗——

      风南升的身影破碎,却看见黑衣人触电般倒射数十米,喷出一口鲜血,鲜血喷射的太猛烈,蒙着的黑巾都挡不住,溢出来了。

      风南升的身影破碎,原来只是一个虚影,真身出现在另外一个方向,他冷冷地看着黑衣人:“不管你是什么人,惹了我风家,必死。”

      “风家,了不起吗?”黑衣人的声音沙哑无比,不知道是天生如此,还是故意伪装,他的话说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喷出的鲜血倒转,回到了他的身体内,那种景象,好比黑衣人的身体是海绵,可以吸收血液。

      “你是血衣教的人?!”风南升脸色剧变。

      “风南升,现在知道我为什么针对你了吧?”黑衣人的语气充满浓烈的仇恨,“当年,围攻我血衣教的人,也有你风家的人,这件事,你不会忘记吧?”

      “血衣教荼毒江湖,无恶不作,人人得而诛之,不要说我风家了,任何一个人看见了血衣教,都不会放过你们。”风南升冷冷地道。

      “说的真是冠冕堂皇,‘虚伪’两个字用在你们的身上就是对‘虚伪’的侮辱,你说血衣教无恶不作,请问,论杀人的数量,是你们风家多,还是我血衣教多?”黑衣人问。

      “我们风家杀的都是作恶多端的坏人。”风南升道。

      “坏人还是好人,都是由你们定义,所以死在你们手上的人,都是坏人,就算是好人,那也是坏人,因为你们说了算。”黑衣人嘲讽道。

      “胡说八道!”风南升道。

      “我们血衣教只是杀人的手段另类了一点,就被你们称之为坏人,你觉得这样合理吗?”黑衣人问。

      “你敢说,你没有杀过无辜的人吗?”风南升厉声质问。

      “我承认,我杀过不少无辜之人,那么我问你,你手上就没有一条命是无辜的吗?你敢对天发誓,死在你手上的每一个人都该死?”黑衣人反问。

      “当——”风南升直说了一个字便说不下去了,脸色变了几变,行走江湖的人,谁手上没有沾染几条无辜的亡魂,特别是杀红了眼的时候,混战时候,到处都是敌人,为了保护自己,都是竭力斩杀一切威胁,这种情况,误杀少不了。

      就在风南升发愣的一刹那,黑衣人动手了,一支闪耀着蓝汪汪光芒的毒箭射出,快如闪电,自己则是带着风仪情朝着西面方向射出,他要逃了。

      “逃的了吗?”风南升冷笑一声,剑光一闪,劈向毒箭,却劈了一个空,毒箭一分为三,原来不是一支箭,而是三支细小的箭合在一起,看起来如同一支箭,三支箭在剑光劈中的时候骤然分开。

      三支毒箭分别射向风南升的眉心、咽喉和心脏,速度如电。

      叮——

      叮——

      叮——

      风南升剑术超凡,手腕一颤,剑光炸开,幻化出三道剑芒,分别击中了三支毒箭,碰撞的瞬间,毒箭再次发生了变化,每支细箭再次分裂,变成了更加细小的毒箭,三支毒箭,变成了九支毒箭,力道没有多少衰减,方向却变得无序。

      措不及防之下,任谁都会中招,但是风南升没有,展现了超高的剑术,一片剑芒绽放,化作重重剑影组成的剑幕,护住周身,把所有的毒箭阻挡在外面。

      毒箭撞在剑幕上,全部被弹飞。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掌以无法形容的速度穿过了剑幕,击中了风南升的身体。

      哇——

      剑幕消散,风南升弓着身体抛飞出去,半空中,一连串的鲜血喷射出来,风南升不能置信地看着凭空出现的黑衣人,再看向逃走的黑衣人,明白了,两个人。

      为了对付他,血衣教也是煞费苦心,前面一人受伤了,另外一个都能忍住不出手,一人当诱饵,一人出手,够狠。

      “风南升,你死了之后,我们会把你的首级送回风家的,然后把线索指向《龙雀城》。”逃走的黑衣人倒回来了。

      “你们是想钓鱼?”风南升的脸色很难看,血衣教不敢去风家的大本营,只能用下作的手段引风家的人外出。

      偏偏这种手段会很有效,如果知道敌人是血衣教,风家一定会重视的,可能会让老祖出山,但是如果是《龙雀城》的话,风家不会如何重视,而不重视,正好上了血衣教的当。

      大树背后,刘危安摸了摸下巴,这件事还能扯到《龙雀城》身上,感觉很怪异。他要对付风家,血衣教捷足先登了,按照道理,他应该感谢血衣教才对,省了他的力气,可是,被人利用的感觉不太好,他不喜欢被冤枉。

      还有一点,如果风家打急眼了,来几个厉害的家伙,不知道《龙雀城》能否扛得住,此外,血衣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体内的泣血之咒就是血衣教干的好事。

