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阴阳鱼 -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埋伏了一个寂寞 末日崛起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在这个近乎蛮荒的世界生存下来,并且建立一方势力,镇守一角,没点实力能做到吗?当魔兽大陆的魔兽是食草动物吗?风家披荆斩棘的时候,很多小家族小势力还在穿开裆裤呢,风家还有多少位老祖在禁地闭关,连他都不清楚。这些老祖,任何一个人发怒,都能让这片大陆颤三颤。

      每当进入禁地,他都有一种深深的敬畏,老祖宗从无到有,打下一片疆域,他这个后人,只是学习,便感到吃力,差距太大了。

      姬家与风家联姻,将会使风家的实力更上一层楼,应对即将到来的浩劫,就更有把握了,想到这里,风南升不由得对《龙雀城》的刘危安生出几分怒意。自己的时间已经很紧了,还要为了他多跑一段路程,一来一回,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又对风家的下一代感到失望,风易军作为风家重点培养的子弟之一,是未来家主的接班人之一,竟然会在《龙雀城》这种小地方被人抓住,简直是太丢人了,还得家里的长辈来救。

      如果风易军以后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家主落在他头上的希望,微乎其微。心中突然生出警兆,他脸色一变,眼中射出冰冷的杀机,冷喝一声:“什么人?”

      嗤嗤嗤……

      密密麻麻的利箭从四面八方激射而来,从利箭带起的破空声便能感受箭矢的威力,更可怕的是箭头蓝汪汪的,竟然带毒。

      “找死!”风南升动怒,竟然有人敢对风家出手,身上的长袍突然离体,化作帐篷挡住了所有人,箭矢射在长袍上,发出噗噗噗的声音,全部倒射出去,没有一支能射穿。

      啊——

      一声惨叫从前方传来,是铜鳞犀牛,风南升脸色一变,真的怒了,心念一动,长袍回到身上,根本没看见他的动作,一柄长剑出现在手上,绽放出刺目之间的光芒,射向四面八方。

      光芒太耀眼了,随行的风家战士甚至都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只听见一片惨叫声从密林中响起,夹杂着树木折断的混乱,空气中开始弥漫着浓烈的血腥气。

      叮——

      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响起,波纹荡漾,随行的战士们脸上浮现痛苦,波纹即将来到轿子面前的时候,一个满脸邹纹的老妪出现,挡住了波纹。

      “风南升,风家的下一代领袖,不过如此!”阴恻恻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树林之中,出现了一只一只树叶折叠而成的小人,这些小人活灵活现,有的笑脸,有的苦脸,有的愤怒,有的滑稽……一起说话,诡异无比。

      “藏头露尾之辈,不敢现身,便滚吧。”风南升屹立虚空,精光闪闪的眸子扫视周围,却无法发现敌人的踪迹。

      “我这么大一个活人,你看不见吗?”一个树木突然浮现了一张人脸,表情嘲讽,似笑非笑,树枝突然动了,化作长枪刺了过来,大地炸开,出现一条鸿沟,声势骇人。

      “傀儡之术,你是苗疆之人?”风南升眼神微微眯起,手中之剑光芒大盛,一缕剑芒射出。

      噗——

      长枪化为粉末,剑气未绝,击中树干,砰的一声,大树炸开,化作数不尽的碎片木屑。轿子里面的风仪情正要为风爷爷大发神威鼓掌的时候,看见一条黑色的影子从碎片之中一闪而过,射向密林深处,惊呼一声:“在那里——”

      黑影的速度快的惊人,风南升却是不慌不忙,眼中露出淡淡的嘲讽,难道不知道风家是干什么的吗?风家最厉害的功法不是剑术,是轻身之术,在风家的‘御风诀’面前,天下谁能逃走。

      他身影一动,犹如一道流光射了出去,在从两株大树中间穿过的时候,突然出剑,两道捡起射出,鲜血激射,伴随着两声惨叫,从树干里挤出两道黑色的身影,嘴角溢血,已然毙命。

      竟然试图在他面前偷袭,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

      前面的黑影突然停下,转身盯着他,眼神带着嘲讽,与此同时,四周各自出现了一道黑影,八个人把他包围了。这些黑影脸色蒙着黑巾,看不见脸,只露出一双眸子,冰冷无情,每一个人都散发着如渊如寺的可怕气息。

      “为了对付我,你们也算是费了不少心思,但是有一点你们可能忘记了,我是会进步的,我已经不是两年前的我了。”风南升眼中闪过浓烈的杀机,他想起了两年之前的事情,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

      两年前,也是遇上了这种局,那是他一生中最危险的时刻,几度面临死亡,最后被他逃出来了,疗伤半年,才有力气走路。回家的原因,并非小辈们认为的荣归故里,而是回家养伤。福祸相依,经历这次生死之劫,反而让他对修为有了新的领悟,境界更上一层楼。这次外出,一是护送风仪情去姬家,二来,也是想寻找两年前暗杀他的人,报仇雪恨。

      眼前的人不是两年前暗杀他的人,但是这种包围的情景刺激到了他,杀机大盛,语气冰冷:“阵法又何如?”

