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姬 - VíργZw.Còм 第叁章你湿得好快(H)强 H游戏NPC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H游戏NPC 作者:镜姬

    



    VíργZw.Còм 第叁章你湿得好快(H)强



    吸血鬼们也分叁六九等,上流吸血鬼觉得随便抓个人来饮血有悖于他们高贵的身份,而且普通人的血确实不好喝。

    于是就像人类的杂交水稻一样,上流吸血鬼家族纷纷在庄园里建立了饲养场,强制那些血液鲜美的人类交配,生下血液鲜美的后代。

    几百年过去,曾经人类世界中万里挑一的美味人类,如今在饲养场里比比皆是。

    周维安朝饲养场走去。

    难不成真要喝个血?有点血腥吧……周维安觉得自己过不了心里这道坎。

    要是能有什么突发事件阻止她一下就好了。

    她纠结着纠结着,饲养场就到了。

    吸血鬼们将人类关进了一个又一个独立的房间中,房间里有一些简单的娱乐设施,确保他们不会在被长时间监禁的情况下抑郁。

    周维安感觉有点可笑,这就跟屠户给养猪场的猪听音乐一样。

    为了防止人类逃跑,每间房屋隔音性极佳,房间六面坚硬无比,连房门都是沉重厚实的金属制作而成。

    这几百年来,就没有一个人类能在没有吸血鬼的帮助下走出房门,偌大的饲养场一个看守的吸血鬼都没有。

    养猪场会发生意外吗?不会。

    所以周维安连衣服都没换,就穿着刚才吃苹果时的那身睡裙只身来到了饲养场。

    遇见吸血鬼才需要注意形象,人类只是食物而已。

    哪有人取外卖还要精心打扮一番的。

    周维安看着走廊上的地图,闭着眼睛随便一指,指到了一个编号083的房间。

    就去这个了!

    宵禁后饲养场是不通电的,但吸血鬼夜视能力极佳,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周维安毫无障碍地找到了083房间。

    你杀猪前会跟猪打招呼吗?

    不会。

    所以周维安直接推开了房门。

    铁门在身后关上,屋里依旧是漆黑一片。

    周维安看着空荡荡的床,心生奇怪。

    地图上明明显示这个房间里有人类呀?

    她走上前,将手伸到了被子下。

    竟然是温热的!

    那个人类刚刚才从床上离开!

    心道不好的周维安连忙转身,却有一双手将她的双手死死钳在她的后背,那人动作迅速,一圈又一圈的金属丝绑在了周维安两手的手腕上。

    她的手腕立马传来了钻心的疼痛,皮肤与金属丝接触的地方发出了滋滋烧灼的声音,甚至散发出烤焦的味道。

    是含银的合金金属丝!

    双手被绑,那人轻轻一推,周维安就扑倒在床上。

    她愤怒地想起身,却被人用膝盖压住后背,死死地定在了床上。

    很快,一条被圣水浸过的布条,覆在了她的眼睛上。

    双目要比手腕脆弱得多,周维安没忍住,一声呻吟脱口而出。

    好在那圣水应该被稀释过,只能让周维安感觉到痛苦,没有对她造成严重伤害。

    她能感觉到那个人将布条在她脑后打了个结。

    那双手又将她捞起,温热的触感从皮肤上传来,只有人类才有体温。

    人类怎么能轻而易举制住吸血鬼?

    更何况克劳利家族是吸血鬼社会中出了名的健体家族,别说人类了,就是把她未婚夫放在她面前,她也能打得对方满地找牙。

    可在这个人类面前,她仿佛变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女人,动弹不得。

    她被放在了一个旋转椅上,那人将她的双腿掰开,分别用金属丝绑在了两个扶手上。

    灼痛传来,周维安像濒死的鱼一样不停在旋转椅上扭动。

    但很快她就僵住了。

    一只温柔的手,抚上了她的脸颊,慢慢滑向她的唇。

    就在那只手快触碰到水润鲜红的双唇时,周维安突然向前咬去。

    但她什么都没咬到。

    她的速度很快,那个人的速度比她更快。

    这还是人类吗?

    “你到底是谁?!”

    回答她的只有另一条浸过圣水的布条。

    周维安疯狂挣扎,但全部无济于事,那个布条被嵌在双唇之间,同样在脑后打了个结。

    布条很厚,说是布绳也不为过,周维安无法合拢嘴。

    “呜呜呜!”

    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发出的声音,但整个饲养场,除了身前的人,无人听见她的叫喊。

    原本用来圈禁食物的牢笼,捕获了高贵的小公主。

    这一回,那双手可以在朱唇上放肆抚摸。它恶劣地挑起一点晶莹的口水,慢慢抹在那饱满的红唇上,像是情人间的厮磨。

    身下的椅子突然被调高,另一只手覆在了她浑圆高挺乳房上,隔着衣服轻轻揪了一下左边小巧的乳头。

    “呜!”

