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阴阳鱼 -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二一添作五 末日崛起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看清楚踏云青牛背上的祖孙,青年三人脸色大变,青年还好,尚能保持镇定,他身后的两个扈从,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眼中充满浓浓的恐惧,仿佛看见了极为可怕的东西。

      “是他们!”妍儿低低说了一声,这对祖孙在《龙雀城》生活了那么久,她自然认识,祖孙很平凡,但是两头一大一小的踏云青牛不平凡,整个《龙雀城》都没人有这个待遇,可以以踏云青牛为坐骑。

      有踏云青牛在,不管祖孙二人表现的多么低调,都不可能不引人注意,可以说,《龙雀城》就没有不知道两人的。

      “爷爷,我们是不是来晚了?”童子仰着脑袋问老爷子,一脸的天真烂漫。

      “不晚,不晚,刚刚好。”老爷子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截甘蔗一样的东西,边走边吃,渣渣随口吐在地上,十分没有形象。

      “已经来了这么多人,还有我们的份吗?”童子不解。

      “这里的人都是好人,你一个小屁孩,分你一点,根本不算事,你操那么多心干什么。”老爷子道。

      “我感觉他们要打架。”童子道。

      “打架的都是粗人,我们以德服人。”老爷子道。

      “你不是说人家会让一点给我吗?为什么还要服人?”童子问。

      “小屁孩哪里来的那么多问题。”老爷子赏了童子一个脑瓜崩,童子捂着脑袋,怒目而视,却是不敢多嘴了。

      祖孙俩,从远处走来,若无旁人,浑然不感觉这里剑拔弩张的气氛有什么不对劲,也没有半点害怕。《平安军》对于这对祖孙是没有什么害怕的,祖孙俩在《龙雀城》呆了那么长时间,看起来还是很好相处的,童子虽然年幼,但是通情达理,老爷子嘴巴有时候不饶人,但是从来不动怒,只是,青年三人如临大敌的反应,让战士们无端的紧张起来,连带着看着祖孙俩的目光也不正常起来。

      “公子,他们好像很害怕!”妍儿低声道,看着青年三人,反正,她是没看出祖孙二人有什么令人害怕的地方。

      “嗯!”刘危安微微一笑,很想对这个婢女说,我也很紧张呐,进入暗金之境后,让他看不透的人不多了,这个老爷子便是其中一个,而且是就在身边的。在《龙雀城》内,他还有几分依仗,毕竟《朱雀阵》不是开玩笑的,但是这里可没有《朱雀阵》。忽然,他眉头一邹,猛然抬头,一个黑点在眼中无限扩大,是一个半秃顶的大头老者。

      头顶光溜溜,周围一圈花白的头发,又长又稀疏,这种发型,用现实中的话来形容,就是溜冰场。

      “都给我滚,灵气眼是我的。”大头老者的声音洪亮,惊雷一般。一圈声波扩散,附近的如遭巨力撞击,咔嚓一声,拦腰而断,横飞出去。

      刘危安朝左边迈出一步,把妍儿挡在身后,在他的身边,除了达哈鱼、张舞鹤、项祭楚等少数几个人,其他人皆身不由己后退了几步,一张脸煞白,难看无比,眼中却是恐惧。

      仅仅是一句话便有如此身上,这个大头老者究竟是何方神圣?

      对面,青年三人露出怒色,两个老者眼中杀气闪烁,几乎要动手,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克制住了。

      “爷爷,这个爷爷怎么那么凶?要让我们滚!”童子露出害怕的表情,但是看眼神却是兴奋。

      “哪里来的小兔崽子,敢说我凶,是不是——”大头老者猛然转身,凶狠的表情在看清楚祖孙之后,瞬间僵硬,结结巴巴道:“老酒鬼,怎么……怎么会是你?”表情复杂无比,短短的时间内,变幻了多次,震惊、不可思议、忌惮、不安、尴尬。

      “大头娃娃,你来这里干什么?”老爷子笑眯眯地问道。

      “我……我……我路过这里,没想干什么!”大头老者一张脸涨的通红,如果地上有一条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钻进去。

      “灵气眼对你没有用,你抢到了,也是浪费,这样的机会,应该留给年轻人。”老爷子淡淡地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大头老者笑容很僵硬。

      “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吧。”老爷子道。

      大头老者眼神闪烁了几下,最终还是没敢说什么,灰溜溜离开了。

      “你们也回去吧。”老爷子对青年道。

      “凭什么?”青年的脸色很难看,身后的两个扈从身体紧绷,如临大敌。

      “你们家族占有的资源还少吗?过犹不及,必遭天谴,一啄一饮,是有道理的,如果不信,你便留下吧。”大头老者淡淡地道。

      “公子,我们回去吧。”两个扈从小声劝道。

      “我不相信所谓的天意,我只相信人定胜天。”青年大声道,仿佛在对老爷子说,又仿佛是为了说服自己。

      “你今年多大了?”老爷子本来打算不理会青年的,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问了一句。