      脚下一动,大地颤抖,隐藏在地底的阵法浮现,一条一条纵横交错的线路,组成神秘的图案,他怒喝一声:“开!”剑芒落下,虚空不稳,阵法一分两半,摧枯拉朽,璀璨的剑芒电光一般射向四面八方。

      叮叮当当……

      黑衣人眼中明显出现惊骇和不安,显然没想到风南升的实力如此可怕,一剑劈开了阵法,这是他们之前没有想过的。

      黑衣人每一个都是罕见的高手,单独拿出来,都能成为一方霸主,包围风南升,本来是必胜之局,然而,实际的情况却是截然相反,不是黑衣人围攻风南升,而是风南升围攻黑衣人,虚空中出现数十个风南升,每一个都像是真人,惨叫不断响起,一个接着一个的黑衣人喋血倒下。

      风南升越攻越猛,长啸如浪,声震数十里,密林中的魔兽听见长啸,不由自主放慢了脚步,收敛了气息。

      又是一个人吐血倒下,风南升突然脸色一变,杀机前所未有的浓烈,怒喝一声:“你们敢——”一剑逼退敌人,犹如一道流光回到了队伍之中,但是已经晚了一步,守护风仪情的老妪萎顿于地,脸色暗淡,呼吸微弱,轿子里面,风仪情已经不见了,数十个战士木头人一样站着,敌人的动作太快,呼吸之间击败了老妪,掳走了风仪情,他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敕!”风南升心中焦急,脸上却冷静无比,扫了一眼现场,突然出声,长剑化作一缕电光猛然插入地底,刹那间,方圆数十里的所有声音都收入脑海,蚊虫的叫声,魔兽走动的脚步声,树木被风吹动的摇晃声……黑衣人逃走的破空声,没有任何声音能躲过他的耳朵,在七八公里之外,有一道身影以惊人的速度在狂奔,在他的手上,提着风仪情,风仪情呼吸均匀,已然昏迷。

      “你们先去姬家,我救了仪情之后会赶来。”风南升丢下一句话便消失不见了,留下战士们不知所措,他们的职责是护送风仪情,现在护送的人都没了,按照家规,任务失败,他们是要全部处死的,风南升不管家族内部的事务,不会对他们进行处罚,但是,就这样离开,让风南升一个人去救人,显然是不妥的。

      “走吧!”还是老妪比较镇定,她不是不想跟着风南升一起去救人,但是她伤势太重,不要说跟不上风南升的脚步,就算跟上了,也是累赘。至于这些战士,去不去都没有差别,敌人的实力太强,他们去了也是送死。

      还不如先去姬家,免得风南升分心。

      风南升心中后悔,太久没有执行家族任务了,忘记主次了,一心想着宣泄杀意,竟然忘记了风仪情才是此行的主要工作。还有一点,敌人的目标是风仪情,也让他大出意料,风仪情虽然是风家的小公主,但是实力低微,没什么威胁,敌人为什么会把目标对准她?莫非,他想到了姬家,心中升起了不安,姬家可能出事了。

      风家的‘御风诀’名声不显,不是威力太差,而是风家刻意隐瞒,平素都是宣扬剑法和掌法,实际上,风家最擅长的是‘御风诀’,两年前,他是靠着‘御风诀’才逃出追杀的,现在,也是靠着‘御风诀’追上敌人的,距离拉进百米的时候,风南升出剑了,璀璨的光芒照耀黑暗的森林,剑气掠过虚空,一颗颗参天古树炸开,碎屑飞舞,景象骇人……

      “什么情况?打起来了?”刘危安布置好了阵法,就在边上守候着,守株待兔多轻松啊,还有妍儿喂着风铃果,舒服的想睡觉了。

      这个地方,是通往《龙雀城》的必经之路,不管是直线还是曲线,都得经过这里,所以他才会把埋伏地点选择在这里,没想到,左等右等,风家的人就是不见出现,距离他估算的时间,已经过去一炷香了。

      他还在思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就感应到了森林中传来的厮杀声,在差不多19公里之外,打的很激烈,妍儿一无所觉,他听见了。

      “两个人在厮杀,实力好强!”神识感应之后,他心中凛然,两人的实力让他感受到了威胁,“还有一个实力低微的小丫头,这是什么组合?打架还带家属的?”他有些看不懂了,想了一会儿,他让火黄智和妍儿在原地不要动,他和李有礼去看看情况。

      两人无声无息穿行在森林中,很快就靠近了厮杀的现场。李有礼只看了一眼,寒毛就竖起来了,厮杀的两个人的实力之前,他平生仅见,年轻一点之人是风家之人,他不认识风南升,但是风家的功法辨识度很高,一眼就能看出来,黑衣人蒙着黑巾,看不见脸,功法繁杂,显然在掩饰身份,但是这也是最可怕的,没有暴露真实实力便能和风家之人打成平手。

      黑衣人背后绑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已经昏迷了,不知道什么情况。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