      刘危安还在思索这件事对他的影响,要不要出手,应该帮谁,该怎么帮忙的时候,双方又打起来了,这次是拼了命,刹那之间,就分出了胜负,风南升拼着断了一条手臂,击杀了后面出现偷袭他的那个血衣教黑衣人,但是自己也被背着风仪情的黑衣人一掌拍中了后背,鲜血狂喷,现在只能靠着大树了,不然的话,站都站不稳。

      “去死吧——”黑衣人的声音充满着愤怒,自己的同伴死了,谁都不会开心的,就在他出手的时候,背后的风仪情突然醒过来,一眼就看见了风南升鲜血淋漓的样子,吓得尖叫一声:“不要——”

      本来已经绝望的风南升见到风仪情醒过来,爆喝一声:“御风诀!”一股神奇的感觉从他体内和风仪情的体内同时爆发,好比不同两极的磁铁吸引,风南升消失不见,再次出现已经到了黑衣人身后,速度快的超越了思维的极限。

      剑芒一闪,掠过了黑衣人的脖子,与此同时,来不及反应的黑衣人击中了风南升原先靠着的大树,啵的一声,大树瞬间枯萎腐烂,化为朽木,轰然一声倒下。

      “御风诀——”黑衣人只说了三个字,便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头颅从脖子上掉落,在地上滚了好几圈,不甘、遗憾的表情凝固,然后无头尸体跟着倒下,差点把风仪情砸在下面,吓得哇哇叫。

      砰——

      反杀了黑衣人的风南升倒在地上,一张脸白的看不见一丝血色,呼吸微弱,一副随时都可能死亡的表情。

      “风爷爷,风爷爷,你怎么样了?你别死啊!”风仪情被定住了穴道,虽然意识清醒,但是动弹不得,看见风南升的断臂血流不止,吓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姑娘,别叫了,小心把狼招来了。”突然响起的声音把风仪情吓了一跳,她眼皮子一抬,看见凭空出现了一个英气逼人的青年,含笑看着她,眼神清明,干净纯粹,莫名的一阵害羞:“你……你……你是谁?”

      “我叫刘危安!”这个人自然就是刘危安了,结果没出来之前,他很纠结,结果出来了,就不用纠结了,面对就是了。

      听见风仪情问他是谁,有些奇怪,风家的人,竟然不认识他?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正常,他把自己看得很重要,但是在风家眼中,自己不算一棵菜,没几个人关注。

      “你好,能……救救我风爷爷吗?我……我会报答你的。”风仪情结结巴巴道。

      “好啊,救人当然没问题,我从小就乐意助人,是老师眼中的三好学生。”刘危安小心把风仪情从地上抱起来,让她靠着树干,一个女孩子,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躺在地上,不雅。他没学过解穴这种高深的武技,不会解穴,风仪情只能暂时靠在树上。

      “不用管我,我没关系的……先帮我看看风爷爷……”风仪情的声音很小,被同龄的异性接触身体,她一颗心砰砰直跳,脸上火辣辣的。

      “没事,你家风爷爷内力深厚,没那么容易死的。”刘危安很细心地把风仪情身上的草屑、树叶和灰尘拍掉,有意无意触碰风仪情的身体,对于风南升仿佛视而不见。

      “风爷爷还在流血……”风仪情哀声道。

      “好吧!”刘危安心软,把风仪情的衣裙整理好了之后,看着躺在地上近乎昏迷的风南升道:“别装了,自己起来还是让我再捅你两剑再起来?”

      “你说什么?”风仪情莫名其妙看着刘危安。

      “你看!”刘危安努努嘴巴,风仪情扭头一看,惊呆了,本以为奄奄一息的风南升已经从地上站起来了,目光炯炯,哪里还有快要死去的样子?她的脑子一时间转不过来,结结巴巴道:“风爷爷……你……你……”

      “你就是刘危安!”风南升没有理会单纯的风仪情,盯着刘危安,目光如刀,锐利无比。

      “我就是刘危安,《龙雀城》现在的主人。”刘危安淡淡地道,看着风南升,脸色平静,对于风南升,他还是很佩服的,在受伤的情况下,还能逆转局面,斩杀两个强敌,特别是最后的‘御风诀’,神奇无比,竟然可以和风仪情体内的‘御风诀’产生感应,瞬间移动,近乎于空间转移,让血衣教的高手含恨而死。

      如此神技,不要说血衣教高手了,换做任何人,都无法防御,血衣教高手以为抓住风仪情能让风南升投鼠忌器,没想到,风仪情却是一颗炸弹,最后把自己给炸死了。

      “易军现在怎么样了?”风南升问。

      “啊——”风仪情长大了嘴巴,一脸震惊,她现在才反应过来,刘危安就是他们要去找麻烦的对象,难怪刘危安报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她感觉有些耳熟,她还在思索自己有什么朋友叫这个名字的,迷迷糊糊的她,根本没把刘危安和《龙雀城》的城主联系起来,直到被风南升提醒。

      刘危安干净的眸子太具有欺骗性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