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阴阳鱼 -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神秘青年 末日崛起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大审判拳!”

      看见刘危安的拳头轰过来,额头上绑着黑色布条的巨汉眼中的不屑刚刚浮起,下一秒变成了恐惧和绝望,嘴巴张开的时候,身体炸开,化为一团血雾。刘危安的拳头一穿而过,在巨汉身后的三个敌人同时炸开。

      “寂灭之剑!”

      几乎难以感应的波动闪过,男子的长矛已经刺入了卢燕的身体,毁灭的力量即将爆发的时候,男子身体一颤,神魂瞬间破碎,澎湃的内力潮水般褪去,缓缓倒下,卢燕把长矛拔出,血液哗啦呼啦喷出,她一声不吭,短剑寒芒一闪,杀死了一个想要偷袭的战士,才拿出药粉洒在伤口上,整个过程,脸色没有一丝变化,仿佛受伤的人不是她,是别人。

      “问心指!”

      全身金灿灿,一看就知道走的是横练功夫的壮汉身体一颤,脚步顿止,再也走不动了,拳头已经触碰到了黑面神的头颅,却没有力量出来,眼神迅速暗淡下去,最后变成灰色,身体倒下,把地面砸出了一个坑,他的身上没有任何伤痕,但是心脏、心脉具碎。

      黑面神一个翻滚躲开了一个敌人的攻击,双腿一蹬,身体闪电蹿了出去,跑到虎跃山的背后,大口大口喘气。

      以为在《龙雀城》修炼那么久,和三级魔兽也能打的有模有样,不落下风,感觉自己是个高手了,没想到,在这密林之中,随便遇上个人就把他打的差点回老家了。

      “喝!”项祭楚怒喝,气息爆发,惊动风云,然而,一层白霜仿佛拥有生命一般,席卷而来,大地一片莹白,可怕的低温让附近的几棵参天古树变成了冰雕。

      项祭楚的对手是一个阴柔的男子,看年龄,也就三十岁左右,皮肤很白,白的吓人,不是苍白的那种白,而是冰雪的那种白,不知道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整个人仿佛千年寒冰,散发着可怕的低温。

      项祭楚空有一身本领,却被冰雪包裹,施展不开,聂破虎射出的箭矢都被冻结在了半空,无法入内,可怕无比。

      童小小在边缘想要进入救人,试了两次都进不去,只要一靠近,身体就开始僵硬,吓得赶紧后退,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侵入体内的寒气逼出去。阴柔男子看见刘危安走过来,眼中露出笑意,这种笑意不是欣赏,而是兴奋,无形的寒意提升,空气变成了肉眼可见的白蒙蒙的色彩,冰雪的范围扩大,项祭楚瞬间变成冰雕,无法动弹了,身体外面覆盖着厚厚的冰莹,而原先冻住的几棵参天大树化为粉碎,碎片射出一段距离就停滞了,凝结在半空中,随着寒气的蔓延,不断有树木变成白色,那种景象,让整个战场为之骇然,吓得远离。刘危安就在这种情况跨入了白色的世界。

      “工资小心——”妍儿惊呼。

      寒气想要入侵刘危安,却被他的护体真气震开,阴柔男子眼珠子变成了白色,寒意凝集,化作一束能量潮涌向刘危安,虚空破碎,无法承受这种低温,就在敌人都以为刘危安要瞬间化为颗粒粉末的时候,看见了让他们无法置信的一幕,刘危安的手掌变成了红色,赤红色,红中带金。

      “赤阳掌!”

      阴柔男子的身上出现一个掌印,焦黑一片,脸色从莹白之色转为红润,这个过程中,白色的眼珠子恢复成了正常的颜色,但是并未停下,继续转变,从黑白之色变成灰色,最后失去了所有的光芒,瞳孔放大,最后表情定格,软绵绵倒下。

      轰隆——

      整个冰雪世界崩碎,电光时候之间,刘危安的手掌落在项祭楚身上,浑厚而温暖的力量传到在他的身上,覆盖在他身上的厚厚的冰雪融化,睁开眼睛的项祭楚对着刘危安行了一礼,看着周围残破的战场,哪怕是他悍不畏死,也对这种力量心惊不已。

      “滚!”刘危安没有出手,仅靠声音,便震死了两个不自量力的战士,巨弓出现在手上,随着弓弦震动之音荡漾出去,一道道流光射向四面八方,每一道流光划过虚空,都会带走一条生命,有时候会伴随着惨叫,大部分时间是没有惨叫发出的,只有箭矢入肉的沉闷的声音。

