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 - ρō①8к.cOм 已经娶妻的失忆男主 1 (快穿)插足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快穿)插足者 作者:天外来

    



    ρō①8к.cOм 已经娶妻的失忆男主 1



    乔阮是一个破坏男女主爱情的职业小叁,每一次破坏了别人的婚姻,爱情,乔阮都会获得一定的能量来维持自己的生命。

    对于乔阮这样一个自私自利,十分惜命的人来说,仅仅只是破坏别人的爱情而已,便可以活得长长久久,这样的好事又何乐而不为呢?

    这次她附身的身体是苏州的一个富商家的小娘子,这家的老爷恰好姓乔,倒是方便了她在这个世界中不用改名。

    按照故事本来的发展,这两个人的交集在于,已经成为将军的男主在南疆依照皇帝的密令追查时,被人发现探查,在不断地追杀之下逃至江南,傍晚的时候昏倒在乔阮探亲归家的小路上。

    然后男主就恰好被乔阮这个小娘子救起,虽然乔小娘子容色美艳,身段窈窕,体态婀娜。

    而且乔小娘子与男主徐承墨相处的时间有两叁年,但是男主心性坚定,再加上乔小娘子性格胆小羞涩。

    在这些年中,两人也没有擦除什么火花,最后男主在一次帮助乔家运送货物的途中,遇到山贼袭击,推拉打斗之下,头磕到了装着货物的箱子上,便恢复了记忆。

    恢复记忆后,谢过乔家,男主独自就返回了京城,乔阮与男主两个人终身再也缘分相见。

    乔阮穿过来的时候,距离乔阮救起男主还有叁天,叁天后,乔阮会在探望外祖一家后的返回途中的小道上,救起昏倒在路旁的男主。

    此时的男主已经同女主成婚四年,还育有一个叁岁大的儿子,男主徐承墨除了是在五年前的大周与戎狄战争中立下战功的将军,还是武安侯家的嫡次子,再加上男主忠心于新帝,基本上是新帝的心腹。

    可谓是身份贵重,如果按照正常的流程来说,以乔阮的身份嫁给他做妻子是痴人说梦。

    但是事情就是这么离奇多变!

    可是谁叫他失忆了呢!

    这样就便宜了我们这个也叫做乔阮的小婊子。

    叁天后,身穿一身鹅黄色对襟抹胸长裙,一抹浅黄色的腰带束在乔阮婀娜的纤腰上。

    梳着时下流行的桃花鬓的乔阮坐在庆安县的外祖家中,小姑娘明艳妩媚的脸上泛着叁分笑意,声音温柔而细腻,还藏着一点点不怎么惹人注意的勾人尾音。

    “外祖母,父亲母亲催我回家,今日呦呦便辞别外祖归家去啦。”本来美艳的小姑娘笑的一脸濡慕,凭空在这动人的美色中添了几分纯真。

    这样又纯又欲的模样最是夺人心魄。

    小姑娘一边伸出如削葱根一般白嫩,纤长却带着一股精致脆弱的玉手端起一旁低眉顺眼的小丫鬟手上托着的一盏清茶,不点而赤的让人看着就想要啄一口的朱唇轻抿了一口茶,顺手又放了回去。

    坐在上首的慈眉善目的余老太太,满意的看着下面漂亮诱人的小外孙女儿,余老太太从握住乔阮的手上又脱下手腕上的一根成色极好的羊脂白玉的镯子,戴在乔阮白嫩嫩的小细手腕儿上。

    做完这些,想到外孙女这次离去后,下次再见面可能就已经是别人家的媳妇儿了,叫余老太太心生感慨。

    两只保养得宜的手握住乔阮,情深意切地说:“呦呦,此去回家,可不能再像往日那般懦弱了,被别人欺负了,能欺负回来的,就欺负回来,咱们余家和乔家虽然也不势大,但也不能叫人欺负了去,那起子奴仆发卖了就是。”

    现在的乔阮低着头微微勾唇,一边用小脑袋蹭蹭老夫人的胳膊,说:“以后呦呦定不会再叫人欺负了去。”

    余老太太看出外孙女儿眼中的坚定,终于是怅然的点了点头,说:“外祖母今儿就不留你了,时辰也不早了,快归家去吧!免得你娘同我说抢她闺女儿。”

    乔阮拜别外祖父母后,在余府门口,扶着贴身丫鬟玉茹的手,登上马车。

    随着几辆马车的缓缓离去,站在门口的余家人也收回了自己怅惘的目光,关上大门,回到府中,要吃午饭去了。

    傍晚的时候,正在行驶的马车突然停下,使得马车中的乔阮和小丫鬟一个踉跄,乔阮精致的红唇微微勾了勾,眼波流转间露出几分期待和跃跃欲试,慵懒的媚意随着乔阮的动作浮现在她的眼角。

    已经成婚生子的男主,终于来了。

    有妇之夫,这正是乔阮感兴趣的恶趣味。

    前面的马夫利索的跳下了车查看情况后,回来向乔阮禀报,穿着蓝色短打劲装看起来十七八岁的男人隔着马车说:“小姐,外面有一个受了伤的男人。”

    乔阮微微站起身,自己掀开门帘,车夫立马搭好小栀子,踩着小栀子款款下了车,乔阮走上前去装模作样地看了一眼,颦着自己好看的细细的柳眉,一只手也微微捂着自己的胸口,好像是不忍心一样。

    娇媚的声音微微颤抖,好像害怕一样:“将他抬上我的马车吧!”

    年轻的马夫看着乔阮这样一幅娇弱,不忍心叫人自生自灭的模样,仿佛有些心疼。

    根据乔阮的吩咐,手脚比平时都麻利了几分,将受伤的,穿着黑色锦袍的男人搬上了马车。

    马车上。

    乔阮细细打量着这个男人,虽然满脸血污,昏迷不醒,但还是可以看得出来他的眉眼,五官生的极好,再不提他身形高大,身材极好。

    一进来,原本十分宽敞的马车也变得十分逼仄。

    毕竟攻略对象生的丑的话,乔阮也无法折磨自己去勾引他。

    乔阮的一双白嫩细腻的小手,一只扶住马车上的小桌子,稳住自己的身形,另一只手在玉茹略有些诧异的眼光下,临摹着徐承墨的脸,先是细细的描绘着眉毛,然后从高高的鼻梁上轻轻抚摸,缓缓滑到带着苍白,缺少血色的薄唇上。

    乔阮忍不住“噗嗤”一笑,端的是把有些昏暗的马车都照的亮了许多。

    小丫鬟玉茹看着自家小姐这样惊世骇俗的举动,倒也没有过分惊讶。

    只除了一开始时略有些讶异,这个男人虽说年纪有些大了,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看出其生的很不错,只以为是自家小姐春心萌动了。

    毕竟对一个生得好的男人动心也不是什么太诡异的事情。

    乔阮接过玉茹递过来的手帕,开始为昏迷中的男人擦拭,这些事情本不应该是由她来做,小丫鬟玉茹不知怎的,竟然就这么看着自家眼角微挑像个魅惑人心的妖精一样的小姐就这样漫不经心的,把男人脸上的血污一一擦去。

    还没有陷入深度昏迷中的男人也只能感受到脸上有一个软软滑滑触感很好的东西,在他的脸上蹭来蹭去,受了重伤的男人一时间竟有些沉迷于这种温软的感觉,希望它不要离去。

    --



    ρō①8к.cOм 已经娶妻的失忆男主 1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