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 - 又传错了!!! (快穿)插足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表哥,我都说了,我没事的。”

    元瑟瑟忍不住鼓起一张脸,轻轻踮起脚,离得余修柏更近,对他说。

    余修柏本来就生气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如今她还敢因着这件事跟他顶嘴,简直气的他恨不得用手指头狠狠戳她脑袋,把她弄疼,要长了记性才好。

    元瑟瑟也不是真的不喜欢余修柏关心照顾她,她只是不喜欢他只把她看成一个小孩子,她希望他能把她看成一个已经长成的女人。

    只有转变了身份和心态,她才有机会。

    “你还说,再说信不信我马上写信告诉姨母,等过些天姨母回了京城亲自教训你!”

    余修柏知道元瑟瑟最怕的就是她那个做了女将军的母亲,林月珊姨母在下属面前,自是威仪庄重,在元家龙凤胎兄妹面前,也是一般大气庄重,但偏偏到了瑟瑟面前,那简直就跟他娘一样,絮絮叨叨说上半个时辰都不带歇气儿的,烦的人耳朵上的茧子起了一层都不够。

    其实不仅元瑟瑟怕她娘这么教训她,余修柏其实心里也对这样的姨母发憷。

    这话他也就吓吓小姑娘。

    元瑟瑟听了余修柏的昏招,吓的果然身子下意识一抖,余光撇着不远处的红色身影,有意无意地贴着余修柏更近了一点。

    “哼,坏表哥,臭表哥!”

    小姑娘如果不是身子不舒服,简直是想要跳到余修柏的身上揍他。

    嘟着嘴巴,因为气愤面颊微微有了血色,好像连之前的不舒服都忘却了几分。

    余修柏爽朗一笑,亲昵伸出手指刮了刮小姑娘秀挺的鼻子。

    欠揍的摇着脑袋凑到小姑娘白瓷般的耳朵边,继续点火:“叫你不听话。”

    不过一瞬,余修柏的话音又一转:“嗯~只要瑟瑟听表哥的话,我就不告诉……”

    “表哥!”元瑟瑟知道那边的人正在走近,故意扭住余修柏的手臂。

    这边的一对人儿正在打闹,那边无意中走过来的周沁然却看得刺眼,心里莫名有微微的不舒服。

    从前那个与他打闹的人可是自己。

    “余修柏。”

    突兀的女声将二人之间融洽的气氛打断。

    “啊……谁喊小爷?”余修柏头也不转,直接问道。

    一向自觉得大气的周沁然心中又是有些微的莫名不爽,他连她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么?果然,身边有了这么一个瓷娃娃般漂亮的小美人,哪里还会记得小时候的事情。

    余修柏此刻逗弄小表妹正逗弄的起劲儿,原来表妹生起气来这么可爱,让人想要重重的捏一捏,心里还在感慨,从前他怎么就没发现,让他少了好多乐趣。

    他对这个打扰他兴致的人自然口气不好。

    “表哥!”

    还是元瑟瑟躲在了余修柏的身后,好像是不经意间亲昵地扯着他的衣袖摇晃,示意他要与来人打招呼。

    “这位姐姐好!我唤做元瑟瑟,这位是我的表哥余修柏。不知道姐姐是?”

    元瑟瑟的话说的极为妥帖,既介绍了自己,又不着痕迹地表明了自己与余修柏之间亲密的关系。

    “周沁然!”

    红衣女子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余修柏打断,他看着她的目光中不乏久别重逢的惊喜。

    周沁然对着余修柏微微一笑,过于英气偏男子的五官里强行挤出几分礼貌性的温柔。

    这样的场合,元瑟瑟觉得,不管说什么,好像都缓解不了叁人之间尴尬的气氛。

    表哥的手还扶在她的肩上,她也还拧着表哥的衣袖,他们二人站在一处,而周小姐又与表哥青梅竹马,从方才的表现来看,她好像对表哥也不是完全没有意思。

    表哥好像真的不是单相思。

    元瑟瑟心里的危机加重。

    “县主、小将军,咱们该走了。”

    引路的公公从另一边走过来提醒他们,想是皇帝突然与大臣商议完事情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