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邦乱弹琴 - 8.吓吕秀一跳 逆转在2005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和郑秀莉约好了晚上一起吃饭,他就回了大格子间,开始给向国强写策划思路报告。

    向国强当老板时候不短了,手里的活还能不能拿起来,郑国霖心里也没底。

    怕向国强把案子弄砸了,他得把报告写的尽量详细。方案的主题思想,策划方向依据,客户所在地区大环境,数据调研方法,可行性分析,最终显现的效果。他能够想到的东西,他都打算写进去,比出个策划方案都费事。

    上班时间到了,小组的几个人都没来,估计是接了案子,出去调研去了。

    写了不到一半的时候,吴波从外面回来了,看到他挺吃惊,就走到他这边来问他:“你不辞职了吗,经理没批?”

    郑国霖就顺口说:“批了,我还有点事,一时半会儿不走。”

    怕吴波再问别的,就干脆不写报告,抢先问他:“怎么就你自己回来了?”

    吴波说:“这回是问卷调研,他们都在外面找人答题呢。”

    郑国霖就笑:“你不去监督着,当心这帮家伙糊弄你,随便给你填了交上来。”

    吴波也笑:“你不去,我就不用担心。别人没这个胆。”

    郑国霖就有些不满地看着他说:“感情在你心里,我就是害群之马。你是巴不得我赶紧滚蛋,是不是?”

    吴波就承认:“对了,你小子在这里这三年,坑我还坑的少了?”

    这个郑国霖还真得承认。仗着和吴波关系好,他工作上没少干偷工减料的事。吴波有时候也知道他糊弄他,只要不影响主要调研方向,一般也不和他计较。

    吴波想想,还是又对他说:“你都在这里干三年了,再熬一熬,过两年晋升应该问题不大。如果外面工资不是高出太多,还是不要走了。这是我给你的忠告,听不听在你。”

    吴波是真正关心他,这一点郑国霖可以听的出来,心里就挺感动的。

    “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不行啊?”

    心里越感动,他说的话反倒越倔强。

    吴波就拖长了腔说:“行。你小子,历来都是狗咬吕洞宾。”

    说罢要走,郑国霖又喊住他,冲他笑笑说:“和你没待够,我也不见得非走不可。能留下的时候,我还会留下。”

    吴波奇怪地看着他,没明白他这话的意思。

    郑国霖就说:“你别问了。有时间我再和你仔细说。”

    大格子间里还有其他小组的人在,的确不是说隐私话题的地方。

    吴波就点点头,回自己的工位上去了。

    过一会儿,他还是出去监督那几个人去了。虽然和郑国霖那样说,别人没胆子糊弄他,也就是开个玩笑。

    调研这活,特别是问卷调研,还是相当辛苦的,不来回跑着监督着,谁都敢抱侥幸心理糊弄他。

    时间已经不知不觉到了下午两点,郑国霖那个报告才写了不到一半。再磨蹭下去,今天就完不成了。

    好在他对这类案子比较熟悉,写起来几乎不用做过多思考,当下文不加点,一蹴而就。

    写完了,看一遍,修改一些错别字和逻辑性不强,表达不是很清楚的地方,赶紧拿去打印出来,直奔向总的办公室。

    上午他去,是向国强带着他进去的。这回自己去,到了外间就被助理吕秀给拦住了。

    水涨船高,狗眼看人低。小职员闯老板办公室,肯定不行了。郑国霖说是向总让他来的,吕秀都不信。

    郑国霖就急了:“我跟你说吕秀,我见向总可有急事,你要给我耽误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信不信?”

    吕秀让他吓一跳,还没有哪个小职员敢直呼她的名字,威胁她呢。

    愣神的工夫,郑国霖就烦了:“干什么你,没睡醒呢?赶紧给向总打电话!”

    吕秀竟然乖乖把通话器给拿起来了。

    不等她说话,郑国霖一把就把通话器从她手里抢过来,打开说:“向总,我是郑国霖,你要的报告我写完了,给你送过来了。”

    通话器里就传来向国强的声音:“你进来。”

    郑国霖把通话器还给吕秀,又拿手指头点了点她,一副要敲她脑袋的,恨恨的神气,进里屋了。

    直到郑国霖进屋,吕秀都没反应过来。这人谁呀,怎么这么牛啊?

    郑国霖那篇报告,写了将近两万字。向国强蜷在靠背椅里,足足看了一个多小时。

    看完了,他把郑国霖叫过来和他商量:“哎,你别去做高级策划了,过来给我当助理怎么样?放心,薪水,我按高级策划给你开。”

    郑国霖看一眼他问:“您不是说,等你做成了这个案子,再考虑我的事情吗?”

    向国强揉揉有些疲劳的眼睛,这才说:“你是不是把我想的也忒笨了?你写这么详细,我再做不成这个案子,你是不是会炒我这个老板的鱿鱼了?”

    郑国霖就笑了。他知道,向国强已经认可他的能力了。

    他就说:“您不是有吕秀当助理吗?再说这个我是真不会干。每天给你安排工作行程,招待客人,端茶倒水,您这不是大材小用吗?”

    向国强就摇摇头:“吕秀是工作助理,你给我当的是技术助理,主要还是帮着我审查下面报上来的案子,还是以策划专业为主。”

    郑国霖就好像明白了,说:“向总您的意思,是让我在重要案子上,替你把关吧?”

    向国强不置可否,过一会儿才说:“木秀于林,知道什么意思吧?”

    郑国霖说:“您的意思,是我太年轻了,去做高级策划,那几个老家伙会看我不顺眼,合起伙来挤兑我。”

    向国强就又点头:“嗯,孺子可教。”接着就皱眉,“你这话有问题。公司里这几位高级策划,都是难得的人才,最大的没超过四十五,怎么在你眼里,就变老家伙了呢?”

    郑国霖又笑:“这不说顺嘴了吗,对他们,我真的很尊重的。”

    向国强就不相信地“嗯嗯”两声说:“口是心非。从你的语气里,我就能听出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郑国霖也不隐瞒,直接就说:“他们有些观念,在我看来,就是有些过于保守了。策划这个行业,没有新的理念,遵循旧例,没有自己的东西和灵感,是行业大忌!”

    “嗯嗯,越说越来劲。”向国强就表现出不满来,“要学会尊重前辈,懂不懂?”

    郑国霖也不争辩,站直了身体说:“遵命!”

    向国强看看他,忍不住笑了一下。他还真挺喜欢郑国霖这个样子,没多少城府,想到什么说什么,还才华横溢,是个培养的好苗子。

    他不会想到,郑国霖实际是四十岁的人,好多理念来自十多年以后。以他未来人的看法,公司里那几个高级策划,弄的那些案子,确实就是过于陈旧,毫无生气。

    他那一副傻乎乎的耿直样子,也是故意装出来的,他知道向国强的喜好。

    郑国霖也没有想到,向国强把他放在身边,不只是看重了他的才华。他是要郑国霖跟着他的时候,看着他怎么处理问题,怎么去驾驭公司和部属。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