      噗——

      噗——

      噗——

      ……

      每死亡一个高手,平安军便轻松一分,项祭楚、虎跃山、山顶洞人转守为攻,主动杀向敌人,只有徐半仙偷懒,不仅不前进,反而后退几步,攻势放缓。

      刘危安放下弓箭,没有回头,背后仿佛长了眼睛,放手一拳轰出,击中了悄无声息从树上落下的矮胖男子,一声巨响,伴随着一声惨叫,矮胖男子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斜斜倒射上天空,把一株参天古树撞断之后,摔在地上,抽搐了两下,就没了动静,一趟血迹缓缓扩散。

      “挺沉得住气的!”刘危安一拳轰在一棵四人合抱的大树上,树木纹丝不动,树木的背后,响起一声惨叫,一个三角眼的中年人软软倒下,心脏已经破碎,一具弩箭一般的武器摔在地上,中年人眼神不敢,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刘危安根本没有看他,只是盯着密林的一个角,那里站着三个人,一个气度不凡的青年,两个类似于家将的保镖扈从。

      “年轻一辈中,有你这样实力的人不多见。”青年道。

      “你的意思,你还见过和我一样优秀的人?”刘危安好奇。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个世界比你相信的要大。”青年哑然失笑,风度极佳。

      “我就是山外的山,人外的人。”刘危安道。

      “刘危安,自信是好事,但是自信过了头,就是自大了。”青年道。

      “你认识我?”刘危安问。

      “魔兽大陆,你已经有资格扬名了。”青年道。

      “你又是什么人?”刘危安问。

      “我是谁,你以后会知道的。”青年道。

      “你的人都快死光了,你还有心思聊天?”刘危安很奇怪。

      “这些可不是我的人,我只是路过的。”青年道。

      刘危安招手让妍儿过来,妍儿小跑着过来。

      “他们三个动手没有?”刘危安问。

      “没有!我们打起来的时候,他们三个还没来。”妍儿摇头。

      “你们只是路过?”刘危安眼中的敌意淡薄了许多,但是依然警惕,这一主二仆三个人,很强大,让他感受到了压力。

      “既然看见了,当然也想参与一下,灵气眼,这可是比天材地宝还要稀罕的东西,我也想要。”青年道。

      “你要想清楚了,出手了,就是敌人。”刘危安道。

      “我有个主意,我们一人一半可好?”青年问。

      “我不喜欢和人分享。”刘危安道。

      “那就麻烦了!”青年叹了一口气,惋惜道:“我不喜欢暴力,但是这个世界却是一个暴力的世界。”

      啊——

      最后一声惨叫落下,战斗结束,平安军大获全胜,敌人全灭,说也奇怪,这些人的领头者不知道是谁,打到最后也没出现,这些战士也强悍,后半场,明显落入下风,也没有一个逃走或者投降的。

      “你认识他吗?”刘危安问走到身边的张舞鹤,张舞鹤独自击杀了一个触碰到了白金边缘的高手,在人王墓中,肯定得到了天大的好处。

      “没见过!”张舞鹤摇摇头。

      “不认识!”达哈鱼见到刘危安看向他,有些郁闷地摇头,从青年的气度来看,必然是大有来头,他却没有一点印象,老前辈这三个字,貌似名不符实。

      哈哈哈……

      一阵如雷般的大笑响起,震动的一片密林嗡嗡作响,笑声未绝,一道人影从空中落下,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落下的位置是青年三人的头顶。

      青年眼中的杀机一闪,他的身后,两个扈从,其中一人消失不见,另外一人一指头点出,指法绵软无力,但是和人影的脚掌碰撞,却爆发出惊雷般的巨响,平安军一部分实力稍低的战士,只感到耳朵针扎一般难受,惊骇无比。

      只是碰撞的声音便让人受不了了,如果打起来,怕是成为炮灰的机会都没有。

      啵——

      和碰撞的巨响相隔不到零点一秒钟,响起了第二道声音,很轻微,平安军中能从巨响中听见这个声音的不超过10人,下一秒,他们看见了,从半空中坠落的人影。

      啪!

      摔在地上,不会动了,已经是尸体了,头颅粉碎,看不清长什么样子。再看青年身后的两个扈从,安静地站着,仿佛根本没有动过。

      达哈鱼、项祭楚、张舞鹤等人露出凝重的表情,两个扈从不散发任何气息,他们也无从判断对方的实力,但是这一出手,他们就有了底,很可怕。

      刘危安正要开口,忽然有所感应,几乎没相差多少时间,青年也扭头,看向《龙雀城》的方向,踢踏踢踏,一大一小两只踏云青牛悠哉悠哉走出密林,牛背上坐着一老一少两个人,老的坐在大的踏云青牛背上,少的坐在小的踏云青牛背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