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 - ρō18к.cOм 已经娶妻的失忆男主8 (快穿)插足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快穿)插足者 作者:天外来

    



    ρō18к.cOм 已经娶妻的失忆男主8



    除夕跨年的那天晚上,除了最后捅进去,两个人几乎什么都做了,坦诚相见。

    被刺激狠了的徐承墨把乔阮压在柔软暖和的大床上,乔阮的身上除了绣着戏莲小鱼的小肚兜和湿透了的亵裤都被他走到床上去的路上给顺手剥下来扔在地上。

    男人和小姑娘的衣物在地上胡乱堆着,原本干净整洁的房间因为这些凌乱摆放的衣物、暖黄的烛光映射下床上交织堆迭在一起的一大一娇小两个人影的原因而变得淫靡暧昧起来。

    乔阮的胸口有一个黑乎乎的大脑袋正隔着肚兜含的咂咂作响,口水渗透舒适柔软的绸缎,精致的小肚兜早就已经变得摇摇欲落,沉迷情欲的男人的一只手已经不耐烦地把不小心扯成死结的肚兜绳子直接拉断。

    沉醉的男人抬起头,眼睛已经因为情迷变得猩红,嘴巴轻轻咬住已经变成了一块只是轻轻搭在乔阮白嫩的小肚子上的小肚兜,转头轻轻一吐,肚兜儿就被迫从小肚皮上彻底移开。

    白白胖胖比一般少女都要丰盈些的小包子完完全全暴露在男人的身下,被隔着衣物舔弄的小乳头被一层水液包裹,反着黄色的,醉人的,叫人沉迷的光,粉红的更加诱人,让吃上瘾的男人一见到这美景就张开嘴大口含住它吮吸一口又一口,不能自已。

    解决完了碍事的肚兜以后,男人的手又开始在肚脐眼边打转,微有些粗糙的指腹绕着那敏感地带一圈又一圈的刺激小姑娘。

    早早就放在小屁股上的手仿佛是不经意地改换位置,修长的食指慢慢探进小姑娘颤颤巍巍水流不止的小花穴,花穴极小,食指才刚刚伸进去就被穴壁攀咬不止,难以再向前移动,男人一边往里,修长的手指一边微微弯曲,指尖的粗粝在小姑娘的小穴内摩擦,这里的快感像放大了十倍,还没有开苞的身体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浑身一颤竟泄了出来。

    小脑袋受不了的下意识往上一扬,细长的脖子主动展开向前送去,徐承墨眯着眼感受手上的余韵,噙住乔阮不自觉微微向上弯过来的脖子,一边啄吻,一边从喉咙里发出低笑。

    徐承墨将浸满了小姑娘蜜液的手在小姑娘眼前晃晃,强引起她注意,一眨不眨的盯着小姑娘,让她看着自己用红色的大舌把手指放进嘴里面,一根一根的开始舔。

    男人饱含情欲和占有欲的眼神让乔阮有一种异样的满足感,他忘记了自己的妻子幼儿,他不记得她要承担的责任,他在此时此刻,是一个眼睛里面只有她,想要她的男人,他的行为举止都告诉乔阮,他现在是一个为她疯狂的男人。

    不过这种异样的快感她并不能表现出来,她的角色应该是一个表面大胆,实际上在遇到过了界的事情的时候还是会很害羞的小姑娘,遇到这样有些意料之外的情况,她正常的感觉除了和心爱的男人在一起的快乐还要开始恐慌了。

    徐承墨吃完蜜液后,故意没有舔干净的手指又在乔阮的嘴巴上磨捻,不容置疑的伸进小姑娘的檀口中,一向冷静的声音中带着些许压抑和笑意,“我的乖乖,尝尝自己的味道,嗯?”

    他也不等乔阮是否同意,直接就把手指放在乔阮的小舌头上擦,好像小姑娘不同意就会由他来强迫小姑娘吃下去。

    这样的他,让乔阮仿佛看到了那个恢复记忆后,没有这么傻乎乎的徐将军。

    ……

    这一场欢爱还是没有进行到底,最后以徐承墨隔着乔阮的亵裤,在小姑娘的大腿处抽插许久后射了出来为结束,他不敢真的插进去,他不知道自己如果插了进去,还能不能控制住自己。

    除夕夜是两个人关系进一步深入的分界点,两个人此前虽然在一起,但是就像感情一开始的时候总会有一个相互了解的羞涩期,两个人对对方展示的都还是修饰后的自己,内心的旷野都会被下意识的隐藏起来。

    那一天夜里的欢爱,不仅仅是身体上有了进一步和对于这个时代来说有些禁忌的接触,最重要的是蜜里调油的两个人心里的距离也拉近了更多。

    一直到二月份,整个大齐过年的热闹气氛才完完全全散去,街上铺子的生意才恢复了如同往常一样热闹。

    郎情妾意的两个人发展也很顺利,乔阮的勾引和徐承墨的默认放纵,让他们一天天更喜欢呆在一起,像黏黏的麦芽糖一样,又甜又粘。

    不过像除夕那天晚上一样差点擦枪走火的意外在徐承墨的极力忍耐下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了。

    乔阮和徐承墨的事儿在乔父乔母那里相当于过了明路,她出门就越发频繁,有时候扮成小丫鬟装作上门儿的难缠客人等着徐承墨招待,有时候是一身劲装的少年侠客来到店中“除恶”,只是鼓起来的小胸脯让她不管怎么看都不像个男孩子。

    十五年前的四月十五,是乔阮初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今年的四月十五,是乔大小姐举办及笄礼的日子。

    乔阮是乔府唯一的女儿,是整个乔家最受宠爱的小宝贝,她的及笄礼办的很隆重奢华,商户人家最不缺的就是钱,整个乔家被装点的喜气洋洋,用钱堆砌出富贵非凡。

    单说乔阮身上的这一身衣服就是价值上千两白银,这是乔父提前半年就托请苏州有名的苏绣大家来完成的,这位大家早些年的时候曾经给来江南巡游的皇帝和皇后做过衣裳,还得到了他们御赐的牌匾,因为这位大家名气大手艺好,她做的衣服一金难求,即使是很多有钱的人家也很少有人愿意给女儿做一身这么贵的衣服。

    这样的衣服贵不仅在布料的珍贵,也在这身衣服的绣线和绣法。本来就美丽妩媚的乔阮穿上这身衣服,不仅与她的容貌两厢成映,还给她增添了一份沉稳,在这个美丽的小姑娘身上锦上添花。使得这个迈着莲步向礼赞走过去的姑娘轻而易举的就成为焦点,夺人眼球。

    徐承墨坐在下首心中既为自己的小姑娘骄傲,又有些心酸,骄傲地是这个小姑娘已经和他私定终身,是他的了。心酸的是这些臭男人的眼睛都盯着他的姑娘,看的那么认真,那么仔细。

    年轻的可能是想把她娶回家,或者纳为妾室,年长的就不知道在想什么龌龊的了,说不定今日以后,苏州的那些老爷们会养上几个同乔阮有些相似的外室也不一定。

    求珠珠,求收藏的我来了,我又来了。

    上周的五更已经完成了哟,这一章及以后的四章都是另外一周的了。

    因为……现在已经转钟了,是新的一天。

    如果你们喜欢的话,就投珠珠给我,和加入书架哦!

    再次感谢投珠珠的小可爱们,谢谢哟!!!

    非常感谢!

    --



    ρō18к.cOм 已经娶妻的失忆男主8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