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白衫 - 第44章 可否抽空想这张旧模样 国啤(秦东)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杜小桔也不再挣脱,青年男女只要踏入万宝金楼,就是要订亲了,他们有足够的理由向世人宣布,短则三个月长则半年,他们就要结婚了。

    财宝金楼里的东西还真是齐全,金光闪烁,乱花迷眼,足金,k金,钻石,翡翠,宝石……这个时候特别流行金质的十字架,首饰的做工也真是细致,但首饰都没有首饰盒,而是盛放在古色古香的首饰袋里,红色的粉色的绿色的首饰袋……

    “您两位准备订婚,看看金三样?”女服务员就笑着迎过来,所谓金三样,就是指金戒指、金耳环、金项链。

    杜小桔羞涩又高兴地点点头,柜台里的金货很多,可是她选择了一个最小的戒指,式样也很是简单,“这个吧,现在金子多少钱一克?”

    “七十一,”服务员笑着答道,她把戒指拿出来,杜小桔笑着看看秦东,就戴在了手上,“好看吗?”

    杜小桔的手修长白净,在秦东眼里戴什么都是好看的。

    “我再看看。”杜小桔好象还不放心,秦东就笑了,“这个可能是最小的一只了吧,你不用再看了。”

    被秦东说中心事,杜小桔嗔怪地看他一眼就对服务员说道,“就这一只吧。”

    服务员看着这对青年男女,在金楼里这样订婚的青年她见得很多,不管什么金三样,就挑一只最小戒指的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小伙子,好福气啊,”服务员由衷地夸奖道? “你媳妇将来肯定勤俭? 顾家!”

    秦东笑了,这还用说吗? “再挑项链耳环吧。金三样都有? 你不挑让人家笑话……”

    杜小桔摸摸耳朵,“我不戴了? 我也没扎耳眼。谁爱笑话谁笑话,反正我也不戴? 他们怎么知道我没有?”

    “那行吧。”秦东接过服务员手里的戒指? 拉过杜小桔的手,直接给她戴上了,“订婚再戴吧,别磨坏了!”杜小桔小心地看着手指上的金戒指。

    “戴上戒指? 就表示你是订婚的人了? ”秦东笑道,“名花有主!”

    杜小桔看他去付账,又小心地看着手上的戒指,举到阳光下,戒指就发出夺目的金光。

    “不是说金三样吗?”回到家? 小桔妈看到杜小桔手上的金戒指,就有点不高兴了? “就买了个戒指啊!”

    “其它的我没要。”杜小桔笑道,她亲昵地拉住自己母亲的胳膊? “大东想给我买,我说我不戴? 上班戴着也不方便……”

    小桔妈叹口气? 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姑娘? “唉,我姑娘就是实诚!”

    ……

    八月的中午,太阳很是炽热。

    柳枝、武庚穿戴一新,小心翼翼地用手捧着一个木盒,后面跟着的也是一身新衣的秦南、鲁旭光,钟小勇,小军等人,有的捧着糖,有的拎着肉,还有的拿着鱼。

    在秦湾,定亲就是双方父母和主要亲戚一起吃个饭认认亲家,是个正式的宴席,目的是正式告诉女方结婚的时间,所以也叫“送日子”

    秦东也走在队伍中间,他上身穿着衬衣,下身是一条蓝裤子,脚踩新的凉鞋,不时与钟家洼的街坊邻居打着招呼。

    杜源家里,老两口也是上下一新,杜小树把院子扫得干干净净,看着穿着一身红色连衣裙的自家姑娘,又看看笑得咧开嘴的丈夫,小桔妈郑重地嘱咐道,“桔儿,你是个姑娘家,待会儿矜持着点……别让人家笑话。”