    突然的刺激令周维安浑身一抖。

    原本软嫩的乳头立刻充血变硬,顶着薄薄地纱织睡裙。

    那只手如法炮制揪了右侧的乳头,现在周维安两个乳头都挺立起来。

    即便被遮了眼,堵了嘴,但她精致的轮廓,和高挺的鼻梁,依旧能显露出绝世美貌。

    蜷缩在椅子上的身体性感丰腴,高耸山峰上的两点茱萸挺立,两条腿被迫大敞,露出裙下覆在私处的内裤。

    唇上的那只手离去,又抚上了周维安白嫩光滑的大腿内侧。

    这具身体不愧为18禁游戏女主,淫荡敏感的不行。

    大腿上的手流走到何处,那一片皮肤就会汗毛直立,一种微弱异样的感觉流传到她的下腹。

    左胸上的手大力揉捏着柔软的乳房,但其实只有挤压到乳头时,周维安才会产生快感。

    揉捏乳房,并不能让她沉沦。

    所以除了第一次被揪到乳头发出的呻吟,周维安没有再出声。

    面前的人似乎不太满意。

    周维安感觉那人跪了下来,随后一双牙齿惩罚性地咬上了她的乳头。

    “呜!”

    那人的舌头在坚硬的乳头上扫来扫去,有时还挤压一下。

    另一只手顺着腿根摸到了周维安的双腿中心,在那条缝上上下扫着。

    这人绝对是个情场老手,在他的攻势下,不到半分钟,周维安的内裤就有了一丝湿意。

    左边乳头被人从口中吐出,这人直起身附上周维安的耳朵,用气声说道:“你湿得好快。”

    是个男人。

    他用膝盖顶上周维安的私处,轻轻厮磨着,双手全都执着于她的乳房,口则咬着她小巧的耳垂。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周维安的耳廓上,她打了个激灵。

    耳朵本身并没有什么快感,但就是有千丝万缕的酥麻感涌向私处,连周维安自己都能感觉到,内裤与私处之间的摩擦顺滑了许多。

    她又听见那个人轻笑一声:“整个内裤都湿了,我隔着裤子都感觉到了。”

    即便知道这是一场游戏,周维安也不可避免地产生了羞耻感。

    只是这一羞耻,男人所有动作带来的触感更是被放大了好几倍,要不是内裤吸收了淫液,她身下的椅子早就被打湿了。

    男人放下膝盖,用手挑起内裤一边,探了进去。

    内裤下湿滑一片,像是被人倒了润滑液。

    周维安又听见男人的轻笑声。

    他用内裤没湿的部分擦去了一些淫液,“太湿了会减弱摩擦,影响快感。”

    侵入内裤的那只手准确地找到阴蒂的位置,转着圈的研磨起来。

    若说刚才的快感只是如涓涓细流,让周维安感觉到有一些舒服。那现在专攻阴蒂的感觉就如黄河决堤般直冲她的大脑。

    “呜……”周维安吐气如兰,嗓子里挤出细碎的呻吟。她的大腿根部紧绷,曲线优美的背部向后弓去。

    “这么舒服呀?”她听见男人用气声问她,他语气轻快,像是在和小孩子对话,“想不想更舒服?”

    男人稍微加快了速度和力度,周维安呻吟的声音更加无助了起来。

    她只觉得阴部仿佛变成了熔炉,产生了滚滚热量,传至她的全身各处。这是一只吸血鬼从来没有的感觉,那种自身体内部而发的热感。

    细微的汗珠浸出了皮肤,快感从阴部散射到肢体各处,那快感越积越多,不一会,就到了攀登阶段。

    椅子上的少女口中呜呜喊叫着,腰肢不停扭动,可怜的小脚在欲望的怂恿下被迫绷直。

    就在她要登上高峰的前一刻,男人突然停了下来。

    若是解开周维安眼上的布条,就能看到那双紫色的眸子满是雾气与迷茫。

    她动了动,只感觉快感一落千丈,下体产生了莫名其妙的空虚感。

    在那感觉降至一半时,男人的手指又开始在阴蒂上画起圈,降落的快感重新攀登,十几秒后,周维安又发出了细小的呻吟。

    与刚才一模一样的经历,只是这次快感攀登的速度极快,转攀至高峰。

    这次男人没有停下,反而加快了速度。

    周维安只觉脑中一片空白,最后的快感如巨浪般向她涌来,她在浪中起起伏伏,颤抖着身体,无意识地喊叫着。

    高潮持续了很长时间,她的下体分泌出大量淫液,内裤的裆部早就湿哒哒的,不能再吸收了。

    男人的手还在阴蒂上,但高潮过后,快感慢慢下落。只剩身体还在极度敏感的状态。

    男人只要一有动作,少女的身体就不自主地颤抖一下。似乎是找到了什么好玩的游戏,男人乐此不疲地用阴蒂控制着眼前的少女。

    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很不好,跟别提每次阴蒂都会传来被刺激的感觉。高潮后会进入一段时间的贤者状态,这时候的周维安只能感觉到阴蒂被刺激,却没有刚才那番铺天盖地的快感。

    玩了一会,男人从内裤下抽出手指,感叹道,“手上面有东西挡着影响发挥呀。”

    周维安的内裤被人徒手撕开,黏腻湿濡的私处暴露在空气中,淫液挥发带来了一丝凉感。

    “呜!”不行!

    --



    VíργZw.Còм 第叁章你湿得好快(H)强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