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邦乱弹琴 - 6.意外 逆转在2005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第二天早上上班,郑国霖在自己的工位上坐下,打开电脑,就开始写辞职报告。

    对那个在公司里重新应聘高级策划的想法,他已经不抱奢望了。

    报告刚刚打完,吴波就从外面进来了,招呼大家说:“有新案子了,走,都到会议室,团队长开案情介绍会。”

    大家就纷纷起身,一脸愁容地去会议室。

    郑国霖也站起来,走到吴波身边说:“我不去了,我打算辞职了。”

    吴波看他一眼,也并不感到奇怪。

    这种公司,辞职跳槽本来就是常有的事情。今年组里是这六个人,明年说不定有一半的面孔,就都是新的。

    “找到新工作了吗?”吴波问他。

    一般辞职的员工,都是去外面应聘,找到了薪水更高的工作,才会跑回来辞职。

    郑国霖昨天请假出去,应该是去其他公司面试去了。

    可面试以后,怎么着也得过个几天,才能接到应聘公司的通知。

    他昨天面试,当场就过了?这可有点太快了。

    但这些事情,都属于个人隐私,他也不好多问,就说:“有时间的话,晚上大家聚聚吧,同事一场,有始有终。”

    郑国霖还真没有时间,他还惦记着赶紧把杨诗曼那个事情解决了。

    于是就说:“今晚恐怕不行,我有点事得办。这样吧,到星期六,我请大家。”

    吴波点点头:“就这么说定了。不用你请,咱们老规矩,男生aa,女生白吃。”

    说完了,就不再等郑国霖回答,喊住要出门的王艳和张小雨:“艳儿,这次你跟小雨。小雨,好好带她。”

    王艳和张小雨都是一愣,一齐看向郑国霖。

    郑国霖就冲他俩笑笑,挥了挥手。

    两个人也就明白了。

    那边等着开会,这时候不便多说什么,大家就三三两两,出了大写字间的门,去会议室。

    看着大家都走了,郑国霖竟然有些怅然若失。

    这拨兄弟姊妹,在一起混的时间最长,也最有感情。以后的岁月里,大家虽然同样是各奔东西了,可大多数都保持着联系,一直都是朋友。

    愣一会儿神,郑国霖才回到自己的工位上,把报告保存到u盘里,然后关电脑拔u盘,再到打印机那里,把报告打出来,出门去经理办公室。

    经理办公室就在大格子间的对面,他直接推门进去,却吓了一跳。

    经理室左边的待客沙发上,坐着公司老板向国强。

    成为高级策划以后的郑国霖,没少和向国强打交道。公正地说,这人是个好老板,爱才惜才,思想超前,颇有雄心壮志。除了在管理和用人上有些固执己见,其他没有多少可挑剔的。

    但现在的向国强,不可能认识郑国霖这个小调研员,他们也算是今世无缘了。

    他已经打定主意要辞职了,仗着向国强不认识他,他也就假装不认识向国强,直接走到经理办公桌那里,把辞职报告递给经理周骏。

    他只能这样做。

    如果不这样,他就得给老板鞠个躬,问个好,然后退出去,等着向国强走了,才能再进来,递交自己的辞职报告。

    他没那个时间等了,他还想去办别的事情。

    周骏见郑国霖直接无视老板的存在,径直走向他交报告,也是一愣。

    不等周骏反应过来,郑国霖就把报告放到他的桌子上,嘴里说:“周经理,这是我的辞职报告,请您看一下,签个字。”

    周骏就不耐烦地冲他挥挥手说:“待会儿再来找我,看不见我有事情吗?”

    郑国霖坚持说:“您还是先看一下吧,耽误不了您二分钟。”

    周骏就要发作,可守着向国强,他还不敢多说。干脆就看也不看那份报告,拿起笔来,在上面写:已阅,同意。然后就签上自己的名字。

    一个小调研员,辞不辞职的,对公司几乎没什么影响。

    公司里随时都会有新人进来,也会有旧人离开。

    高兴了,他可能会问一下原因。不高兴,也就顺手签个字拉倒。

    也就在这个时候,坐在沙发上的向国强开口了:“年轻人,为什么辞职啊,对公司的薪水不满意?”

    郑国霖没法无视向国强的存在了,他只好转回身来,面对向国强。

    这时候的向国强,才刚刚四十出头,两鬓也没有白发,看着一副踌躇满志,自信满满的样子。

    郑国霖还是故意装着不认识他,对他微微笑笑说:“不是。我想应聘更高的职位,公司招聘处没有给我回话。我打算到其他公司去试试。”

    向国强想一下就问:“你现在是什么职务?”

    “策划部调研室调研员。”郑国霖老实回答。

    向国强再问:“你想应聘什么职务啊?”

    “公司高级策划。”

    向国强忍不住笑了。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周骏,也陪着向国强笑了一下。

    这年轻人,实在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他就对郑国霖挥挥手:“走吧,走吧,去人力资源部,办手续就行了。”

    两个人轻蔑的笑容,伤了郑国霖的自尊心。反正他不打算在这里干了,也就不在乎了。

    “好笑吗?”他说,“我就不明白了,银狐策划用什么标准衡量人才?没有资历就不是人才了?连个考核的机会都不给,这得流失多少像我这样的人才?早晚有一天,你们会后悔!”

    说完,他不打算跟这两个人争论,转身就走。

    “等等。”向国强把他给叫住了,“你说你是人才,你确信你可以做得了高级策划这个工作?”

    郑国霖平静地看着向国强:“当然做得了,要不然我请求重新应聘干什么?”

    “好,”向国强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就给你个机会。”

    见老板站起来了,周骏也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劝着说:“向总,他一个毛孩子,你跟他一般见识干什么?他愿意走,让他走好了,我们这么大的公司,还缺跑腿的吗?”

    向国强就摇摇头:“不。我向国强一向注重人才培养,我不能让他出去,到处去宣扬我的银狐策划不重视人才。这个罪名,我担当不起。”

    他就看着郑国霖说:“你现在就跟我去人力资源部,我让贺总亲自考你。如果你能过高级策划这一关,我还就聘请你做高级策划了。”

    郑国霖就在心里笑了。

    人力资源部老贺那里,考核的试题都是他出的。虽然现在的试题不是他的,但他出试题的时候,也是参考借鉴了过去的试题,所有题目他都知道。

    向国强让他去答他知道答案的试题,他还不考一百分啊?

    到时候我把试题都答对了,我看你怎么办!

    如果可以做高级策划,他当然还是愿意在银狐策划这样的大公司里做,起码所有的设施和功能部门齐全,也不缺人手。

    更重要的,还是工资稳定,五险一金都给交。

    瞬间就可以成为公司高级白领,这种好事,上哪儿找去?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