    杜小桔就羞涩地点点头,树上的蝉鸣正躁,院里的石榴已经结果,沉甸甸压在碧绿的枝头。

    秦湾人一般是在中午以前举行订婚仪式,女方家需要准备好茶水和点心等食品,用来招待男方家人。

    “老武,快进来坐。”杜源看到武庚,马上就笑着上前招呼道。

    两家实在太熟了,熟不拘礼,可是今天这样如对大宾还是第一次。

    由于还要到饭店吃饭,大家坐定后寒暄一下可以直奔主题。

    “杜所长,这是我们带来的小六样……”秦南、鲁旭光、钟小勇等人一字排开,每人手里都是一样东西。

    这小六样,女方不全留下,除了肉以外还要返还男方两样,但是俗话说闺女是娘身上的肉,是不能割舍的,所以娶了人家的闺女,就需要割6斤肉象征着补偿。

    “还有。”柳枝笑着把手里的盒子递给小桔妈,“这是大东给小桔的……”

    “这是什么呀?”小桔妈看看秦东就打开了盒子,杜小树也赶紧凑了过来,阳光下,盒子里的的东西闪烁着光芒……

    “东哥,你是把半个金楼都买了吗?”杜小树颤声道。

    盒子里面不止有金三样,并且都是财宝金楼里面最大的最重的,除此之外,还有金手镯,镶着宝石的金手链,红的宝石,紫的宝石,绿的宝石……

    杜小桔吃惊地望着秦东,“这得多少钱?”可是盒子里远不止这样,还有几张纸和几把钥匙。

    小桔妈翻看着纸张,有秦东的专利证书,有几张存折,翻开一张,里面的数字够她几辈子的工资,还有,还有沈南北冰洋啤酒厂的家属楼钥匙,市里火柴厂的家属楼钥匙,还有一张纸,竟是北京那套四合院的房产证,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自己家姑娘的名字!

    嚯——

    小桔妈立时不矜持了,虽然几分钟前,她还让自己家姑娘矜持点。

    “够了六千了吗?”鲁旭光拍拍杜小树的脑袋,杜小树就笑着摸摸头。

    “好了,杜所,开始吧。”见时间紧张,武庚马上催促道。

    嗯,杜小桔就走到了父母身后,秦东站在了武庚和柳枝的身后,秦东笑着瞧她一眼,杜小桔就浅笑着把头低下去,可是过不一会儿,又把头抬起来,脸上始终挂着笑,透着红。

    “小桔?”武庚笑着就看向杜小桔。

    杜小桔看看秦东,就羞涩地走过来,“哥,姐。”

    “哎。”柳枝和武庚答应着,就掏出红包来。杜小桔红着脸接过来,她眼光一扫秦东,微微有些不自然。

    “爸,妈。”秦东不用武庚提示,直接喊上了。

    “呵呵。”杜源张着嘴却是一阵笑,但什么话来也说不出来了。

    小桔妈抹着眼泪掏出了红包,杜源也赶紧从兜里掏出自己的红包,可是手一抖,红包就掉在地上。

    武庚站起来笑着挥挥手,“以后走动就可以名正言顺了,行了,那到秦和楼吃饭吧。”

    一群人笑着走出杜家,落在最后的却是秦东跟杜小桔。

    秦东却是一把抓住杜小桔的手,“以后,就可以名正言顺了。”

    杜小桔也不抽手,红着脸笑着抬起头看看他,阳光下,杜小桔的脸如玉般纯净透明,秦东看看外面,一把把她搂在怀里。

    天,湛蓝湛蓝的,阳光,明亮明亮的,三朵两朵的云彩悠悠飘着,一阵悠扬的鸽哨从天际传来,越过中午袅袅升腾的白烟,却是越传越远,越飞越远,越飞越高……

    ……

    北京工学院。

    梁静雯放下了手中的电话,泪水就无声地从脸上滑落。

    电话是父亲梁永生打来的,在快要结束通话时,父亲象不经意地提了一嘴,“秦东订婚了。”

    窗外的雨还在下着,校园里只有雨丝中朦胧得灯光陪伴她无眠。

    “当某天雨点轻敲你窗,当风声吹乱你构想,可否抽空想这张旧模样......”

    听了一夜的歌曲,梁静雯终于擦干泪花,她拿出那支钢笔,这是秦东送给她的,她一直珍藏,没有用过。

    现在,秦湾、嵘啤,还有那个男人,勾起的不只是回忆,更是一段往昔珍藏的情感。

    她终于又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爸,我决定了,我想出国留学……”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