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邦乱弹琴 - 9.苦逼八零后 逆转在2005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向国强按开通话器,嘱咐外屋的吕秀:“在外屋给郑国霖安排一张桌子。从明天开始,他是我的技术助理。”

    吕秀答应完了,还是没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低级外勤,眨眼就变助理了?

    联想到郑国霖对她的恶劣态度,她就胡猜开了。

    这郑国霖,别是老板的私生子吧?

    不对,向总才四十来岁,哪能会有这么大的私生子?

    郑国霖可管不了吕秀想什么,从向国强屋里出来,撒腿就跑,还是不搭理吕秀。

    他没时间和吕秀套近乎了。

    下班时间早就过了,和郑秀莉约好了在她公司门口见面,这会儿恐怕她早就等急了。

    赶到郑秀莉公司门口的时候,估计离约定的时间,过去差不多一个小时了。

    还不错,那公司大楼下面的门厅里,有个瘦瘦高高的身影在来回晃悠。

    大学四年在一起混,郑国霖一下子就可以认出来,那就是郑秀莉。她正双手提了包,放在身前的膝盖那里,在楼下的台阶上来回踱步。

    看到郑国霖从出租车里下来,郑秀莉不由双眉紧蹙,看他跑到跟前,一脸不高兴说:“我以为你又要放我鸽子呢!”

    郑国霖就陪着笑解释:“真是有点重要的事儿,一时半会儿脱不开身。”

    “脱不开身,你不会给我打个电话啊?”

    郑国霖就是一愣,他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光着急往这边赶了。

    可接着,他就反应过来:“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呢?”

    “你不知道我挣的少,穷啊?打电话不花电话费是不是?”

    大学时代,郑秀莉就喜欢抬杠,人送外号“杠精”,也就是赵帅能受得了她。

    郑国霖直接认输:“得,是我错了,想吃什么?我请你。”

    郑秀莉说:“本来就该你请我!”

    郑国霖还是不抬杠,直接问她:“好吧,想吃什么?”

    郑秀莉脸上就露出笑容来。

    郑国霖看了就一哆嗦,这是她招牌式的坏笑。

    “听说小西门那边的三纹鱼很新鲜,咱们去吃料理吧?”

    两个人,一顿料理下来,少说也得花一百好几。

    郑国霖就咬咬牙:“成,咱们就吃料理。”

    郑秀莉脸上的笑容,立马就灿烂了:“这回怎么这么好商量啊?真舍得请我吃料理呀?”

    郑国霖就做出诚恳的样子来说:“赵帅回家以后,我应该替他好好照顾你的。最近有点忙,也没顾上你。请你吃顿好些的,也是应该。”

    其实,他是真有事情求着郑秀莉,不敢惹她不高兴。

    郑国霖这么说,郑秀莉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嗨,咱们谁跟谁呀?用不着那么奢侈。我就是逗你玩儿,随便找个饭馆,吃顿面就行了。”

    郑秀莉这么说,也是考虑到他收入不高,不想让他为自己破费。

    他们这一批80后,其实过得都很不容易。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工资低的要死,物价却涨的飞快,基本和今天的物价没有多少区别。

    以低的要死的工资,应付和今天差不多的物价,日子的艰难,可想而知。

    等到工资高一些了,就到了不得不成家立业的年龄。

    房子、车子、孩子,没有一样不要钱的。为了不让下一代输在起跑线上,他们就必须继续苦着自己,勒紧裤腰带,把省出来的每一分钱,都投资在对孩子的教育上,为孩子报数不清的辅导班,把孩子累个半死,把自己直接累死。

    等把这一切都熬完,可以真正为自己想想的时候,就已经人到中年了。

    结婚生子的代价,实在是太高太高,高的让80后们瘦弱的脊梁,无从承受……

    当初的郑国霖,在酒桌上装疯卖傻,去勾引在这个城市里有房子,比自己大三岁的杨诗曼,到底因为什么,就可想而知了。

    那是让身边的同龄人,因为结婚生子而付出的惨重代价,给吓的。

    “不,就吃料理。”郑国霖对郑秀莉说,语气不容置疑。

    这一世,郑国霖已经想好了,再不要像上一世那样活。

    做为著名公司的高级策划,他也在自己心里,为自己策划了一个与上一世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从这一年,也就是2005年开始,实现他人生的彻底逆转。

    生活的艰难,对他来说,只是暂时的。随着他心中那个为自己策划的人生方案。慢慢变成现实,艰难也就很快过去了。

    料理店的环境比起快餐店来,就优雅了许多,也十分安静。两个人对桌坐着,边吃边聊。

    一起大学四年,许久不见,有的是话题可聊。

    当然,聊的最多的,自然是不在这里的赵帅。

    对赵帅毅然决然地把自己媳妇抛下,跑回老家去,郑国霖的解释,就是赵帅受不了他父母的压力,不得不回去了。

    “他在老家安顿好了,很快就会来接你,然后你们就可以结婚成家了。毕竟,小城里的生活消费,比这里要少很多。”郑国霖就宽慰郑秀莉说。

    郑秀莉就嘻嘻一笑:“你爸妈不也是逼着你回去吗,你怎么不走?”

    郑国霖顺口说:“我在这里都混不出个子丑演卯来,回去还不一样啊?”

    说到这里,他忽然住嘴了。这不等于是暗示赵帅回去,也不会有多大出息吗?

    他立刻就改口说:“当然了,赵帅和我的情况不一样。赵帅他爸是大国企里的中干,能为他谋个好工作。我就不行了,我爸妈都是普通老百姓,回去和在这里,没有多少区别的。”

    郑秀莉脸色有些不好看,冷冷一笑说:“你不用宽慰我。如果单纯是因为父母,他不会回去。他就是自己想回去,即便是我在这里,即便是我已经表明了不会跟他回去的态度,也无法挽留住他。”

    郑国霖就劝她说:“你这个想法就不对了。回去和留下,都是一种选择。回去可以得到更好的生活,为什么非要留在这里呢?”

    “有更好的生活吗?”郑秀莉不信,“他没和你说吗?他在他爸那个厂里做技术员,一月千数块钱。”

    她就叹息一声:“当然了,工资不高。但那是个小城,正如你说的,消费也不高,还有他父母在跟前照应、接济着,过日子足够。”

    说到这里,她突然就提高了声音:“可是,我不想要那样的生活!因为那种生活,会让我一下子就看到我们的未来和结局,这让我感到害怕,感到活着丝毫没有意义,你明白吗?”

    郑国霖无言以对。

    他和郑秀莉太像了,他也不想要那种生活。

    所以,他会选择杨诗曼,选择不要孩子。

    可惜的是,他想方设法的,从80后的,一眼可以看到底的生活套路里跳出来,却又落入了另一个套路里。

    水深与火热,哪一个都不是他想要的。

    所以,这一世,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自己的生活,和杨诗曼有一丝一毫的瓜葛。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