      “31岁!”青年回答。

      “三十而立,却还在执着外物,你家老祖宗没有教导你吗?莫非,你家老祖宗不在家?”老爷子随意的一句话,却让青年脸色剧变,眼中浮现深深的恐惧,对着老爷子行了一礼,一言不发,带着两个扈从离开了。

      “老爷子也想让我们离开吗?”刘危安表面从容,垂下的左手掌心隐隐发光,一个图案缓缓苏醒。

      “我们来做一个交易。”老爷子看着刘危安。

      “老爷子请讲!”刘危安语气平静。

      “灵气眼最好的位置给我,我帮你解决一个灾难。”老爷子道。

      “老爷子说的灾难指的是你吗?”刘危安问。

      “年轻人,敌意太重,可是不礼貌的。”老爷子突然出手,除了刘危安,没人看清楚老爷子做了什么,仿佛置身随意挥手,动作和驱赶蚊子没有什么区别。

      啪!

      声音从刘危安的身后响起,虚空之中突然浮现了一个人影来,一身素白的孝服,腰间捆着麻绳,一张是人非人的脸,人影被老爷子打出来之后,显得很愤怒又很惊慌,死死看了老爷子一眼,化作一道流光射向天边,刹那消失不见。

      刘危安毛骨悚然,头皮发麻,不能置信看着消失了的人影,那是送丧队伍里面的一员,什么时候跟在他身后的,他竟然一无所知。

      “怎么会——”同样震惊不已的还有张舞鹤,送丧队伍的可怕,她是亲眼目睹过的,没想到还尾随了一只过来,刘危安一无所知,她自然也是一无所知,条件反射般转身,身后空空如也,但是她没有半点自信,强忍着对着空气攻击的想法。

      平安军的战士对于张舞鹤的行为感觉莫名其妙,只感受她散发出的那种恐惧和不安。

      “多谢前辈!”刘危安对着老爷子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你不用感谢我,这是交易。”老爷子道。

      “请问前辈,那是什么?”刘危安问。

      “不可说。”老爷子道。

      “前辈能解开这个吗?”刘危安摊开右手,掌心一个奇怪的黑色印记。

      “不能!”老爷子回答的很干脆,张舞鹤一颗心顿时凉凉的。

      “前辈知道何人能解开吗?”刘危安又问。

      “有没有人能解开,老夫不知道,老夫一大把年纪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人。”老爷子回答让刘危安失望无比。

      “前辈,那……那东西……我身后有吗?”张舞鹤鼓起勇气问道。

      “小娃娃不用担心,那东西不轻易跟人的,能出现一只已经极为罕见了。”老爷子安慰。张舞鹤一颗心放下来了。

      “前辈——”刘危安的话没说话便被老爷子打断了,“小孩子哪里来的那么多问题,最多半个小时,还有其他人来这里,到时候,可不是什么蟹兵蟹将了,都是蟒蛇蛟龙。”

      “晚辈失礼了!”刘危安行了一礼,转身面对平安军,声音冷峻:“全体都有!”

      “是!”平安军战士起身回应。

      “布阵!”刘危安的命令干脆利索。

      平安军战士立刻行动起来,挖坑的挖坑,砍树的砍树,有条不絮,速度惊人,几分钟的时间,围绕灵气眼,一条条纵横交错的沟壑就挖出来了,有的长,有的宽,有的深,有的弯曲……各不相同,但是一样看上去,却给人一种不一样的规律感。

      战士们在挖坑的时候,刘危安在调试魔兽血液,单纯的某一种魔兽血液也是能画符的,但是效果不是最佳,需要经过其他的血液或者药剂调和,效果才能更好。当沟壑挖好之后,刘危安动了,手持扫帚那么大的毛笔在沟壑、壁上画符箓,有的相连,有的中断,一边画符,一边对着战士下令,这个地方埋矿石,那个地方放桃木钉,另外的地方插毒龙钻……深浅长短说的很详细,一心二用。

      火黄智在战士们开始挖坑的时候就睁大眼睛仔细看了,第一步很简单,挖坑是外行的讲法,内行叫造势,阵法是依据地形而来的,但是很多时候,没有地形,怎么办?不可能打架还选择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去打吧,千里迢迢,自己肯定是愿意,但是敌人会配合吗?除非是疯子。

      没有地形,就自己造一个地形,造出的地形没有天然的地形那么好,但是,这是常用的手段。

      从刘危安画符开始,火黄智的眼珠子就瞪大了,以符箓为阵眼,大符套小符,符箓与符箓相连,这是顶级大阵的配制,刘危安就这样随手乱画,不怕冲突爆炸吗?

      后面,看见刘危安随手拿着一些魔兽的骨头、牛角、鳞片作为骨钉打在阵法上,火黄智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还能这么玩的?嫌自己活的不够长吗?他差点就要逃跑了,但是让他不能置信的是,阵法一点一点完善,不要说爆炸了,连解体的极限都没有,一切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好比谜团已经找到头了源头,后面越来越胜利。

      火黄智张大了嘴巴,眼前的一切,让他的世界观有些崩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